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在瑤光殿給周娥皇診脈過後,發覺脈象有了一絲好轉跡象,心中篤定幾分,繼續給她服用了魚腥草消炎藥,以及治療肺炎和低燒的藥物。

“是不是有些苦?”蘇宸看著大周後喝下一碗湯藥後,蹙緊眉頭,十分艱難的樣子。

周娥皇微微點頭,儘管她已經二十九歲,算是成熟婦人,但是在虛弱時刻,幾乎絕望要接受命運無情的審判時,心裡是脆弱的,在蘇宸麵前,她就是一個病入膏肓的女子,所以展露了自己柔軟的一麵。

“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這三碗藥可以讓皇後逐漸好轉,恢複如初,為了官家,為了皇子,為了嘉敏,更為了自己,按時按量服下。”

蘇宸說的鏗鏘有力,卻又無比平靜睿智。

他很清楚,大周後是一個理智的人,在生命瀕臨逝去的時候,看到一絲希望,相當於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抹光,理性的人,會不顧一起抓住它,改變自己的處境,而不是輕言放棄。

蘇宸相信周娥皇就是那種很理性的女子,所以,冇有更多的討好話語,煽情言論,隻是平心而交,跟她平等地對話,就如同一個多年摯友,在麵前叨叨敘話,平淡似水,淳樸至臻,勝過甜言蜜語的哄騙。

周娥皇的感覺也很奇怪,迎上蘇宸的目光,發現他很誠摯地跟她這樣說話,很少遇見過,彷彿自己的知己朋友一般,猶豫了一下,想不明白,索性不去多想,點了點頭,目光變得堅定幾分,繼續喝下剩下的兩碗苦藥。

周嘉敏看到這一幕,露出欣喜之色,對著蘇宸道:“還是你有辦法,昨晚服藥,姐姐可是費了老大勁兒,才把三碗喝完呢。”

蘇宸先若有若無地看了周娥皇一眼,然後對著周嘉敏微笑道:“因為……我是醫生,必須聽我的,配合我,才能治好病啊!”

周嘉敏嘻嘻一笑,給了他一個媚眼,並冇有多想其它。

喝完藥的周娥皇,漱口過後,倚靠在床頭雕花扶欄上,對著蘇宸淡淡一笑,聲音又輕又弱道:“嘉敏方纔說了許多在潤州有趣見聞,幾乎件件與你有關,蘇公子的才華,令人欽佩,想不到醫術也這麼高明。”

蘇宸謙虛了幾句,把自己醫術本領,歸功於祖傳家學與雲遊四方的老道士所傳,相互結合,能夠治療一些奇難雜症,但畢竟自己還年輕,無法跟老禦醫基本功那麼紮實。

“姐姐,你不知道,當時潤州發生天花瘟疫,形勢有多危險,全靠蘇宸想出離奇法子,剋製了天花,否則,還不知道會死多少人,連彭大人都染病了,也是蘇大哥在衙門治好的……”周嘉敏嘰嘰喳喳,把事情又講了一遍。

周娥皇歎道:“此乃利國利民的好事,天下的黎民百姓,都會念著的你的功德,唐國有你,未來可期。”

不愧是當皇後的人,見多識廣,睿智深沉,張口閉口都是國家與百姓,想著朝廷之事,這不是一般女子的視野和心胸可以做到的。

蘇宸心中也有些敬佩大周後,印象越來越好,因此對答也放鬆許多,陪著她閒聊,從醫術到文學,詩詞歌賦,戲曲小說,傳奇故事等,蘇宸上一世看了很多傳統經典和熱銷網文,隨便講一點,就讓周家姐妹花和旁邊的彭箐箐,愕然吃驚,聽得津津有味。

這一聊,就是一上午過去,到了午膳時間。

周娥皇本來臥病在床,一直精氣神都不好,但這兩日服了消炎藥,今日聽了蘇宸一上午的龐雜的知識和故事,引發了她強烈的好奇心,整個人的精氣神轉好不少,眸子也恢複了幾分亮澤,顯然遠遠冇有聽夠。

蘇宸勸言道:“皇後孃娘,您現在身體虛弱,還需要閉目養神,多睡一會,我們不能多叨擾了,等明日入宮,再繼續為皇後孃娘講解吧。”

周娥皇明顯意猶未儘,歎息道:“自生病以後,第一次感覺到,一上午的時間這麼快就過去了,那好,明日說好了,一定要入宮來,再陪本宮敘話,聽你講那白娘子水漫金山寺之後,又如何了,是否救出了她相公。”

蘇宸臉上掛著笑容,點頭答應下來,能跟周皇後拉好關係,等於在皇宮有了一枚定海神針,今後能夠為自己保駕護航,不得不高度重視啊!

………

金陵城,韓府。

一傾人工湖,波光漣漪,與假山飛瀑相映成趣,秀麗精緻。

韓熙載坐在聽雨亭內,臨著湖水一側,望著湖光景色,手裡一支魚竿,正在釣著湖中的魚兒。

韓府的二兒子,身為翰林院校書郎的韓伉,從石亭後麵走過來,對著韓老爺子道:“爹,宮裡傳出了訊息。”

“如何?”韓熙載繼續垂釣,眼波輕挑了一下,對此事十分關注,但城府深,定力好,所以,不會表現出很急迫、輕浮的舉止來。

韓伉說道:“昨日蘇宸查到有小太監給皇子投毒,此事引發朝堂軒然大波,除了宋黨外,其餘大臣幾乎全部要求嚴查此事,宋黨也不敢有所阻攔了。先前他們還一口咬定是蘇宸的藥方有問題,如今證據確鑿,在太監那裡搜出蜈蚣毒,替蘇宸解圍了,現在風向對他有利,官家讓大理寺、刑部、禦史台三司聯手審案,不過今日上午查完,並冇有太多線索。”

韓熙載冷淡一笑道:“哼,宮內可以調動人手神不知鬼不覺地殺了一個太監,甚至投毒給皇子,除了魏妃那邊,就是鄭王了,並不難猜,隻不過,冇有證據而已。鐘太後和官家也不傻,肯定也有所猜疑,就看他們要查到什麼程度了。”

韓伉擔憂道:“就怕查不出來什麼,官家和太後,無法懲治那些幕後黑手。”

韓熙載輕歎一聲道:“這一係列的暗算,表麵看都在針對蘇宸,其實是要針對咱們喬寓的北人,整個孫黨!他們不想讓蘇宸順利救治皇子,肯定是擔心咱們派係的人,被官家和皇後等格外看中,委任更多權力和要務。”

韓伉點頭道:“嗯,弄不好,上次伏擊的人,也跟宋黨有關。”

韓熙載放下魚竿,轉過身,目光看著二子,叮囑道:“蘇宸很重要,絕不能出事,從韓府這些年培養的高手裡,調出幾人,暗中保護他,順便看看哪些勢力對他出手,順藤摸瓜,查詢一些證據,以後能用得上。”

“明白了,父親。”韓伉微微點頭,轉身去安排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