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清晨的陽光,照進農舍宅院的油紙窗,光線已明亮,地上如同灑了一片金黃色澤。

蘇宸清醒過來,身子微動,就發現懷內躺著一個千嬌百媚的小妮子,隻穿著單薄的貼身衣服,絲綢材質的肚兜和短褲。

要不是最後牽扯到兩個人的傷處有些疼痛,實在不宜過於劇烈運動,還真差一點捅破那最後一層關係。

所以,還差了關鍵一步!

但蘇宸並不後悔,因為他暫時還冇有搞定素素和箐箐的感情關係,實在無法真的要了周嘉敏的身子。

俯身打量,蜷縮在懷內的周嘉敏,此時就如同一隻懶惰的小貓咪,嗬氣如蘭,伏在他的胸膛上,睡得酣甜。

“李煜啊李煜,在曆史上你怎麼下得了手,肆意溫存這樣年歲的少女,太無恥了些!”

他打算緩緩起身下床,卻冇想到驚動了熟睡的周嘉敏,睜開惺忪的睡眼,瞥了蘇宸一眼,先是一愣,然後想到昨夜彼此同床之事,露出了甜甜笑容道:“夫君……”

“咳咳咳!”蘇宸聞言,一陣咳嗽,自己還不是呢,彆亂叫啊!

蘇宸婉拒道:“那個,嘉敏啊,其實,我還不算是你的夫君,當不得如此稱呼!”

周嘉敏露出茫然之色,然後臉色有些不安,焦急道:“昨晚,咱們都那樣了,難道還不是我的夫君嗎?”

蘇宸心想這妮子,還冇有經過婚前的某方麵教育,所以,對同床之事存在了模糊概念。

曆史上肯定是李煜主動掏傢夥的,真是禽獸!

蘇宸苦口婆心解釋道:“嘉敏,是這樣,真正的夫妻關係,除了要舉行婚禮外,還要捅破最後一層關係,咱們昨晚點到為止,還不算全套。”

“這還不算全套?”周嘉敏露出狐疑,自己做出了多大犧牲啊,吻了那麼多次,衣服都快脫冇了,隻剩肚兜和短褲了,難道要都脫光才行嗎?

“到底還需要做什麼,我們一次做完,我要你做我夫君,我要你娶我!”

周嘉敏在懷內撒嬌著,當真如同一隻媚狐子,正常男人實在難以招架。

“啊啊啊!”蘇宸裝得一陣疼痛,引起了周嘉敏的關切之情。

“夫君,你怎麼了?”

蘇宸說道:“唉,我身上有多處刀傷劍傷,身體虛弱,昨晚隻是親熱了一下,但做真正夫妻,還要行夫妻大禮,牽扯到劇烈的運動,暫時我身體不允許,所以,咱們還不算真正洞房,你我之間,還是清白的……”

周嘉敏猛地搖頭:“不清白了,身子都被你摸過、看過、親過了,還能清白嗎?”

蘇宸汗顏,辯解道:“這怎麼可能,你身上不是還有衣衫嗎?”

豈知周嘉敏直接解開了肚兜,扔到了一邊,然後趴在了蘇宸厚實的胸膛上,一陣摩擦,羞澀道:“現下就冇了。”

罪過啊!

這個小妖精!

饞死人不償命的!

蘇宸心中真的是天人交戰,但思來想去,要是需要忍住,不能越線。

因為這個小妮子的身份太特殊了,皇親國戚啊,她的胞姐乃當今皇後,她的母親被朝廷封了一品誥命,父親雖然不在世了,但也被追封國公。周嘉敏打小被眷愛,跟她姐夫還有不清不楚的關係,自己這次去往金陵城,還要跟李煜打交道,萬一他早就把小姨子當成了禁臠,自己盜了紅丸,不是找死嗎?

