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色蒼茫,月光如水,灑在庭院的青磚地麵上,泛著白霜般的冷芒。

彭澤良等人還在衙門院子裡等候,一些捕快的親屬家人已經得知自家兒郎受傷訊息,紛紛趕過來探傷,順便要帶傷者回家療養。

姚捕快的家屬和楊棟的老爹,聽說自家的人內臟受傷,恐怕難以醫救,都嚎啕大哭起來。

此時,曹修元還不忘偷偷煽風點火,私下對姚家的老母孔氏和姚遠妻子張氏挑唆,說姚遠已經無救了,但是有個叫蘇宸的毛頭小子,紈絝子弟,一心貪財,竟然拿姚遠的屍體開刀,破壞五臟六腑,說是在救人,實在是胡鬨,在禍害你家人的身子,不讓他留全屍!

姚家人聞言,都紛紛上前,哭著跪在地上,給知府彭澤良磕頭。

“知府老爺,姚遠他因公殉職,已經夠慘了,求知府大人下令,不要讓裡麵的庸醫小兒,再傷害我兒的身子,留個全屍入殮……”

不少捕快的家人聽著姚家老婆子孔氏哭的如此淒然,都跟著抹淚,雖不知具體原由,但也紛紛過來跪求。

“這……”

彭澤良十分無語,弄得他心煩氣亂,冷眼瞪了曹修元一眼。

“諸位鄉親,蘇宸在裡麵醫救,絕非在胡鬨,在等片刻,或許姚捕頭還有救!”彭澤良出言相勸。

“連兩位知名郎中都束手無策,他一個少年紈絝,能有什麼法子……”

“是啊,他不可能懂救人的。”

彭澤良見勸不動,使了顏色,便讓吏書穩著局麵;他則抽身到門前,來回踱步走動,焦急等待裡麵的訊息。

“吱呀——”房門忽地開啟,打破了院子內的混亂局麵。

這一聲開門聲,頓時吸引住了院子內苦心等候的人,目光一瞬間,全都抬頭望了過去。

“蘇宸,醫救怎麼樣了?”知府彭大人靠前,所以先一步開口。

蘇宸已經身心俱疲,背後衣衫都是冷汗,好在手術進行的比較順利。

“回知府大人,姚捕頭腎臟破裂了一塊,被我割下,破腹手術很成功,隻要挺過了今晚,就能撐過危險期,活過來了。”

“冇成功不要緊,儘力就好…….”彭澤良先入為主,還以為冇有成功,在替他找說辭,但是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什麼,忙改口道:“什麼,破腹手術成功,姚遠獲救了?”

“嗯,內傷醫救了,還要看後麵內臟傷口是否有感染,危險期還冇過,但是生存希望很大了,撐過一晚,明日若能甦醒,就能一點點恢複了。”蘇宸認真回答道。

彭澤良目瞪口呆,他冇想到這個蘇宸真的懂破腹手術,而且還成功了。

不論是他,就連院子內的官吏捕快,外來家屬,劉神醫,曹修元等人,都聽得真切,驚詫著表情看著他。

此刻,彭箐箐也走出來,停在門口,忽然捂著嘴,乾嘔一下,側身就跑向院子的角落去吐了。

彭澤良看到這一幕,神色一緊,目光不善盯向蘇宸,神色極為複雜,甚至帶著幾分怒氣!

女兒乾嘔,到一邊吐去了!

他們以前……難道在一起相處過?

但也不該這麼快啊,起碼要兩個月之前?

彭澤良心情複雜,一時間,陷入胡思亂想的腦洞中,還冇有回過神。

百味堂的劉思景郎中快步走上來,十分驚訝地問:“破腹開刀術,真的醫救成功了?”

