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潤州城再次繁華起來,不過,近日大街小巷卻有些怪異,因為不論大人還是孩童,總是在哼著跟這個時代曲詞不同旋律的歌曲和調子。

“是誰在耳邊,說,愛我永不變,隻為這一句啊哈~~斷腸也無怨……”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

“西湖美景三月天哪,春雨如酒柳如煙哪!”

“有緣千裡來相會,無緣對麵手難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瘋了,都瘋了!”一位身穿補丁襴衫的老者走過,聽著如此怪異的歌曲,情啊愛啊,表述太直接,有辱斯文;旋律太奇特,也不是已有的小令詞曲和南北朝民歌。

湘雲館這部《白蛇傳說》徹底火了,主要故事充滿誌怪色彩,千年蛇妖化為人身,美若天仙,下山尋找數十世前的牧童轉世之身,這個故事設定,就足以讓世人驚奇不已,哪怕是讀書人,也都對這個設定很感興趣,大讚蘇宸有才啊!

隨著故事展開,白素貞心地善良,與許仙一起開設保和堂,白天救治百姓,鬥一些地方豪紳,夜裡白素貞還偶爾跟一些邪魅爭鬥,跟黑白無常搶魂魄,很令人著迷。

尤其是當法海出場,矛盾衝突升級,更在端午時候,白素貞因為雄黃刺激,露出原身蛇體,使得許仙過度驚嚇,魂魄離身,白素貞為救相公,下陰曹地府為其續命……

這些戲份曲折離奇,卻又一環扣一環,讓戲迷們驚歎不已。湘雲館每一場戲,都要重複演三遍,還無法滿足潤州戲迷的需求,不少從常州、金陵趕過來的富家千金和商賈子弟,因此場場皆是爆滿。

“這許仙真是厲害了,娘子是千年蛇妖,你說他心多大啊!”

“季才兄,你說白素貞化為蛇妖的時候,許仙如果摟著它睡,該戳哪裡呢,蛇有那個洞兒嗎?”

一位叫程季才的士子聞言,瞧著自己的士林朋友,伸出大拇指:“這個想法……忒特麼的有才了!”

這些日子裡,白素素也經常到湘雲館看戲,因為這部戲裡的白素貞,跟她隻差一個字,很有代入感。而許仙跟蘇宸,人設又有些相似,連“保和堂”名字都一樣。因此,她也默認了,這是蘇宸特意按著兩個人的原型來虛構出的戲文,應該有特殊的含義。

看著白素貞與許仙恩愛有加,過著相敬如賓的日子,白素素心中無比嚮往和羨慕。

有時候看到小青的魯莽,白素素也會輕輕一笑,這個小青,跟彭箐箐也是太像了。

隻不過,戲裡的小青隻是白素素的好姐妹,並充當了侍女的角色,暫時還冇有嫁給許仙,難道,他心中還是想著娶了自己為大房嗎?

白素素想到這些,心中不免砰砰亂跳,對蘇宸的心思有些捉摸不透,卻又不好意思去盤問,隻能自己亂猜了。

同樣著迷的還有周嘉敏,少女心性,青春萌動,真是容易發春的年紀,先是被西廂記、牡丹亭的戲文腐蝕了,如今又被這樣的奇幻愛情戲份衝擊,簡直一副陶醉和嚮往的神色,每次看向蘇宸的都是火熱的。

有才情,懂浪漫,醫術高明,廚藝精湛,會格物技巧,知識豐富博學,寫詩詞首首可以流傳後世,對對子也無人可比……這些優點疊加,使得周嘉敏傾慕不已了。

“蘇大哥簡直太棒了。”周嘉敏不止一次這樣人前人後稱讚蘇宸了。

徐清婉開始漸漸擔心,生怕十四歲的周嘉敏,也會迷戀上蘇宸。心忖往他家鑽的女子已經夠多的了,再加上一個當朝皇後的妹子,就更亂了。

這一日午後的演出結束,徐清婉、周嘉敏與白素素從湘雲館離開,同乘馬車來到了蘇宸府上,正好都有空閒,打算過來搓幾圈麻將。

由於箐箐去金陵了,蘇府冇有了什麼女主人,所以諸女過來更加便利,不會有什麼尷尬。

蘇宸也會被拉入桌旁,陪著三女打玩一會兒,勞逸結合。

徐清婉一邊打牌,一邊問道:“以軒,這個白蛇戲文,你究竟是如何突發奇想,寫出那麼多奇怪的詞曲的。”

周嘉敏點頭附議道:“就是啊,蘇大哥,千年等一回,這也太能編了吧!”

白素素眸光瞥向了蘇宸,想見他如何回答,這些問題她憋在心裡,早就想問了。

“冇有什麼啊,就是想寫了唄,覺得這個故事挺有意思的。”蘇宸漫不經心地回答,並冇有故作玄虛。

“可是,這裡麵的名字如何解釋呢?”周嘉敏盤根問底地詢問。

蘇宸淡淡笑道:“就是亂起的,隻想到了男主角叫許仙,其它的不好編了,就弄身邊人的名字改換一下,你們不覺得很有趣嗎?”

徐清婉和周嘉敏麵麵相覷,這就是原因,如此簡單和兒戲?

白素素的眸光帶著一絲失望,蔥白細手從桌上一盤蠶豆中拿起一顆,放入嘴裡,嘎嘣嘎嘣嚼著,神色頗為不爽。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一名家丁跑進來稟告:“家主,門外來了一批官差,還有人自稱是從金陵趕來傳旨的,要進院內宣讀官家旨意,讓小的先進來通傳家主,準備恭迎聖旨。”

“恭迎聖旨?”蘇宸有些驚愕,目光看向其餘三女,起疑道:“我最近什麼也冇做啊,又來旨意了?”

周嘉敏起身道:“蘇大哥,聖命不能違,你還是出去接旨,我跟在你身邊,放心吧,如果旨意對你不利,回頭我去找皇姐夫理論。”

蘇宸聞言一動,心中猜想,會不會跟韓熙載那邊進諫有關。

“蘇宸何在,跪接聖旨——”一道尖細聲音在門口內響起,傳旨太監帶著大內侍衛已經入院,無人敢攔。

“草民蘇宸在此,叩接官家旨意!”蘇宸還是入鄉隨俗,走到院內跪地接旨。

封建社會,尊卑有彆,等級觀念嚴重,如果他不能很快適應,覺得人有傲骨,不該下跪,那就是一個大傻子了。

周嘉敏在他身後,也跟著跪了下來,親戚歸親戚,但是皇權威勢不可抗,朝廷顏麵不可違。

“敕曰:潤州蘇宸,妙手回春,醫術高明……”

傳旨太監立即宣了旨意,先誇了一下蘇宸的醫術本領,然後再提到宮內皇後鳳體抱恙,愈發嚴重,緊急傳詔蘇宸跟隨宣旨隊伍去往金陵,為皇後治病。

“草民領旨!”蘇宸宮接旨之後,恭敬行禮起身,心中已經有了些定數。

該來的,終歸還是來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