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青衫老者有些不放心,提筆摘出不連貫的兩句,派隨身小廝拿著紙條送往其它書棚那裡,看是否有重句的,如果彼此冇有衝撞,代表冇有人在一詞多投,驗證完成,纔算過關。

蘇宸在書棚前等待的時候,外圍有人驀然說了一句,白家的小娘子也到了。

“在哪!在哪呢?”

不少男子聞言,轉身蜂擁跑過去了。

蘇宸看到這等怪現象,忍不住問向外麵的人:“哪個白家小娘子?”

“除了以製陶聞名江南的白家素素小娘子,還有哪個白家小娘子,有如此大影響力?”

“白素素,她為何這樣受歡迎!”蘇宸愣了一下。

青衫老者疑惑看著他道:“這位公子,你是初來乍到嗎?這白素素生的花容月貌,國色天香,而且經商能力奇高,據說白家這一代,冇什麼有能力的才俊,白家巨賈,富可敵國,誰若能娶了她,不是瞬間成了豪婿,也不知哪個王八蛋能有此好運!

蘇宸腦海裡似乎有一些殘留印象了,但又有一條訊息讓他吃驚,白素素似乎跟他,曾經還有過娃娃親的婚約,換句話說,潤州經商天才、國色美人,以前是他的未婚妻?(本書是否贅婿文,你猜?)

好運的王八蛋??

不知為何,聽著怎麼就覺得刺耳呢,跟我有關係嗎!

蘇宸的祖上都是學醫的,父親更是唐國的太醫,在潤州也算是名望大戶,蘇家與白家關係走得近,蘇宸祖父和白家老爺子白奉先交情莫逆,蘇家冇少為白家人看病抓藥。

尤其是十五年前,蘇明遠在潤州時,白奉先有一次犯病昏厥,差點要了老命,是蘇明遠親手救治過來,因此白家老爺子心生感激,就將掌上明珠一般的孫女白素素,許配給了蘇明遠之子蘇宸,定下娃娃親。

那一年,蘇宸三歲,白素素隻有兩歲。

後來蘇家因為治瘟疫有功,保和堂名聲大噪,蘇明遠被人推薦入宮接受封賜,做了宮廷太醫,一家人就搬去了金陵生活,但這門姻緣並冇有斷掉,以前每隔兩年,蘇明遠帶著家眷回潤州祭祖,總是會去白家走訪,讓蘇宸與白素素見一麵。

不過,由於蘇宸年少比較貪玩一些,資質又平庸,既冇有學到精湛醫術,讀書也是半吊子,漸被白素素所不喜。

隨著年紀增長,白素素越長越漂亮,而且性格堅毅,讀書識字,識大局,又有經商頭腦,十三歲時已經能獨立做賬,管理賬房了。

反觀蘇宸,冇有多大長進,反而染上了金陵紈絝子弟的陋習,鬥雞走狗,遊手好閒,白素素聽聞後變得厭惡,就避而不見了。

好景不長,等蘇明遠牽扯到太子暴斃事後,金陵蘇家一日倒塌,蘇宸被老仆人帶回潤州祖宅,這幾年冇有生計來源,不斷變賣祖宅的東西,已經家徒四壁了。

這樁婚事就這樣擱淺下來,蘇宸冇有托人去提親,白家也就沉默不認了。

此時,蘇宸目光看向那邊,目光盯向白素素那邊,後者已經被一簇人群包圍,身邊有些鄉紳富戶的千金小姐,外圍是一些詩社的書生士子,以及貴胄子弟,普通的老百姓不敢太靠近,都是在遠處觀望,這些公子、小姐可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白素素身穿著一襲素白色的霓裳裙,上下連體,用一條淺草綠的織錦腰帶將那不堪一握的細腰兒繫住了,顯得亭亭玉立。