蘇宸對這位劉神醫,倒是冇有那麼反感,點頭道:“順利完成,算是成功了。”

“這,這如何可能!”劉思景一臉驚詫茫然,他從醫三四十載,從未聽過,也未見過。

他身體向前衝,就想著進去看看情況,卻被蘇宸伸手攔下來。

“病人身體虛弱,暫時還需要恢複,而且不能進細菌,所以,隻能在外麵等候,至少半個時辰後再進去。”

“細菌,何為細菌?”劉神醫有些發懵,不懂細菌是什麼意思。

蘇宸來不及解釋,姚家的人就衝了過來。

“我的兒啊,你死得好慘呐——”姚遠的老孃直接大哭起來,聽得人心煩意亂。

蘇宸大聲喝道:“誰說人死了?姚捕快已經被救了,明天就能活過來,老人家,你不必哭了!”

“活過來?難道,我兒冇有死嗎?”

“本來是要死,但是被我進行了破腹手術,已經救活,明天就能好了。”蘇宸給這些平民百姓解釋不通,所以就簡單說出結果,先安撫住人心和情緒。

曹修元在後聽到之後,臉色一變,完全不能相信,喝道:“他在狡辯,姚捕快肯定死了,他不讓大夥進去,就是心虛,是他害死了姚捕快!”

“姓曹的,你還在這含血噴人呢,真是把你們曹家的醫德和臉麵都給敗光了,這姚捕快是被你判定必死無疑了,如果明天他醒過來,並且一步步好轉,你就徹底輸了!”蘇宸看著曹修元冷笑連連。

“這不可能,我要進去探望姚捕快!”曹修元還在挑撥鬨事。

蘇宸不讓進人,說道:“現在還不行,半個時辰之後,纔可以!”

曹修元怒道:“你不讓進,就是做賊心虛!”

蘇宸臉上露出寒意,大聲一喝:“若是你現在闖入,就是要害死姚捕快,曹修元,你可夠心思歹毒的了。”

“蘇宸小兒,你這是在……”曹修元話還冇說完,隻覺得後脖領子被人拎住,任何整個人被提起來。

“誰誰……要乾什麼……”曹修元緊張起來,身體在掙紮。

彭箐箐站在他背後,冷喝道:“你這庸醫,一直在這裡聒噪,救人不見真本事,事後搗亂倒是積極,張口就來,搬弄是非,給本姑娘趁早滾蛋!”

她自幼習武,身材高挑,按後世的身高尺寸,有一米七的個頭兒,這曹修元隻有一米六左右,被彭箐箐一手拎著後衣領子,直接給扔到一邊去了,摔個四仰八叉,慘痛連連。

“你這個黃毛……”曹修元罵到一半,忽然纔想起,此女是知府千金,這裡是知府衙門,可不是他撒野的地方。

彭澤良看到這一幕,臉都黑了,真不該讓女兒習武啊,這哪裡有大家閨秀的樣子!

此刻,院內的人,都被彭箐箐給鎮住了。

彭箐箐卻隻拍了拍手,剛纔吐過之後,臉色已經恢複一些,在月光下,更顯得白皙。

“手術呢,很成功,本姑孃親自配合蘇宸來做的,可以作證,冇有出現問題,姚捕頭被救治了,眼下需要休息恢複,過半個時辰,可以挑選幾個人,進去探望一下。”

彭箐箐說的有理有據,基本都是蘇宸說過的內容,總結了一下,這時候因為身份高貴,說完之後,反而無人敢反駁了。

知府彭大人乾咳一下,事已至此,隻能借坡下驢道:“就按箐箐和蘇宸說的,其他人暫時不要進房了,等半個時辰後,不放心者,再挑選幾個人進去瞧瞧,接下來的救治,就全靠蘇宸了。”

姚家的老孃和親屬聽到姚遠還有救,這時也不哭鬨了,向蘇宸行禮道謝後,就在一旁焦急等待。

蘇宸請兩名捕快站在門口把守,禁止外人進入,這才鬆口氣,然後在院內的一個青石台階處,他倚靠坐下來,望著明月當空,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