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尉遲信帶著二十名大內侍衛護行,穿過宮廷長廊和錯落有致的殿宇牆門,去往了尚藥局查案。

尚藥局屬於殿中省六局之一,主要負責掌禦藥及診侯方脈,平時有一些太醫會在這裡執勤上班,除非有事給宮內的貴人們搭脈治病外,更多時候是在這裡上衙,整理藥方、研究藥劑等。

太醫隻是口頭稱呼而已,尚藥局官職有四類,負責該部門的主使名為奉禦,目前由傅東勝擔任,兩名直長,分彆名為李克騰,郭升,然後侍禦醫多人,以及主藥若乾人,除了以上四個官職外,其餘都是普通的禦醫,負責整理藥方典籍和藥材為主,乾一些雜活。

隻有侍禦醫以上,纔有資格給官家、太後、嬪妃、公主們看病診斷的,相當於後世的主治醫師,若是太監、宮娥、宮女們生病,則是那些冇品階的醫員來治。

蘇宸到了皇宮的西側區域一處院落,這裡是殿中省尚藥局的司衙,他發現裡麵的人都被禁衛軍監視起來,大概是皇命方纔下達,訊息傳開後,有禁衛隊圍住了這裡,暫時不讓禦醫們出入,等待蘇宸過來清點查案。

傅東勝看到蘇宸過來時,臉上帶著一些焦慮,上前不耐煩道:“蘇公子,你可算過來了,官家派人查禁了尚藥局,禁衛說是等著你過來調查藥湯摻毒之事,可有什麼法子?”

蘇宸拱手見禮之後,詢問道:“傅大人,在下想查一下,是哪位禦醫根據方子抓的藥,是否完全按照比例份量來勾兌,此外,誰負責監督的。”

傅東勝解答道:“抓藥的為是主藥王聰,因為是給皇子抓藥,所以比較慎重,直長李克騰,親自過目看過。”

王聰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似乎有些身份背景,對這個年輕的蘇宸並不在意,帶著幾分傲氣走出來道:“是我抓的藥又如何,王某在尚藥局待了多年,拿過的藥方能做到過目不忘,難道還會出錯?需不需要我背出來驗證一番。”

蘇宸目光看著他,倒是有些興趣道:“你能背出止癇湯的方子和劑量?”

“那有何難?聽好了,有熟地六錢,當歸六錢,白芷二錢,全蠍半條,蜈蚣兩條,殭蠶二錢,廣地龍二錢,水蛭一錢二,地鱉蟲一錢二,蟬蛻一錢二、製南星二錢,川鬱金二錢……”

這個王聰還真有些聰明才智,記藥方有幾把刷子。

蘇宸微微點頭,繼續問:“用法呢?”

王聰繼續背道:“水煎三次,分三次服,每日兩劑,半個月看成效,方子上是這樣寫的!”

蘇宸仍不肯放下細節問道:“背是背熟了,每次抓藥出來,用秤量過嗎?”

王聰理直氣壯道:“那當然,直長李大人在旁親自監督過。”

四十多歲的李克騰站出來,一本正經說道:“不錯,李某可以作證,劑量完全按照藥方所抓,冇有問題。”

蘇宸目光掃過一處熬藥的灶房,指著那裡道:“煎熬在那裡完成的嗎?”

傅東勝解釋道:“不錯,事關皇子安危,所以熬藥時候,也有多人監督,甚至殿前傳旨公公親自觀看,不會中間做手腳。”

蘇宸聽完之後,徑直走了過去,進入煎藥的灶房,不過這裡中午給二皇子要熬的殘餘藥渣已經被清理掉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無法找到那一砂鍋裡的藥水了,隻有未水煎的藥包,還剩下不少。

“把剩餘的藥草,找人再熬一鍋出來,我要親自嘗一下。”

傅東勝點頭,使喚兩名底層禦醫,按照吩咐,燒了木炭,在一個青瓷砂鍋,放入了清水,煮沸後放入那包藥草,水煎熬藥。

蘇宸轉過身問道:“負責端藥的人在哪裡?”

傅東勝解答道:“端藥的時候,有兩名禦醫和兩名太監送去,藥湯被太監公公端著,禦醫跟在後麵,”

“那兩名禦醫何在?”蘇宸繼續追問。

“都在這裡了。”傅東勝指著兩名年輕的禦醫開口道。

蘇宸望向二人,問道:“端送湯藥的時候,途中可有遇到什麼風波和古怪事,比如誰衝出來擋路,或是誰掉隊了。”

一名禦醫回憶道:“途中……有一位公公,好像叫小貴子,忽然說肚子疼,於是轉身把托盤順手放入旁邊的迴廊台基上,然後告罪一聲,就去上茅廁了。”

蘇宸冇想到真這麼巧,途中會有事發生,於是道:“尉遲將軍,請立即派人,把那位上藉故去茅廁的太監公公帶過來,我有幾句話要問。”

尉遲信點頭道:“冇問題。”

他對著四名侍衛吩咐幾句,讓他們去找小貴子。

蘇宸心中想著,若是抓藥冇有問題,水煎冇有問題,那麼隻有途中和喂藥的環節會被下手了。

熬藥的砂鍋不斷加火,蒸騰水汽在散發,一股苦澀的藥味一縷縷飄出,味道並不好聞。

王聰此時冷笑道:“這位蘇公子,你這止癇藥方,聞所未聞,裡麵含有許多毒蟲異草,就這麼喝下去,彆說有病在身的二殿下,就是普通正常的孩童,估計也經受不住吧。”

其餘禦醫等人在竊竊私語,有人冷眼旁觀,有人麵露譏笑,有人麵無表情,什麼神態都有。

蘇宸不鹹不淡地說道:“有冇有效果,找有癇症之人試過便知。有冇有毒性,找人一喝就明瞭。王大人若是不信,也可以跟蘇某賭上一把,比如這一身官服。”

“你!”王聰有些憤怒,但是卻不敢開口賭注,一身官服的意思,就是若賭輸了,便離開尚藥局,辭官離宮了。

禦醫待遇好,有不菲的俸祿,經常跟宮裡貴人和朝廷權貴打交道,積累人脈的好地方,都不願意捨棄。

永寧公主在旁看著蘇宸兩句話就把主藥王聰給頂得無法接話了,淡淡一笑,心中也覺得有些痛快,她身為公主,這時候主動為蘇宸正名道:“蘇公子才情無雙,醫術高明,此次被官家傳詔入宮,為二皇子和皇後治病,功勞甚大。諸位尚藥局的禦醫們,當以此為榜樣,且不可意氣相左,敷衍抗阻,蘇公子手裡有官家賜予的玉牌,如官家親臨,可有先斬後奏之權!”

眾人聽了之後,全都緊張起來,看向蘇宸的目光,變得恭敬不少了。

片刻後,前去傳喚小貴子的四名侍衛,隻回來兩名,向著尉遲信稟告道:“尉遲都統,那位太監公公……已經出事了,被髮現吊死在住處,像是畏罪自殺。”

“死了?”

眾人都是一驚,連蘇宸也感到了出乎意料。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