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不覺初秋夜漸長,清風習習重淒涼。炎炎暑退茅齋靜,階下叢莎有露光。

在不知不覺中,一個多月的光陰過去,天氣進入了農曆七月中旬,酷暑終於消退,潤州迎來了夏末初秋,早晚漸漸有了絲清涼感,不再是一整日的炎灼悶熱。

城外的麥田開始泛黃,荷塘的蓮子漸漸成熟,這一切的轉變,都在大自然悄無聲息中完成。

蘇宸這一個多月在家中習武讀書,進步很大,一方麵惡補的文章典籍充實了自己的古文學問,另一方麵,一身武藝也漸漸提升,再對付幾個屑小之輩,不成問題了。

如果有刀在手,他自信可以對付幾個官兵,這是因為他刀法犀利,加上每日苦功,終於有了實力的提升,不過如今缺的就是實戰,冇有真正的殺過人命磨刀,缺少了血氣。

蘇宸也不著急,畢竟不論古今,隨便殺人都是不對的,屬於違法行為,他隻要堅持苦練,或許日後有上陣殺敵的一天。

這日午後,徐清婉過來蘇府,帶來一則訊息,那就是蜀國被宋軍攻打,宋軍大將王全斌派一支先鋒已經試探性地攻克兩座城池了。

“以軒,你覺得,蜀國真的要滅亡了嗎?”徐才女帶著幾分焦慮說道。

蘇宸想到後蜀的命運,微微點頭道:“應該挺不過半年吧!”

“啊?挺不過半年?”徐清婉被他的言論震驚到了。

蘇宸尷尬一笑道:“我就是預估而已,宋軍兵強馬壯,蜀國已經安逸多年,雖然宋軍暫時象征性地試探攻擊,一支先鋒就可以迅速連克兩城,很可能會暴露蜀軍的短板和軟弱,那麼北方虎狼之師,就會很快調整戰略,對蜀國進行全麵進攻,那時候,蜀軍抵抗半年可能就要亡國了。”

這是曆史的記載,北宋大軍全麵攻占後蜀開始,到孟昶向宋朝投降為止,隻用了六十六天而已。

一個偌大蜀國,隻抵抗了六十六日就被北宋兵臨城下,蜀後主孟昶冇有敢死守皇城,最後帶著十萬禦林軍和滿朝文武大臣直接投降了,可以說,相當的冇有骨氣。

連他的慧妃花蕊夫人都看不過去,寫了一首《述國亡詩》來抨擊,因此流傳千古。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

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在這首詩中,她通篇都是在罵人,但是卻通篇冇有一個臟字,還把蜀地男兒給罵了一遍,讀來當真是令人發人深省。

其實蜀後主孟昶年輕時候,還是挺有作為的君主,留心政事,放歸了宮中大批宮女,讓其自由歸家。他還向地方州縣頒佈了“戒石銘”,要求地方官員愛護百姓,撫卹流亡,節約開支。宮內生活也比較節儉,寢殿臥具,不用錦繡,盥洗用具,除了用一點銀外,多為黑漆木器。

在刑法方麵,推行輕刑,尤其在死刑方麵,更加謹慎。為了節約開支,三十年內不舉行南郊大典,也不放燈。所有這一切都對減輕百姓負擔,恢複和發展生產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與前蜀王衍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但執政三十年後,在孟昶執政的後期,他已過了四十不惑的年紀,似乎是想通“人生當及時享樂”的觀點,宮中生活逐漸奢侈,以至於所用溺器(夜壺),皆以七寶裝飾。由於他身體逐漸發胖,他外出時不能騎馬,而是乘坐步輦,垂以重簾,環結香囊,香聞數裡,人不能識其麵。

正是由於蜀中久安,宗室貴戚,達官子弟,宴樂成風,窮奢極欲;因蜀後主能力不足,一直無法糾正權貴階層弊端,整頓官場歪風,致使後蜀政治癒發**了。

徐清婉聞言後,神色暗淡,然後歎息道:“我與蜀國慧妃花蕊夫人神交已久,時常有書信往來,相互討論詩文,這些日子因為蜀國被宋軍進攻,朝政不穩,因此她的來信中,充滿了擔憂,清婉也是因此得知,宋軍開始攻打蜀國了!”

蘇宸冇想到徐才女交友圈如此廣泛,竟然與蜀國的花蕊夫人都有交流,真是才女惺惺相惜啊!

“以軒,你這麼有才能,不知可有為蜀國解困之法?”徐清婉忽然問了一句,眼神盯著蘇宸,滿是期待神色。

“我?為蜀國出謀劃策?”蘇宸有些驚愕,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自己既非蜀國人,又不是什麼縱橫捭闔的謀士,能為蜀國出什麼解困之法?

徐清婉點頭,帶著幾分崇慕之情,說道:“對啊,你文采出眾,見識過人,有江左第一才子之稱,說不定有辦法呢?”

蘇宸苦澀一笑:“什麼江左第一才子,這都是外麵謠傳而已,你還當真啊!”

徐清婉麵帶微笑道:“你江左蘇郎的才名,已經遠播諸侯列國,可不侷限於江南唐國了,聽說北方的宋國,蜀地,越國等,都在流傳你的詞作和戲文了,花蕊夫人對你的詩文和傳奇小說故事,都十分欣賞、推崇,字裡行間,也有詢問江左蘇郎的意思!”

“……”蘇宸有些無語了,自己的虛名似乎傳的有點廣了,福禍相依啊!

可是,以蜀國後主的性格,擁有十萬軍隊都不抵抗,直接投降的慫包貨,給他出謀劃策,基本冇啥用啊。

再說這個時期的北宋軍隊,傳承北周的虎狼之師,常年作戰,跟北漢打,跟契丹打,年年作戰,是整個大宋朝歲月裡最強的軍隊了,而蜀軍常年無戰事,軍械老化,缺乏訓練,多是老弱殘兵,已經冇有什麼戰鬥力,與北宋軍隊硬碰硬,基本是以卵擊石,完全不堪一擊。

即便是諸葛孔明覆生,能否扭轉危局,幫助蜀國守住北宋大軍的長驅直入、所向披靡,也是未知數了。

就自己啃這點兵書,麵對蜀國這種岌岌可危、幾乎不可扭轉的局勢,能有什麼作為?

蘇宸歎道:“你們太高看蘇某了,兵者,國之大事,乃是陽謀,絕非幾個小聰明兒就能轉變。兩國交戰,比拚的是國力、軍力、財力,以目前蜀國的形勢,朝廷**,軍中武將,兵甲陳舊,缺乏訓練和戰事磨礪,麵對常年征戰的宋軍精銳,根本就抵抗不住,非一人之智所能救也,蘇某實在是鞭長莫及,愛莫能助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