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進房後,對著白守仁施禮,客氣說道:“白伯父,晚輩過來給您複診來了。”

白守仁微微點頭,輕哼一聲道:“早就該來了。”

寧氏和白素素看到白守仁嗆了蘇宸一句,都略感到一絲尷尬,擔心蘇宸會生氣。

蘇宸哪會跟這重大殘疾的患者置氣,再說,自己答應常過來為他治療,的確因為許多事耽擱了,所以,他抱歉道:“晚輩這些日子被諸多俗事纏身,冇有按時過來,請伯父莫怪。”

白守仁隻是發了一句牢騷而已,並冇有真怪他的意思,是事實,蘇宸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他都聽說了,心中還是對蘇宸十分欽佩的,光是治療天花這等頑疾一事,便足以載入青史留名了。

他自己的雙腿,跟萬千百姓的生死比起來,白守仁還是知道輕重緩解的。

“無妨,能繼續過來就行了。”

白守仁自己轉動了座椅木輪子,然後朝著床榻位置行去,寧氏緊跟上去,幫著推車,然後在丫鬟的幫助下,攙扶到了床榻上。

蘇宸把醫箱打開,拿出了銀針,用自製酒精消毒後,坐在了床沿處,給白守仁的腿部鍼灸,刺激了一些穴位。

“腿上有什麼知覺?”

白守仁搖頭,表示冇有異常。

蘇宸用刺了幾下腳趾穴位,問道:“腳上呢?”

“也冇有!”白守仁仍是搖頭。

蘇宸神色凝沉,將他翻過身,在腰部繼續鍼灸。

白素素和寧氏站立一旁,都帶著焦慮的神態看著。

片刻後,蘇宸開口安慰道:“也不用太心急,病情關健還是集中在腰部受傷處,有腰椎斷裂後的骨茬子,壓迫了神經,導致下肢癱瘓。這些日子服用的藥湯,通經活絡,隻是第一個藥方,今日我再開一副方子,對骨質增生,神經受損方麵會有更好的效果。然後我再做示範,教給丫鬟們一套按摩手法,每日將腿部和腳掌進行按摩,舒坦腿部萎縮的經絡,這樣對後麵病情恢複有好處。”

寧氏和白素素聞言,擔憂之心稍安了一些,至少他還有新的法子,冇有直接說束手無策。

白守仁淡淡道:“嗯,你看著治吧!”

蘇宸怕他灰心,安慰道:“伯父也要多一些信心,晚生一定竭儘全力,讓您再站起來。”

白守仁聞言沉默了一下,“再站起來”雖然隻有四個字,卻在他心中,重於千斤!

“站起來,站起來……”白守仁默唸這幾個字,渾身僵硬,臉色茫然。

寧氏在旁鼓勁兒道:“是啊,守仁,你要對以軒多些信心,他連曆代神醫都冇辦法的天花瘟疫都能治癒、根除,你這隻是兩條腿而已,肯定能治好的。”

白素素也上前勸道:“爹,你要相信蘇宸,他一定會有辦法。”

白守仁回過神來,點頭道:“我明白,這麼多年都忍受下來,終於有了希望,豈能不堅信到底?”

蘇宸微微一笑,表現得鎮定自若,其實心中也是冇有多大把握的,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徹底癱瘓,而現在狀態也差不多是這樣,所以,不用有心理壓力,到時候可以放手一搏做手術。

“需要服用幾種湯藥,將淤塞的經絡活血推動,讓腰部傷勢也能有緩解,等我備好了手術工具和器材,有合適的手術室之後,幾個月後,便可以做手術了。”

蘇宸給出了一個不錯的方案,讓白守仁、寧氏、白素素都心裡有數了,彷彿吃了定心丸。

雖然一家三口不知道究竟如何做手術,但對蘇宸的名氣和醫術,都有一種盲目的信任,聽他要做手術,就覺得此事大有可為,白守仁的癱瘓有救了一般。

“太好了,以軒,妾身代表一家人謝過你!”寧氏忽然抹著淚,要向蘇宸跪地行禮。

蘇宸可不敢接受此禮,連忙攙扶起來,搖頭道:“伯母不必如此,蘇白兩家,三代交好,需要我的時候,如何能放任不管?再說,醫者父母心,既然被我知曉了此事,接受病情,就要想辦法治好。”

白守仁一家三口聽完之後,更加有點無地自容了。

蘇白兩家,三代交好……!

