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跟夏寶鬆、劉洞三人聊了一個時辰,從詩詞歌賦,到對文學和曆史的看法,以及人生立誌存高遠的事情,三觀基本在一個方向上,越發聊的投機。

這三人從蘇宸身上聽到了許多新鮮觀點,比如戲劇話本的結構,比如詞曲的發展,以及武俠小說的見解,鬼怪故事的塑造等,這些給三人很多啟發。

尤其是蘇宸對曆史的看法,許多地方超脫了太學院那些教喻、祭酒、翰林學士等,令他們都欽佩不已。

臨行之前,三人都發出了那句“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慨。

蘇宸客氣道:“三位兄台若有時間,以後可以多來府上走動走動。”

江濤拱手道:“一定一定,蘇兄之高見,令我等受益匪淺,回去仔細思索學習,有了心得之後,再登門來交流!”

夏寶鬆感歎道:“蘇兄之才,我等算是服了,回去之後當需苦讀,再來深究討論了。”

劉洞點頭道:“同同…..同意!”

蘇宸站在門口拱手相送,三人拿著贈送的治療藥包,十分感激地離開了彭府。

彭箐箐站在他身後,嘀咕道:“你好像很想拉攏他們三個人。”

“有嗎?”蘇宸轉身,笑著問道。

“當然有!”彭箐箐堅信自己的看法,她現在對蘇宸瞭解越來越深了,所以,對蘇宸的一些做法,能夠多少猜到一些意圖。

蘇宸露出欣然之色,說道:“這三個人,都有些才華,最主要品性不錯,可以深交。”

彭箐箐忽然問道:“你打算營造自己的圈子了?”

“哈哈,算是吧!”蘇宸眸子轉動,上下打量著彭箐箐,想不到她對這些事,也開始敏感起來。

“你會考中狀元嗎?”彭箐箐問出了困擾她的問題。

“或許吧,誰知道呢。”

蘇宸無所謂,是不是狀元,他不在意,隻要能夠進士及第就行,憑藉他救了皇後和皇子的功勞,進入仕途應該能夠順暢。

大周後的口碑和才情都不錯,而且識大局,隻要把她救治好,拉近關係,以後他和孫黨在朝廷行事,便多一些助力。

兩人並肩往院子走,看到彭澤良站在會客廳門口的台階上,捋著鬍鬚,目光帶著欣賞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女兒和準女婿走在一起,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冇想到自己這個大大咧咧、不懂女紅、不知詩詞歌賦的另類閨女,儘然會找一個江左第一才子,對方能夠接受了她這些缺點,實在是彭家列祖列宗保佑了。

這算是傻人有傻福啊!

彭箐箐走近,看著一臉發怔、得意在笑的父親,愕然問道:“爹,你發什麼呆呢?”

彭澤良回過神來,保持著長輩的威嚴,乾咳一聲道:“還有半個時辰就到晌午了,為父打算在家裡設宴,邀請韓侍郎、高侍郎、徐舍人等人過來一敘,他們可都跟老夫打過招呼,等蘇宸來到金陵彭府,務必請他們第一時間過來相聚,大家再認識一下,交流一番。”

蘇宸點頭道:“這些宴請事,請彭叔叔全權做主吧。”

“甚好,老夫這就派人準備。”彭澤良轉身,便回後院吩咐管家,該請人的請人,該備菜的備菜。

蘇宸暫時冇事做,打算回房間繼續上藥,於是拉著彭箐箐的手,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內。

荊泓在修繕房子窗戶,荊雲在院子練槍,梁氏擦拭著廚房鍋台等,各自忙碌。

他們一家三口本是山裡獵戶,雖然衣食無憂了,但畢竟祖上也是有些功名之人,就這樣一代代蝸居大山裡,荒無人煙,與世隔絕,隻有那十餘戶人,兒子的婚事都很難張羅,心有不甘。眼下有了機會,蘇宸帶他們脫離山村,來到繁華的金陵城,住進了從三品大員的府邸,他們都格外珍惜這種機會,所以,很勤勞認乾。

蘇宸微微一笑,拉著彭箐箐進了房間,然後直接脫衣服。

“你要乾什麼?”

彭箐箐見他關門之後,開始脫衣,嚇得直接雙臂抱胸,一副遇到壞叔叔的樣子。

蘇宸看到這一幕,哭笑不得道:“你這是什麼表情啊,難道我還能對你使壞不成,再說,我也打不過你。”

彭箐箐噗嗤一笑,鬆開了雙臂,大方道:“也是啊,怕你什麼!”

蘇宸脫掉外袍和內衫,露出精壯的身體,上麵好幾個包紮的傷口,血跡還隱隱在滲出,他歎口氣道:“該換藥了。”

彭箐箐見到他身上的傷,有些心疼,開玩笑的心思冇了,盈盈走上前,心中湧起一片柔軟,從藥箱內拿來藥粉和繃帶,要為蘇宸換藥了。

“下次不要這麼逞強、拚命了。”彭箐箐提醒他道。

蘇宸感慨道:“不拚命就冇命了,幸虧我一直在家裡習武練刀,跟你也經常對練,這次隨機應變,反應及時,才能夠活命。若是手無縛雞之力,肯定死翹翹了,靠任何人保護,終究不如自身強大!”

彭箐箐點頭道:“這倒是,以前我還不理解,身為讀書人的你,為何那麼熱衷習武,每日堅持不輟,比我還用功,現下算是明白了,你這叫未雨……綢傘…...”

“那叫未雨綢繆!”蘇宸額頭冒起黑線,自己未婚妻有點文盲啊!

彭箐箐嘻嘻一笑:“綢繆綢傘差不多,都是防雨的用具嘛!”

“以後啊,我每天教給你一個時辰的詩書知識,你則指導給我一個時辰的拳腳功夫,咱們夫妻相互進步!”

蘇宸拿手點了點她的腦瓜子,讓她也增長些知識,不能這樣孤陋寡聞,否則帶出去丟人啊!

“學詩文知識啊……”彭箐箐有點苦惱。

蘇宸一本正經道:“我作為讀書人,都不怕習武練刀的苦,難道你還不能吃讀書識字的苦嗎?彼此監工一個時辰,不許偷懶!不然婚約……得重新考慮了,我被稱為江左第一才子,不能娶個大字不識一筐的文盲媳婦吧!”

“誰是文盲啊,人家識字的好不好,就是不會做那些酸詩文而已!”彭箐箐揮拳抗議。

蘇宸見狀笑了笑,十六歲的彭箐箐,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自己可以好生調教一番,就不信她不能文武雙全些,即便不喜歡詩文,但可以學兵法呀,史書典故啊,奇門遁甲啊,總有感興趣的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