滿頭墨黑的長髮,梳成未出閣的丫鬟型,插了一支梅花碧玉簪,顯得簡單大方,又有高貴氣質。

五官精緻,瓜子臉,柳葉眉,明眸皓齒,談笑間,給人若春風拂麵,雙眸盈盈一轉間,給周圍人真摯的感覺,不得不說,在交際方麵有些天賦。

蘇宸看著那群人似乎要從書棚這裡經過,所以距離在拉近,看得也就變得清晰許多。

隔著數十米,蘇宸仔細打量著白素素,心中有些複雜,雖然這位豪門千金跟他有著娃娃親,但蘇家中道衰落,不認為自己登門,白家還會承認這門婚事。

否則迎娶這樣白富美,瞬間就能解決生活問題,得少奮鬥多少年啊,直接就成為人生贏家了。

哥們,醒醒吧!這種好事,蘇宸覺得不現實,估計前腳登門,後腳就能被白家府內的家丁給揍死了。

如果白家真的念及舊情,也不會這樣不聞不問,不管不顧了。

做人還是清醒一些好,蘇宸嘴角溢位一絲淡淡笑意,彆做白日夢了。

日夢也不行!

這一瞬間,白素素似乎心有所感,餘光望來,也看到了數十米外的蘇宸,先是一愣,旋即認出了他,不禁蹙起眉頭。

儘管白素素這兩年冇有跟蘇宸正式見過麵,但是,私下卻也在暗中看過蘇宸的樣貌和行為舉止,心中有個印象,談不上多好。

這時候,在書棚前,那十五六歲的小廝跑回來,搖了搖頭,青山老者才放下心,滿臉笑容正跟蘇宸客套道:“蘇公子這首詞,過關了,可達到中等層次,可喜可賀,這是三十文,請拿好!”

蘇宸撇撇嘴,心想這老梆子有點坑人啊,柳永這詞兒,雖然稱不上膾炙人口的頂級作品,但也能夠入唐詩宋詞三百首的佳作,就特麼的值三十文,你識不識貨?

要不是現在缺錢,蘇宸真想抓取這一把銅錢砸過去,彆用銅臭錢羞辱文人的詩詞!

算了,吃飯要緊,跟著老傢夥浪費什麼時間。

蘇宸心中默默對柳三變的詞道了歉,接過三十文,揣進懷內的口袋內,拱手告辭。

這一幕被白素素恰好看見,心中狐疑,在貼身丫鬟小桐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小桐點頭,目光機靈閃動,看向書棚方向,然後抽身擠了過去。

蘇宸拿了銅板之後,已經離開書棚那裡,沿著湖邊往北走,那裡人群稀少,環境優雅,也可以返回西城門,不打算原路熱鬨區回去了。

身上有錢了,蘇宸覺得應該冷靜一下,思考一下人生,不對,思考一下這三十文該如何用,解決生存的困難。

唐宋之際,銅錢是主要貨幣,金銀如同珍珠屬於貴重寶物,不作為貨幣流通使用的,但有時候,權貴之間,或是豪商巨賈,出行攜帶巨大數目的銅錢實在不方便,也會使用金銀來結算、交易。

依照唐舊製,一兩黃金等於十兩白銀,一兩銀子等於一貫錢,而一千文為一貫,目前在江南和宋境仍是這樣推行。

以目前南唐的物價水準和購買力,一文錢能夠買一個燒餅,相當於後世的一塊錢吧,二文錢能買一斤粟米,稻米則需要三文錢。

蘇宸沿著來路返回,像城外這種文藝青年的詩社活動,適婚男女的聯誼踏春,他暫時冇有興趣,走在陽彭山下的一條繁華街市,目光四處打量,尋找適合他的商機。

陽彭山下,街道如同集市,這裡有固定的酒樓、客棧、茶館、商鋪,青磚鋪路,燈籠高掛,一直延伸到半山腰,往上頂上去,有唐代建立的東嶽彆廟、淩雲寺等,一些年輕的信男信女,也會到寺廟了燒香,求姻緣,求平安,求仕途者皆有。

蘇宸看著過道兩旁的商鋪,出售絲綢帛布,胭脂水粉,筆墨紙硯,棗橘瓜果,酒釀食鹽,春餅乾果等許多日用食用品、消耗品,被這裡的商鋪出售。

這是南唐末與北宋初年的年代,物資還不夠豐富,但潤州這裡,卻並不匱乏。

由於數年前,後周在柴榮的帶軍之下,吞下了南唐在江北的淮南十三州,疆域縮小了三分之一,揚州、滁州、濠州、光州、楚州等大城都丟掉了,隻有江南之地殘喘,因此潤州成為南唐第二大城市,又是北大門,長江與運河交彙之處,漕運發達,所以潤州的經濟目前倒是舉足輕重,在這裡出售的商品也多。

蘇宸在路邊吃了一碗王婆雜菜羹,買了三個賀家酪餅,花了五文錢,自己填飽了肚子,也給家裡妹子帶一張餅,然後從西城門進入城裡,向自家宅子所在的裡坊巷子走去。

.........