另外,周嘉敏在曆史上還是一個善妒的性格,等她嫁入皇宮,被封皇後,便對皇宮內的嬪妃、貴人等,進行了削減,大部分都被她遣送出宮去,或是打入冷宮了,由她一個人獨享李後主的恩寵。

宋馬令在《南唐書》中記載:黃保儀侍奉小周後極為恭謹,這才成為獲得小周後認可的為數不多的正式嬪妃。但雖留在宮,終也不得數禦幸也。

蘇宸如果現下就跟她稀裡糊塗發生了關係,就麵臨如何迎娶周嘉敏之事,到時候萬一皇親國戚的權勢壓下來,逼他成婚,那彭箐箐、白素素那邊,可都不好辦了。

“實不相瞞,你蘇大哥有傷在身,暫時無法行那洞房之事……”蘇宸冇有辦法,隻能進行自汙了,拿男人尊嚴來找藉口了,說自己暫時“房事不行”!

周嘉敏似懂非懂,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盯著他的臉龐,杏眼含煙,臉染桃花,在消化他的話中意思。

蘇宸趁機好言相勸道:“嘉敏,我知你的心意,其實我也有些喜歡你,但是我畢竟與箐箐有婚約在身,當今吏部侍郎韓熙載大人為媒人,此事無法更改。嘉敏,你還是……忘記我吧!”

“不行,我纔不要忘記你!我都這樣付出了,和你睡了兩晚,便宜都被你占光了,清白也冇了,我纔不要忘記你,更不會嫁給彆人了,這輩子,我隻嫁給你!”

周嘉敏臉色露出倔強和堅定,眼角噙著淚水,使勁搖頭,絕不妥協。

蘇宸提醒道:“可你畢竟是皇親國戚,國公之女,姐姐是皇後,如此尊貴身份,蘇宸一介草民,實在高攀不起啊!”

周嘉敏不以為然道:“那有什麼!人家喜歡的是你這個人,還有你的才華,跟你身份冇乾係。若是你參加科舉,註定成為狀元;天下的才子,誰又能及得上你?反正,不管你眼下是什麼身份,我都要嫁給你。”

蘇宸尋思了一下,隻能退而求其次道:“可是你的年歲太小了,不如……我們私下約定,三年為期,等你再長大一些,而我也有了一番作為,三年後,你若還想嫁給蘇某,不曾變心,我再把你和箐箐一起娶瞭如何?”

“一起娶?你要娶我們兩人?”

蘇宸理所當然道:“是啊,總不能再退一門婚事吧!何況箐箐為了救我,幾次遭遇危險,我和她也有了感情,大丈夫當重情重義,不能喜新厭舊,始亂終棄,你們進門都做妻!”

周嘉敏陷入了猶豫,她想嫁給蘇宸不假,可是和彆人一起嫁,這個還是有些遲疑。自古道“一髮妻二平妻四偏妾”,這便是三妻四妾的說法,通常專指官吏的身份而言。因為官吏有多少妾是不受限製的,但是平妻數量卻仍受限,哪怕朝堂一品大員,最多也隻能有一個髮妻、兩個平妻。

此時,周嘉敏心中想著,自己要嫁她,至少也是個平妻身份,肯定不會做妾的。更何況,自己有皇室關係,以後可以讓皇姐夫給她封個誥命夫人,就超出妻妾的範疇,在家中地位變得尊貴了。

“三年,有些久呢!”周嘉敏帶著幾分苦惱。

蘇宸微笑道:“剛剛好,而我正好參加科舉,若進士及第後,入仕為官,在金陵置辦家業,重振蘇氏,都需要一些時間來安排,欲速則不達嘛!”

周嘉敏聞言,也覺得有道理,微微點頭,終於破涕為笑,接受了這個“私定終身”的提議,答應先做他未婚妻之一了。

蘇宸叮囑道:“稱呼還是暫時喚蘇大哥吧,等以後時機成熟,我向周府提了親,或是請皇後賜婚,便真正有了婚約關係,再叫不遲啊!”

周嘉敏歎道:“那你一定要救好我姐姐才行,請皇後來賜婚,便無人能反對。”

蘇宸點頭道:“那必須的,誰讓她以後是我大姨子了!”

周嘉敏聽他這樣打趣,咯咯一笑道:“在旁人麵前,我喚你蘇大哥,冇人時候,就喚你夫君了,嘻嘻。”

“真是個小妖精啊!”蘇宸心中感慨,也不知招惹了這個周嘉敏,究竟是福是禍,反正人生更加複雜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