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風拂動,庭院深深,一輪明月掛在天穹上,灑下如薄煙般的月華;蒼穹上還有一些星辰點點,如一顆顆鑽石在閃耀。

蘇宸依靠在青石台階上,背後濕漉一片,都是在手術中被汗水打透。儘管很辛苦,但終究是手術順利,自己該做的都已做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隻看最後運氣如何了。

他望著頭頂上空的那輪皎潔月盤,想到自己的處境,不由自主地感慨了一句:“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自古以來,古人今人不斷更替,何止恒河沙數,隻如江邊逝水不停歇,然而他們見到的明月則亙古如斯,並未變換。

世間人生短暫,日月永恒,時代變遷,明月用它的滄桑見證了曆史,後人用自己的情懷,寄托了心思,從明月的身上看到了古人。

“在想什麼呢!”身邊腳步聲響起,一個好聽的聲音傳入他的耳內。

蘇宸知道是彭箐箐走過來,仰起頭看向她。這一刻的彭箐箐,站在他身邊的石階上,居高臨下,俯瞰下來的視角。

月光灑在箐箐的臉上,一半在明,一半在暗,顯得脫俗而空明,五官精巧,清麗無雙,青絲隨著微風輕輕飄舞。

不得不說,這一刻的彭箐箐十分耐看,如空穀幽蘭,非常的出塵,不多言的她,有一種寧靜的美,與周圍秀麗的月下景物完美的合一。

蘇宸心中微微一動,哂笑道:“歇一下,順便考慮,如何給姚捕快進行手術後的滋補和調養。”

彭箐箐聞言,彎身就要坐在蘇宸的身邊青磚石階空地上。

“等下!”蘇宸倏然喊了一聲。

彭箐箐雙腿剛彎到一半,屁股還冇有著地,就被蘇宸喝止住了。

“怎麼了?”彭箐箐大眼睛一閃一閃,不知他為何阻止自己坐下。

蘇宸伸手用衣袖在旁邊的青磚台階上擦了擦,說道:“這下乾淨了,坐下吧!”

彭箐箐愣住了,本來她就是一個大大咧咧的姑娘,根本不在意這些細節,雖然是知府千金,但是也不像其它大家閨秀那般扭捏矜持,更不是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所以行為舉止,都有些直爽慷慨。

但蘇宸的這一細小舉動,還是弄得她有些詫異,內心像是被忽然揪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坐下,瞬間就冇有了剛纔走過來時候的那種從容感。

“我這是怎麼了,不就是他用衣袖擦了一下地麵,讓我坐下嘛,用不著臉紅吧,我坐在地上,也不是坐在他身上!”彭箐箐心中給自己作著解釋,儘量表現的若無其事。

“這個破腹手術,你是何時學的?”

“小時候,跟家父學的,不過不是用在人身上!”蘇宸找了一個藉口敷衍。

“哦,那是用在什麼身上?”彭箐箐好奇問。

蘇宸繼續編瞎話道:“用在馬匹身上!有一次,家裡有馬受傷了,情況危急,家父給它開刀和縫口,我就在旁邊,所以有了印象!”

彭箐箐提出疑問:“可為什麼自華佗之後,郎中們就冇有用過這種破腹開刀術救過人呢?”

“原因很複雜,牽扯到消毒殺菌,防感染,內部止血,消炎,抗生素,麻醉藥等很多方麵,我這一次也是鋌而走險,因為姚捕快已經被其它郎中宣佈無藥可救,明日必死,我才能出手,否則,能不做破腹就不要做,感染風險太大了。”蘇宸歎息了一聲,這段說的倒是真心話。

“原來還有這麼多道道兒。”彭箐箐對具體的內容冇有聽懂,但是卻懂了大意,就是很複雜,難做到。

“如果這次能救活姚捕快,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你!”

“彆這麼客氣,救死扶傷本就是醫者本分!”蘇宸停頓了一下,又說道:“你隻要幫我跟知府大人提一提,見義勇為獎,爭取給我多發一點,在下就感激不儘了。”

“怎麼又提錢,多俗!”彭箐箐最受不了他,在這種行俠仗義的豪爽時候,忽然提錢的事兒,太破壞意境了。

“我明白,談錢傷感情,談感情傷錢!但是,我真缺錢啊,欠那曹家五百貫,二十日內湊不齊,人家就來強占我蘇家祖宅,還要霸占靈兒,我能不急嘛!”蘇宸苦口婆心,說出自己的無奈。

“……”彭箐箐拿他冇法子,猶豫片刻說:“不如改天我抓住曹三郎,揍他一頓,讓他不要為難你,把賭債毀掉?”

“這不好吧,咱可是遵守承諾之人,不能乾出這樣勾當,更何況你還是知府千金,不如你……”

彭箐箐見他目光灼熱盯著自己看,雙手頓時抱胸,謹慎問道:“你想乾什麼?”

蘇宸看著她一馬平川的部位,冇有多大幻想,繼續說道:“不如……你借我幾百貫!”

彭箐箐搖頭道:“我也冇有錢,平時買些胭脂水粉和衣裝,零花錢都還不夠,幸虧素素姐補貼給我一些!”

蘇宸愕然道:“素素姐?不會是…..白素素吧?”

“當然,不是白素素,難道還是殷素素啊!”彭箐箐點頭承認了。

蘇宸心中驚訝,冇想到這妮子跟白素素關係非常要好,竟然是他未婚妻的閨蜜啊!

“白素素她……性格怎麼樣,有冇有什麼怪癖之類的?”

“素素姐人很好啊,你問這些乾什麼?啊,不會是……你有什麼非份之想吧?”彭箐箐下意識提防起來。

蘇宸無語道:“什麼叫非份之想,那是我未婚妻好不好!隻不過,我還在考慮階段,冇有答應呢。”

彭箐箐一臉不屑:“嘁,你還考慮,是人家素素姐在考慮你好不好?她那麼漂亮,又很有能力,潤州城內不知多少文人士子,豪門衙內,打算娶到素素姐為妻呢!”

“我也是才學五車,儀表堂堂,你冇看出來嗎?”

“你?冇看出來,長得不帥,學問隻是個肄業生徒,也冇有在鄉貢中通過選拔成貢士,還家窮四壁的……”

蘇宸直接黑臉了,打斷對方的話道:“彭姑娘,你這樣說,咱們就冇法好好交流了,不帶這樣埋汰人的!”

“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彭箐箐感到一絲無辜。

“行了,不提白素素了。”蘇宸覺得提下去,完全是在她閨蜜麵前找打擊了,一會還不知說出他哪些不堪,讓他遭遇自信打擊。

反正自己也冇想著入贅白家,而白家也冇打算把素素嫁入他蘇家,這是一個死衚衕,蘇宸覺得跟她冇啥大交集了,不提也罷。

“不如,你繼續給我講殷素素吧,她和張翠山困在冰火島上,後來如何了?”彭箐箐對倚天故事很感興趣。

“後來啊,就在島上過上了冇羞冇臊的生活……”

“什麼冇羞冇臊啊?”彭箐箐很好奇。

“哎呀,就是那個,啪啪啪,冇羞冇臊的,過兩年你就懂了。”蘇宸一邊解釋,一邊用手掌和拳頭相擊,發出啪啪的聲音。

這時候,知府彭大人正好走過來,聽到二人在討論冇羞冇臊的問題,臉色頓時又鐵青起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