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周皇後服藥後,清醒了不少,麵色也有好轉,證明瞭蘇宸的方子冇有問題,一身醫術值得信賴,因此,得到李煜褒獎之後,準許了他自由出宮,暫時居住在彭府的請求。

畢竟彭府家主彭澤良,是江寧府尹,官職不低,也算官場新崛起的一位紅人,李煜對彭澤良的重視,一部分是給韓熙載等人情麵,一部分則是因蘇宸、彭知府等治療天花有功,彭澤良才得以升遷。

蘇宸和彭箐箐坐著皇室車輛,在一支禁軍衛隊的保護下,離開了皇宮,去往彭府居住養傷。

畢竟他自己也是傷員了,要等明日再入宮複診,李煜給了他一塊牌子,可在治病期間,自由進入宮門,確保隨傳隨到。

“總算出宮了,那裡雖然豪華寬敞,但總是不自在,感覺幽森冰冷。”彭箐箐跟蘇宸吐槽著。

蘇宸瞥了她一眼,小妮子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啊!

“皇宮你都不放在眼裡了,江南女子不知多少想要擠入那裡,得到國主恩寵,從此飛黃騰達呢,看來你冇有那個福氣了。”蘇宸打趣笑道。

彭箐箐揚起驕傲的螓首,露出細長白皙的脖頸:“嘁,那裡有什麼好,若是不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給我一個皇後我也不當!”

蘇宸繼續笑著道:“那就隻能委屈你此生長住蘇府了,小門小院,可彆嫌小。”

彭箐箐臉上浮現一抹笑意和幸福,拉住他手臂,把頭倚靠過去,輕聲道:“我纔不計較那些,冇有庭院,兩個人出去浪跡天涯更好,就像郭大俠與黃蓉,張教主與趙郡主。”

武俠故事聽多了,彭箐箐還是有些江湖夢冇有徹底醒來。

車子通過繁華的街道,金陵城的畫卷徐徐展開。

鐘山抱金陵,霸氣昔騰發。

在南唐三十年間,不斷擴建的金陵城,人口近百萬,物資豐富,呈現出一種盛世繁華的景象。

蘇宸透過車簾,看到外麵的街道,車水馬龍,各種商鋪林立,沿途商旅和行人絡繹不絕,穿戴華麗,各種絲竹聲、喊賣聲、吆喝聲、談笑聲不絕於耳。

麵對此街道場景,蘇宸腦海中浮現了一首李白的《金陵詩》,輕輕吟念出來:“晉家南渡日,此地舊長安。地即帝王宅,山為龍虎盤。金陵空壯觀,天塹淨波瀾。醉客回橈去,吳歌且自歡……”

這是當年李白遊江南,站在金陵廢墟上,寫的懷古感慨詩文。

當年的金陵城,在南晉時候,也算全國大城,相當於北地的長安,但南晉滅亡,諸侯割據,陳國滅亡後,隋唐對金陵進行了拆除,擔心此地再有帝王出現,影響國運。

直到楊吳和南唐興起,再次把新的金陵城給建立起來,重現昔日容光和盛況了。

任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座繁華金陵,會在十多年後,隨著南唐的覆滅而再次衰落下去。

蘇宸漫不經心地問道:“金陵城的治安如何?夜晚有宵禁嗎?”

彭箐箐蹙眉道:“治安還行吧,不好也不差。雖說平民鬨事的很少,都遵循律法,但畢竟是京城,皇親國戚、朝廷官員的紈絝太多,每日無所事事,出來遛犬聽曲,青樓爭風吃醋。相互不對付的家族,往往年輕一輩就會較勁,甚至大打出手,這些事告到江寧府衙,夠我爹頭疼的,如果不是有韓侍郎等大人支援,我爹這個府尹根本就做不下去。”

蘇宸心中明白,在皇城裡,管控治安和刑事案件,牽扯王公貴族,冇有足夠的背景,那是誰也不敢得罪的。

想必這個江寧府尹十分不好當!

蘇宸試探問道:“你冇有再出來當街揍那些紈絝吧!”

“當然冇有,我已經不管那些閒事了,讓那些紈絝子弟狗咬狗吧,懶得搭理。”彭箐箐微微一笑,在笑容之下,看得出來,換了環境之後,她的確變成熟了,性格穩定不少,不那麼衝動了。

剛聊到這,就聽到外麵的街道上有喊打喧鬨之聲,似乎有人發生了爭執。

“給老子狠狠的揍,什麼玩意兒,膽敢管本衙內的事,太學院的幾個酸儒生,有什麼了不起的!”

酒樓前,一位身材發胖的紈絝子弟,正在指揮十餘名家丁,圍毆三名身穿襴衫的太學士子。

“打,狠狠地打,讓他們知道本小侯爺的厲害!”

蘇宸和彭箐箐看到這一幕,蹙起眉頭,叫停了馬車。

原本說好不再管閒事的彭箐箐,火氣竄上來,直接掀簾而出,身子從車轅上騰空躍起,淩空飛踹,下一刻,幾個家丁直接被她的大長腿掃中,倒飛出去了。

蘇宸也下了車,讓大內衛隊等候片刻,他上前去觀看。

“哪來的小娘子,破壞大爺的雅興?”一名身穿綾羅綢緞的年輕衙內,上下打量著彭箐箐,冷眼相問。

彭箐箐怒道:“光天化日下,你們竟然毆打讀書人,當街行凶,眼中還有律法嗎?”

那衙內在她的大長腿上多看了幾眼,聞言叫囂道:“呸,什麼律法,小爺我隻知道,誰的權力大,律法就護著誰,知道我是誰嗎,查家侯府的人!”

彭箐箐搖頭道:“冇聽過!”

衙內公子一臉傲氣道:“簡直是孤陋寡聞!我爹曾是樞密院副使、中書舍人查文徽,被先帝冊封過侯爵,兄長查元方,現為水部員外郎,堂堂侯府的小侯爺,打幾個冇有功名的讀書人,算的什麼事?”

這位衙內名為查元賞,是查文徽的小兒子,打小驕縱貫了,哪怕查文徽已經去世,但是他還冇有收斂秉性。

目前他長兄查元方任工部四司之一水部的員外郎,同時做了吉王李從謙府上的掌書記,也算搭上了皇親國戚的門路,所以,平日裡還是很囂張跋扈。

彭箐箐一聽他自報家名,其父竟然是臭名昭著的五鬼之一查文徽,眼中露出鄙夷之色,哼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江南五鬼的後人,查小鬼,難怪這麼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臭婆娘,本小侯爺要撕碎你的嘴,給我打!”查元賞聽到對方一個女子,竟敢輕辱他的長輩,一揮手就吩咐家丁要圍攻彭箐箐。

彭箐箐臉色一寒,挽起了袖子,準備開打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