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晌午的時候,彭府簡單設了一個家宴,邀請的都是朝廷大員,而且全是與韓熙載關係莫逆的人。

除韓熙載之外,有中書舍人、翰林大學士徐鉉,翰林院校書郎徐鍇,禮部侍郎鐘謨,戶部侍郎高越,刑部侍郎、大理寺判張易,工部侍郎李德瓚,光祿寺少卿高遠等十餘人,

蘇宸換好了衣衫,來到彭府後花園池水邊的石亭,看到坐滿一席的各位朝廷大人,有些目瞪口呆。

這裡麵有一半熟悉麵孔,也有不熟悉的陌生人,竟然皆是孫黨派係的朝中大臣,最低也是四品,大多都是三品官員,可以說,占據了南唐朝廷四分之一的重要官職了。

韓熙載看到蘇宸過來時候,第一個拍手笑道:“哈哈,蘇小友,咱們又見麵了,快過來入席吧,老夫為你引介一番。”

蘇宸微笑著,心中知道這些人都是當朝的大人物,硬著頭皮上前,拱手道:“晚輩蘇宸,字以軒,見過韓老,諸位大人,叔叔伯父。”

他儘量說的從容,保持著淡定,畢竟他連南唐的皇帝李煜都見到過了,這些三品大員已經鎮不住他了。

在場十餘位官員,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這時何等的壓力。

但是見到蘇宸能夠保持鎮定從容,光是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年輕人所具備的。

至少他們在曆代狀元郎,或是榜眼、探花身上,都不曾見過。

大人物的氣場,雖不是與生俱來,但是位高權重,往往不怒自威,一個眼神都能夠給人莫大的壓力。

這麼多朝廷官員同一時間看向蘇宸,換做其他年輕人,絕對撐不住,肯定會身子打顫,心神不寧,臉色慌張,言語發抖等等,那纔是正常現象,可是蘇宸的反應,讓眾人都暗暗心驚,覺得此子心境大不簡單。

“哈哈哈,我就說嘛,蘇宸小友絕對跟其它年輕才俊不同,這些你們都認可了吧。”

韓熙載目光掃過一週,就發現桌子部分人的神色異樣,猜到了他們的疑惑,因此興致勃勃地說出來,故意打趣了。

“果然名不虛傳!”

“兩個月不見,蘇公子風采依舊了。”

“嗯,冇有失望。”

桌上的朝廷大人物,各自發表著感慨,對蘇宸的印象都非常好。

彭澤良感覺臉上有關,畢竟這是他的準女婿,在諸位大人麵前,他官位和資曆幾乎是最低的了,但此時卻覺得很有麵子,出聲道:“蘇宸啊,過來坐吧,韓侍郎會為你引介,來認識諸位大人。”

蘇宸點頭,然後走到一處空位上坐下,抱拳道:“方纔在換藥,耽擱了一下,晚過來入席,實在汗顏。”

韓熙載歎道:“我們都聽說了,這次路上你遭遇了伏擊,幾次差點丟了性命,身上有多處傷口,在入城後,卻馬不停蹄入宮為皇後和皇子治病,真實有勞你了。”

蘇宸客氣道:“醫者仁心,這是晚輩應該做的!”

韓熙載繼續感慨說道:“聽宮內傳來訊息,昨夜你入宮,先為二皇子診治病情,製住了他的癇症,開的藥方很有效,接著又救治了皇後,同樣妙手回春,有了效果,一夜之間,皇室兩位貴人,都因為你的醫術,抱住了性命,這件事,足以改變朝廷國運。”

“韓老您過獎了,晚輩隻是治病救人,與國運怕是扯不上關係吧。”蘇宸謙虛說道。

“怎麼沒關係?”在旁的徐鉉插言道:“咱們的太後、官家,最疼的就是二皇子,最鐘意的就是周皇後,這兩人可以說皇室貴人,任何一位出了事,都會對官家、對太後造成打擊,你同時就下兩人,讓我等都鬆了一口氣,皆大歡喜,你的貢獻做大了。”

蘇宸心知肚明瞭,他也知曉,孫黨的人是主戰派,麵對宋國的進犯,一直主張積極防禦,實乾興邦,挽救唐國的命運,但是官家李煜優柔寡斷,不是雄主,加上唐國的國庫已經空虛,所以孫黨人的實在經常興歎,有心無力。

如今他救治了二皇子和周皇後,可以讓孫黨在皇室心中的地位提升,特彆是希望獲得周皇後的好感和支援,多給官家吹枕邊風,放權給孫黨人,進行積極防禦來備戰,不要消極等待,任用那些宋黨人、新黨瞎折騰。

韓侍郎微笑道:“來,蘇宸,老夫為你一一引介這幾位朝廷肱股之臣,他們都是自己人,這位是中書舍人、翰林大學士徐鉉,他可是對你詩詞和字體很是推崇呢,早就想要一見了……”

接下來,韓熙載為蘇宸逐一介紹,這些大人物姓氏名誰,官居何位,讓蘇宸心中有個數,以後都是一個陣營的人,可以借力。

蘇宸誠摯見禮,這些人名,他在後世看曆史書時候,都看到過名字,徐鉉兄弟,高越兄弟,以及鐘謨、張易、李德瓚等人,也都有印象,想不到今天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像是從古書裡走出來的人。

徐鉉目光熾熱,看著蘇宸像是盯著一塊璞玉,感歎道:“以軒的詞,老夫都認真讀過多遍,甚至還註解過,給自己學生講解,寫的實在是好啊!”

鐘謨微笑道:“老師喜歡以軒的字體,獨樹一幟,聽說叫瘦金體,真的是好字!”

工部侍郎李德瓚感歎道“詩詞書法這些,李某人水平有限,不做過沈評判,但是我對以軒的醫術,是真的佩服,天花橫行於世千年了吧,多少曆代神醫都冇有法子,想不到被以軒給找到剋製之法,不知挽救了潤州多少人的性命!”

“的確是大功德一件!”有人附和。

刑部侍郎張易此時說出了一個大膽猜測:“就是啊,蘇家醫術不凡,當年蘇明遠賢弟被下獄致死,怕是也另有隱情吧,說不定跟宋黨背後陰謀有關。”

韓侍郎搖頭說道:“牽扯到當年太子暴斃案,這件事,水太深了,還不是翻案的時候,暫且先不提了吧;等日後以軒他進入朝堂,一步步進入中樞,有足夠的話語權了,他父親的案子,可以向官家懇求重審,或許會挖出一些端倪來。”

蘇宸微微點頭,這件事關乎父親的名譽和死因,雖然並非他靈魂的真正父親,但是,畢竟是這具身體的父親,自己繼承了身軀,當須還恩。所以,蘇宸打算日後為其父蘇明遠討回一個公道和真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