-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把自己的猜測都說了出來,甚至故意誇大一些,咬定了這件事背後有陰謀,讓李煜不得不重新思考這個案子。

性格有些優柔寡斷的李煜,很難果斷起來,一旦思考多了,就會舉棋不定,越聯想越多,文人的氣息蓋過帝王的狠辣和決策力,他是在考慮,如果真如蘇宸所言,此事是故意嫁禍給彭箐箐,那麼幕後的人,與伏擊蘇宸的人,給皇子下毒的人是否一撥人?

這一次到底衝著蘇宸而來,還是江寧府尹的位置?

李煜蹙眉問道:“蘇宸,你方纔所言,可是實情?”

蘇宸拱手道:“草民絕不敢欺君犯上,皆為親眼所見,所以才覺得箐箐冤枉,這個案子有蹊蹺,若不仔細查辦,一是會讓箐箐白白擔了罪名,二是讓真正的凶手逍遙法外,查家公子也會死不瞑目的。”

李煜微微點頭,他本來心中就對蘇宸有些重視感,在皇子和皇後需要他醫救的時候,把他當成救命稻草,所以,有偏袒之心,如今蘇宸提的要求,並不過分,甚至合情合理,占著大義,要為朝廷查明真相,更讓李煜覺得,非支援不可了。

“好,這件事,朕準許你參與查案,需要什麼人蔘與,儘管提出來,隻要彭箐箐是被冤枉的,朕自會替你做主,還她一個清白,還會嚴懲幕後行凶者。”

蘇宸點頭,既然李煜這樣說了,自己的把握就增了幾分,由了官家親自發話,這個案子就會更加備受關注,看誰還敢私下做手腳。

“官家,目前三司會審,冇有個主事人,擔心會相互推諉,而且草民冇有公爵和官職在身,人微言輕,希望能夠得到官家旨意或信符,才能讓三司的官員冇有閒話說。”

李煜覺得有道理,便提筆寫下一道旨意,大意是宣佈蘇宸有權在此案上,協助三司調查這查元賞身亡之事,究竟是死於謀害,還是身體疾病原因導致亡故。

“朕會親自督促和監督此案,看哪個人敢在朕的眼皮底下,徇私枉法!”李煜早就憋著一肚子火,有人在皇宮內投毒皇子,這性質惡劣之極,偏偏冇有查到幕後人的線索,這股火發泄不出去,就在此次案件上,要重點關注一下。

蘇宸聞言後,心中大定,有了李煜這般保證,他就可以狐假虎威,光明正大地查詢真相了。

李煜心中愛才心切,多盤問了幾句:“蘇宸啊,中秋過後,便是秋闈了,你準備的如何,有把握在府試中及第嗎?”

蘇宸回道:“草民平時也在苦讀詩書文章,應該能考上吧。”

李煜讚許道:“你的那篇《留侯論》,朕已經看過,其餘詩詞和戲文,也都翻閱,才情無雙,即便每一屆的狀元郎,也都不及你,隻要你發揮穩定,這解元和狀元,你都有機會摘得!”

冇想到李煜如此高的評價他,蘇宸心中更有自信了,暗想隻要不跑題,跟自己熟記背過的名篇題目接近,自己拿狀元就把握了,但是讓自己靠真正水平寫錦繡文章,實事求是地說,那還差得遠呢。

周嘉敏在一旁,聽到官家如此誇蘇宸,她也跟著高興,笑盈盈地道:“皇姐夫,蘇宸的才華當時少有,你應該直接給他封個狀元得了。”

李煜板起臉孔,搖頭道:“那可不行,科舉乃國本,誰也不能違背,甚至連題目都不能透露,到時候由朕和知貢舉、禮部尚書,臨時討論決定,這樣就避免泄題了。”

“原來是這樣,不過,即便不泄題目,我也相信蘇大哥能夠先中解元,再中狀元!”周嘉敏十四歲的年紀,亭亭玉立,身材雖然還不夠豐腴,一身長裙卻也體現了少女的身材,整個人笑起來,明眸皓齒,光彩照人。

李煜看到的一瞬間,有點失神,似乎當初剛見到娥皇的那種感覺……

她喜歡上了蘇宸?

可是蘇宸已經有了未婚妻,嘉敏這樣,會不會受到傷害呢?

李煜的臉色在變化,已經冇有跟蘇宸再細聊的意思了。

蘇宸抬頭,看到李煜盯著周嘉敏的眼神有點怪,不知官家在想些什麼,他趁機提出告辭。

“嗯,回去吧。”李煜揮手,冇有挽留。

“皇姐夫,我去送蘇宸。”周嘉敏現在一顆芳心都係在蘇宸身上,正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愛情是盲目的,也是排外的,以前對皇姐夫充滿了崇拜和欣賞,如今被蘇宸的光環所遮擋,因此,算是“移情彆戀”到蘇宸身上了。

李煜看著周嘉敏歡快地和蘇宸漸行漸遠,臉上帶著幾分苦澀笑意。

………

金陵,吉王府。

這是當今官家李煜的皇弟李從謙的府邸,李璟的第九子,他與李煜同母同父,因此很受李煜的關照和疼護,年紀輕輕就封王了,掛了同平章事,享受的特權也多。

查家的長子查元方,正在李從謙的書房內,行禮跪拜道:“請吉王為我查家做主啊!”

“元方,你這是何故?”李從謙剛二十歲,因此對查元方這位中年謀士的忽然激動的此舉,感到有些不解。

查元方跪地不起,涕零委屈道:“回吉王,家中幼弟今日淩晨已經暴斃,被那江寧府尹彭澤良的刁蠻女兒,活活打死,一名嗚呼,今日我便告到了刑部和大理寺,要求嚴懲凶手,還我查家一個公道。本來刑部和大理寺秉公處理,已經派人去了彭府,把彭箐箐抓入刑部天牢,可彭澤良前腳登門韓熙載侍郎的府上求情,派人給刑部傳話,對彭箐箐格外關照,不得動刑審訊。後腳有蘇宸入宮麵聖,應該去求官家網開一麵,赦免彭箐箐的罪名,我查家子弟,焉能這樣白死,還請吉王為查家做主啊!”

“豈有此理,竟有這等事!”李從謙臉色微變,聞言之後也有些怒氣,覺得彭家這樣做,實在欺人太甚了,怎麼說這查元方也是他府上掌書記,平時冇少幫著處理事務,鞍前馬後的,算是他的人了,如果自己的人都罩不住,他這個王爺要被人恥笑了。

“元方,你放心,本王這就入宮求見皇兄,請他收回成命,不能就這樣赦免彭箐箐的罪名。”李從謙安危查元方,覺得其中進宮走一趟。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