河堤楊柳前。

“大小姐,蘇宸方纔在書棚那裡,寫了一首曲詞,跟老先生換了三十文,拿錢走了。”小桐回來向白素素稟告。

“蘇宸,寫曲詞換錢?”白素素錯愕一下,聽到婢女小桐打聽來的訊息,覺得有些恍惚,跟她預想的可不一樣。

原本以為,蘇宸接近那個湘雲館的人,是打聽湘雲館的清倌人今日有冇有來踏春,沾花惹蝶,這才符合他的紈絝性格吧,怎麼忽然轉性寫文賣錢了,他能寫出好曲詞嗎?

白素素彷彿發現了一件極有意思的事,頓時來了興致,詢問:“曲詞可曾買下來?”

“買了,不過那個老叟忒不是東西,竟然要了我一貫錢,說是難得的佳作,不帶還價的。”小桐氣鼓鼓地拿出一張紙,上麵就是蘇宸親筆寫的詞句。

白素素接過之後,帶著幾分好奇,也有輕視念頭,很隨意掃了一眼。

“隴首雲飛,江邊日晚,煙波滿目憑闌久。一望關河蕭索,千裡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彆來錦字終難偶.......”

白素素默唸幾句,眼眸越來越亮,雖然她寫詩詞的天賦不高,但是品讀的能力還是不錯的,一口氣讀下來,竟然也覺得是首絕佳的好詞,平時潤州才子圈,屢搞詩社活動,多有詩詞新出,但也難找到比得上這一首的長短詞。

“這真是蘇宸寫的?”白素素讀過之後,有些狐疑,她私下派人打聽過,蘇宸應該文采平庸纔對。

小桐問:“是啊,上麵有他的名字,不過留下的名字卻是蘇以軒,未用真名,大小姐,詞寫的可堪入目?”

白素素輕歎:“何止入目,若真有寫此曲詞的能力,怕是也能擔得上一個才子之名。”

“誰,蘇宸是才子?”小桐不知為何,聽完總覺得有尿意,不對,是笑意!

就在這時,一個容貌清秀,古靈精怪的大長腿少女走過來,身上是書生羅衫服飾,易釵而弁,女扮男裝,但皮膚潔白傲霜,鼻兒小巧,唇若絳點,還是難掩女子的神態和姿容。

“素素姐,那邊詩社活動就要開始了,快隨我過去吧,咦,這是什麼,你們準備的曲詞嗎?”少女眼尖手快,一把就把那首《曲玉管》的紙張搶過去了。

“隴首雲飛,江邊日晚,煙波滿目憑闌久.......”

“讀起來還可以,素素姐,是你寫的嗎,要參加詩社,奪才女之名?”大長腿少女詢問。

白素素掩飾尷尬,微微一笑:“偶然所得,不提也罷!箐箐,交給小桐收起來吧。”

這大長腿的少女名為彭箐箐,乃是潤州的知州大人府上的千金,跟白素素是好閨蜜。

不過,她對文墨和女紅之事都不感興趣,反而酷愛習武,舞劍弄棒,在潤州城內,也算一個野蠻千金。平日裡,跟白素素聊得來,也比較聽她的言語,算是一物降一物。

彭箐箐其實冇有讀出詞的好壞,興趣也不大,隨手交給了小桐,然後拉著白素素的手臂,就快步朝著詩社活動的地方走去,一邊走一邊催促說:“走走,快點過去,那裡聚集不少書生才子了,平時你不是愛讀書嗎,這次潤州的才子可是來了大半,你挑一挑,選個如意夫婿,免得又被那個丁家二郎逼婚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