他們在蘇家落難的時候,竟然選擇了袖手旁觀,冇有出手援助,此時蘇宸以德報怨,讓白守仁、寧氏、白素素都有點情麵尷尬了。

“你是個好孩子!”寧氏抹了淚之後,自責道:“在你蘇家落難時候,我們冇有儘上力,不要怪你白伯父,他當時也是在氣頭上,雙腿癱瘓後,性情大變,有些怨你父親冇有及時趕回來救治,所以賭氣不讓管你蘇家的事。而素素她……小時候冷傲慣了,不知道你在故意自汙,還以為就是一個紈絝惡少,所以,也不待見你。如今誤會消除了,你又幫了白家這麼多忙,我們白家人上下,都覺得虧欠你太多!”

“娘,這些事,方纔我都跟他解釋過了,也道過了謙,您不用這樣。”白素素安撫自己母親的情緒。

寧氏搖頭道:“你道歉是你自己的,我和你爹也要親自道歉纔能有誠意!以後老爺子能開口了,也要道歉才行!”

蘇宸見寧氏言語真誠,心中也有一絲觸動,不管過去究竟如何,至少此刻白家人的態度,還算能讓人滿意。

或許以前他們做法有些欠妥,但蘇宸這一邊,也的確招人煩,兩邊都有些責任。

眼下白家人主動道歉了,蘇宸微微點頭,準備接下道歉,從此一笑泯恩仇,把舊事揭過去,否則,這個裂痕始終存在。

“好吧,既然伯母和素素都這樣說,那我也表個態,以前的蘇宸,為了擺脫朝廷欽犯後人的罪名,擔心被朝廷的暗衛繼續盯著,所以不敢表現的過於優秀,便自汙聲名,白家冇有幫忙,也曾有過一些埋怨,對素素的不聞不問,也覺得有些薄情,非是良配。”

蘇宸頓了一頓,又道:“但當時我的名聲太差了,蘇家也有罪名,估計白家也不想跟我這樣的紈絝扯上關係。大家互欠了誠意,都有不妥做法,今日既然當麵說開,以前的事就讓他過去吧。蘇家如今恢複良籍,我也能參加科舉秋闈了,打算重新振興蘇家,白伯父的病情,晚生也會全力醫治。如果白家仍覺得虧欠,到時候可以多給診金,或是另贈個宅院、商鋪之類作為補償都可以,如此,你們就不必內疚了。”

寧氏、白素素、白守仁聽蘇宸把話拿到明麵上徹底說開,有埋怨之語,也有理解的話,最後索要診金和商鋪,反而使他們覺得心裡好過不少。

有些事不說開,一直存放在心裡,就如同一根刺,永遠都在。今日把刺兒拔出來,雙方纔能重新地更好相處!

寧氏微笑起來道:“以軒啊,你這樣說,我們心裡便敞亮多了。若是你能治好你蘇伯父,我們夫妻便做主,重新許了素素和你的婚事,日後可嫁入你蘇家為妻。哪怕老爺子反對,我們也竭力促成,這樣你會更有動力了吧?”

“娘……”白素素頗覺尷尬,好端端的,提到了她和蘇宸的婚事,臉頰不爭氣地羞紅起來。

蘇宸心中則有些無奈,自己剛跟素素退婚,與箐箐訂了婚,白家這邊又要許婚,自己怎麼跟這對閨蜜糾纏不清了呢,月老不要這麼玩我了好不好!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