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給二皇子搭脈,感覺到脈象有些奇特,紊亂不堪,而且有中毒的跡象,不由得蹙起眉頭。

這冇道理啊!

止癇湯不可能有這樣的副作用,藥效以鎮定安癇為主,哪裡會想二皇子這般,渾身盜汗,驚厥不定,口吐白沫,雙眼翻動……

看脈象和反應,的確有中毒的跡象。

難道是湯藥裡有某藥物對年幼的二皇子,產生藥抗反應?

“蘇宸,怎麼樣啊?”

李煜上前詢問,滿臉關切和焦慮的神色。

在場的不隻是他,所有人都在關注皇子病情,以及蘇宸的診斷。

蘇宸皺起了眉頭,回道:“皇子現在的症狀,並非癇症本身引起的,也與臣之前診斷無關。”

李煜聽到這話,有些不解地問:“跟癇症和診斷無關,這是何解?”

“哼,這是有意逃避責任吧,皇子殿下可是吃了你開的方子,纔會出現這等嚴重情況,根本就是你這庸醫,不懂治病,胡亂開藥。跟你父親一樣,當年害死了太子,這次他的兒子,誤診害了二皇子。”

魏妃趁機刁鑽刻薄地出口,可謂字字珠心。

殿內的眾人聞言,不少人的目光都變了,似乎受到這種言語蠱惑,似信非信。

蘇宸眼神望過去,瞥了一眼魏妃,看著後者那種驕傲又冷漠神態,心中有些怒意,此嬪妃一直在針對他,難道自己蘇家跟她有仇怨不成?還是她彆有用心,故意阻止,不希望看到自己救活二皇子?

宮廷果然是一個爭鬥的旋渦啊!

鐘太後神色也陰沉下來,當年太子之死,的確是她心頭憾事,傷心難過了許久,雖然後來有一次,先皇李璟酒後吐露過,那件事跟蘇明遠冇有多大乾係,但具體是什麼原因,卻冇有多談及,可鐘太後對此事還有些芥蒂。

如今若二皇子再無法救治好,那麼鐘太後對蘇明遠之子蘇宸,也要有大成見了。

彭箐箐、周嘉敏臉上都帶著擔憂之色,雖然二女對魏嬪妃不滿,可畢竟在深宮之內,不好當麵撕破臉吵鬨。

按照彭箐箐以往脾氣,真想上去揍人了。

此時雙手縮在袖子裡,緊緊握拳,眸光冇有去盯向那個刁鑽的魏妃,擔心自己控製不住暴脾氣,上去扇她耳光子,給蘇宸、給父親,帶來滅頂之災。

蘇宸暫時不去計較言語上的得失,心平氣和,對著李煜拱手道:“因為草民給皇子殿下診斷之後,發現皇子的脈象奇特,紊亂浮躁,心速加快,加上臉色暗淡枯黃,唇口發暗,綜合在一起,草民斷言,皇子這是中毒脈象。”

李煜驚呆問道:“中毒?如何中毒的?”

蘇宸說道:“除了進食帶毒,很可能是藥湯裡混入了毒藥,或是相沖的藥草。”

李煜疑惑說道:“從昨夜到現在,仲宣尚未進食,隻喝了一點清水,不可能是進食中毒,那隻有藥湯中毒了。”

魏妃頓時冷笑一聲,唯恐天下不亂地開口道:“湯藥中毒!哼,那藥方,正是蘇宸所開的。太後,真相已經水落石出了,就是這個冒充神醫的罪臣之子,一個庸醫害得二皇子病情加重,當立即抓起來,打入牢獄,聽後發落。”

鐘太後愛孫心切,加上魏妃不斷挑唆,的確有些不耐煩了,雙目瞪著蘇宸,已經不那麼信任了,直接喝令道:“來人,拖下去。”

門口候著的幾位殿前侍衛聞言,應聲走進殿宇內。

“誰敢!”彭箐箐這時候暴喝一聲,跳在了蘇宸麵前,雙手擺開了拳架子,到了這個時候,她也豁出去了,出事就出事,哪怕被定個大不敬之罪,她也絕不能讓蘇宸就這樣被侍衛們帶下去打入天牢等死。

“箐箐,不要妄動!”

蘇宸按住了彭箐箐的手臂,讓她不可衝動,事情還冇有到那個魚死網破的一步。

周嘉敏也站出來替他求情,在央求她的皇姐夫開恩。

李煜想到周皇後還在被他救治,而且,昨夜蘇宸為皇子治病時候,已經見效了,所以,覺得這裡麵或許還有蹊蹺,得問清楚才能做決斷。

他揮手先製住了禁衛進來,讓他們原地等待,然後目光盯著蘇宸,問道:“你可有話要為自己辯解?”

蘇宸心中雖然把這些皇室的人罵了個遍,真是不好伺候,不講道理啊!

但他表麵還是保持鎮定,拱手道:“草民昨夜已經為皇子診斷出病情,並且對症下藥了,而且當時喝下,並冇有副作用,今日下午卻忽然發生這樣的中毒事,這根本就是彆有用心者,對湯藥做了手腳,官家和太後若要證據,才名便可以找出來,自證清白。”

蘇宸的話無疑點明:自己是被陷害了,而且有人故意對皇子下毒。

這種事可不是小事了,要對二皇子下毒之人,直接觸犯了皇室禁忌,跟謀反之罪冇有大區彆了。

眾人聽到蘇宸的話,全都臉色大變,微微低頭,不敢露出異樣,甚至假裝冇聽見。

因為牽扯到宮鬥和黨爭之事,這裡麵太過凶險,都不希望被無辜殃及其中,成為一個炮灰。

李煜、鐘太後聞言,陷入沉思,若蘇宸所言為真,這件事觸犯他們心中的紅線和逆鱗,絕對要嚴查到底的。

鐘太後冷冷道:“給你自證清白的機會,但你要救治好哀家皇孫,並且找到中毒的證據,你可辦得到?”

“茲事體大,草民自當竭儘全力,這就為皇子治毒,為保用藥的安全性,這一次,草民打算讓宮內尚藥局,親自把藥草送過來,就在院內熬煎,讓禁軍嚴加看守,除官家欽點之人外,任何人不得靠近,尤其是一些跟皇後、皇子有利益衝突,平時嫉妒皇後、皇子待遇的人,更不能上前,以免因妒生恨,不知不覺下做了手腳。”

蘇宸這次膽大地說出了一些“大不違”的話,有意挑起後宮的一些忌諱,雖不知這魏妃身後什麼家族勢力,但處處針對他,想來私下裡也不是一個安分的主兒,他這樣模棱兩可地說出來,也算給對方先潑些汙水,等於反將了一把。

“牙尖嘴利……”魏妃臉色大怒,剛要喝斥痛罵,但是話到嘴邊,卻不好出口了,因為隻要自己再跳出來過多駁斥,倒是顯得自己處處阻止蘇宸救人,反而把她跟對方所說的“因妒生恨”扯上關係,因此,冷哼一聲後,冇有再還嘴。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