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晨曦初照,林地間的飄蕩的霧氣,在逐漸散去。

江寧府衙的人率先趕到了事發地,這裡殘留了一些屍體,有黑衣人,也有大內侍衛,血水遍地,殘肢橫陳,一片血腥場景。

彭箐箐看到這一幕,強忍著嘔吐感,四處尋找蘇宸的屍首。

“蘇宸,你在哪,蘇宸——”

彭箐箐臉色悲慼,充滿了擔憂,口中不斷吼著蘇宸的名字,眼角都是淚痕,翻看的屍體越多,她的心就越發涼了。

她很想快點找到蘇宸,卻又不想在這裡發現蘇宸屍首,內心充滿了矛盾。

彭澤良也有些擔憂蘇宸的下落,畢竟他很清楚,蘇宸對於孫黨接下來的佈局重要性;另外,蘇宸畢竟是他女兒的未婚夫,也是自己認可的準女婿,就這樣損失了,過於可惜。

誰都能知道,蘇宸一旦成長起來,必然是前途不可限量。

他看著箐箐在那翻翻找找,不斷大喊大叫,悲痛萬分、無比焦急的神態,彭澤良不禁輕輕一歎:女大不中留啊!自己這個女兒平時大大咧咧的,想不到真會如此癡情地愛上一個男子。

也唯有麵對蘇宸,這個冇輕冇重,毫無大家閨秀樣子的女兒,才能安穩下來,像個女孩子。

彭澤良輕歎一聲,走上前,站在女兒身邊,伸手拍著肩膀她,安慰道:“箐箐啊,不要擔心,蘇宸吉人自有天相,為父曾端詳過蘇宸的麵相,乃是福澤深厚之人,絕對不是短命之鬼!”

彭箐箐站起身,一臉無助地看向父親,眼淚忍不住唰唰地往下流,哭泣著道:“可是,我找不到他。”

彭澤良道:“冇有在這裡找到,至少說明他並冇有出事;冇有訊息,就是最好訊息。”

彭箐箐抹淚道:“可是……可是,他究竟在何處,會不會還存在危險,我該怎麼才能找到他啊?女兒真的好擔心他會出事!”

“這個……”彭澤良一時語塞,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尋找,最土的辦法就是四處派人地毯式盲目搜尋了。

這時候,馬蹄聲大作,兵甲蹡蹡之聲傳出,一支金吾衛的隊伍奔赴過來。

大約有二百多人,都是清一色的騎兵,這是皇城內,負責保護皇帝的衛隊,巡查京城,一些牽扯到朝廷大事的要案,皇帝會動用金吾衛來協助大理寺、刑部調查。

這次帶隊金吾衛的長官是右郎將司馬長英,三十歲左右,一身光明鎧,錚光發亮,由於是保護皇帝的禁衛隊,所以盔甲要比其它衛的都要光鮮,儀表非常好。

“我們是金吾衛的,你們是哪個司衙的?”

彭澤良上前道:“在下江寧府尹彭澤良,閣下是金吾衛哪位統領?”

司馬長英算是投靠孫黨的人,隨意對他很客氣,抱拳一禮道:“哦,原來是江寧府尹彭大人親至了,失敬失敬,在下金吾衛右郎將司馬長英,奉官家之命,特來協助調查此次刺殺傳旨隊伍的案情,並查詢蘇宸公子的下落。”

彭澤良點點頭,歎道:“這裡的惡鬥,發生在昨天夜裡,仵作根據屍體的僵硬程度判斷,死亡時間超過五個時辰了,蘇宸冇有在這裡,很可能逃走了,當務之急,是派兵四處擴散追擊,把地麵上有馬蹄印和腳印的方向,都排查一遍。”

“有道理,先派出一部分人手,四處尋找。”

司馬長英當即挑選兩都,把百人分成幾個小隊,根據地麵的馬蹄痕跡,血跡殘留,開始向外圍四處尋找。

片刻後,大理寺少卿曹永欽,刑部給事中劉晉,各自帶著本司衙的人,策馬趕來。

四方司衙的人相互見了麵,都在現場勘察了一下。

曹永欽拱手客氣道:“在下大理寺少卿,閣下可是新上任的江寧府尹彭大人?”

彭澤良還禮道:“正是彭某,見過曹少卿。”

“不必客氣,應是曹某拜見彭大人纔是。”曹永欽還算客氣,不鹹不淡地打過招呼。

彭澤良的江寧府尹身份是從三品,兒大理寺少卿是從四品,二人的確差了級彆,即便大理寺是掌斷獄和身畔之責,有一些權勢,但江寧府衙管轄著京城大小事務,權力也是巨大的。

何況京城所在的府尹,此差遣可非一般人能夠上任,必須是官家信的過人之人。

孫黨也是費力極大努力,想要把彭澤良、蘇宸捆綁在孫黨戰車上,才極力促成了這個升遷。

此時,經過現場清理,死去的大內侍衛屍體和黑衣刺客的屍體,各自被擺放成一排。

“大人,這幾塊令牌是從黑衣人身上翻出來的。”大理寺捕快遞交了兩塊令牌給大理寺少卿。

與此同時,金吾衛的侍衛,江寧府衙的捕快也都從黑衣人身上摸出了令牌。

曹永欽露出驚訝道“這種令牌,打哪見過?啊……想起來了,這不是北方大宋國武德司的令牌嗎?”

刑部給事中劉晉吃了一驚道:“難道真的是大宋武德司的秘諜出手行刺的?”

“可是,他們為何要對付這支傳詔隊伍?”司馬長英心直口快,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曹永欽輕輕一笑道:“這不難解釋,傳詔隊伍裡有蘇宸蘇公子,他這些日子可是風頭正盛,名聲遠播,詩詞才華,格物造工,治療天花等,諸多想法層出不窮,引發了北方大宋國情報網的注意也不是不可能,說不定他們不是來殺人的,就是要來掠走蘇宸公子,帶往大宋國去。”

彭澤良聞言色變,如果真的是大宋秘諜盯上了蘇宸,那就真的棘手了。

來的途中,他一直考慮是否因為蘇宸陷入了黨爭,有人不希望他活著進入金陵,考慮的多是宋黨和李氏王侯的人。

但此時牽扯到了大宋武德司,敵國的秘諜,這情況就變得複雜了。

司馬長英臉色沉重道:“牽扯到北邊宋國,那麼事情便更棘手了,茲事體大,當需回去稟告給官家。”

彭箐箐聽到這些,更是心中焦急,手裡的劍握著更緊了。

大理寺少卿曹永欽揮手喝道:“來人,把屍體都埋了吧,免得腐爛了,雨後暴曬,容易產生瘟疫。”

彭澤良回過神來,立即製止道:“住手,這些屍首不能立即掩埋,需要讓仵作畫下這些人體貌特種,貼出去讓各地認領,便於查明他們真正身份。”

司馬長英聞言點頭,覺得很有道理,但曹永欽的臉色卻微微變了一下。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