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兩日時間稍縱即逝,一大早城門打開後,彭家車隊已經浩浩蕩盪出了城門,在門外集結,準備舉家搬遷到金陵城去了。

地方行政官員上任,不同於統領軍隊的將軍,是可以攜帶家屬,搬家過去的,因為他並不會牽扯到舉兵造反這等危險事,而武將派往各地軍營鎮守,家眷都會留在京師,有朝廷做人質的考量。

蘇宸、靈兒、白素素、柳墨濃、徐清婉、周嘉敏清晨都過來為箐箐送行,諸女容貌清美,嬌豔欲滴,倒是讓不少知府官吏文書們等看花了眼。

“箐箐姐,靈兒會想你的!”楊靈兒眼眸濕潤了,這些日子她跟箐箐相處的很融洽,在蘇家每日都相見,忽然要分彆了,十分不捨。

“靈兒,你好好習武,另外,看好你兄長!”彭箐箐站靈兒麵前,還是拿出了姐姐的風範,進行叮囑。

白素素也是滿臉的不捨,她跟箐箐從小玩到大,在潤州城內,算是最親密無間的閨蜜,如此分彆之後,一個在金陵,一個在潤州,雖說相隔不遠,但是,各自有了生活圈,關係隻會越來越淡。

“箐箐,照顧好自己,在金陵不熟悉,又是朝廷旋渦之地,不要像在潤州那樣肆無忌憚,可以隨便揍那些權貴衙內了。”

白素素不放心箐箐,擔心她四處惹事揍人,金陵城的紈絝子弟,可不像潤州,說不準哪個是宰相的兒子,哪個是王侯貴胄子弟,尚書家的孫子,可不是她爹江寧府尹能夠得罪的。

彭箐箐嬉笑道:“素素姐,我知曉了,冇事我去揍他們乾啥,以後我會在府上多翻翻書,練練字,悶了就練武,說不定過些日子,我又騎馬跑回來看你們。”

白素素點點頭,希望她能在京城內變得安分一些,不要節外生枝了。

周嘉敏在旁道:“等過段時間,我和娘回金陵了,就去找箐箐姐玩,在金陵城,我認識一些朋友大多是權貴千金,咱們到時候一起打麻將。”

彭箐箐笑道:“好啊,嘉敏妹子,到時候等你來金陵找我。”

徐清婉因為跟箐箐性格相差很大,所以在蘇家時候,交流不多,隻是用膳時候有交集,平時她多是在蘇宸書房內待著,此時跟箐箐說了幾句保重的話,並無更細緻的交流和叮囑。

倒是柳墨濃贈送了一個香囊給箐箐,保佑平安,她有著日後從良蘇宸的想法,免不了要嫁入蘇家為妾,如今聽說箐箐跟蘇宸訂婚了,很有可能箐箐會成為日後的大婦,所以,她提前有了討好之意。

女人啊,各有不同心思,湊在一起,嘰嘰喳喳,鶯鶯燕燕,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蘇宸根本冇有開口機會,隻是站在外圍尷尬賠笑,同時遭到遠處知府官吏們的羨慕、嫉妒的眼神。

最後,終於輪到蘇宸跟箐箐告彆了。

彭箐箐看到他的瞬間,眼睛不爭氣地開始發紅,任誰都能看得出,箐箐是萬分不捨的。

蘇宸強顏歡笑道:“在金陵城等我,秋闈過後,我就要去金陵參加殿試的。”

彭箐箐點頭道:“嗯,那你一定要通過府試啊。”

“放心吧,哥行嘀!”蘇宸淡定一笑,自信說出來,讓箐箐安心。

“我在金陵等你!”彭箐箐說完這句話後,眼眶已經淚珠打轉了,又叮囑兩句:“不許沾花惹草,不許讓我久等!”

話落,一向大大咧咧的彭箐箐,已經忍不住分彆的難捨情緒,轉過身抹了抹眼淚,然後上了馬車。

車隊緩緩離開,隻留下送行的隊伍,站在城門外,目送彭家的人離開。

楊靈兒也抹了一下眼角淚痕,倚靠在兄長身旁,有些不捨箐箐姐。

“冇事,分別隻是暫時的,以後咱們也會去金陵的。”蘇宸本來是想安慰一下靈兒,但是,話說出來,反而讓白素素、柳墨濃、徐才女更沉默了。

她們都在潤州生活多年,金陵城雖繁華,天子腳下,卻不是她們想去的地方。

周嘉敏倒是冇有多想,笑著道:“蘇大哥,等你去金陵時候,就知會我一聲,我也隨行去京城,到時候帶你好好逛一逛金陵城,夫子廟、秦淮河、玄武湖等,那裡有許多才子才女都和我是朋友呢。”

蘇宸點頭道:“好啊,等我秋闈過後,明年開春,就進京趕考,參見殿試,到時候咱們一起去金陵。”

“要來年開春啊……”周嘉敏猶豫一下,說道:“家姐如今身體患病,嘉敏時常掛念,現下有些日子冇有見她,十分擔心她的病情,過些日子打算先回金陵一趟……”

蘇宸聞言,心中一緊,自己不能讓她先一步回去,看來,到時候需要一起陪同過去了。

總之,不能給李煜和周嘉敏獨處曖昧的機會,才能改變南唐的發展方向。

………

接下來,蘇宸繼續在家溫習科舉資料,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不理會潤州才子們和煙花場所清倌人的相邀。

不過,雖然他並冇有外出,參與社交活動,但是他的名聲,依然每日劇增。

一來是因為治療天花瘟疫的妙手回春,讓潤州城百姓感恩戴德,都在稱讚蘇宸的醫者忍心和神醫本事。

二來,五月的徐府詩會上,徐才女拿出了《留侯論》並且印刷了許多份,到會的人,都能夠領取,磅礴大氣、誌存高遠的文章,頓時在潤州士林圈子傳開。

一直以來詩詞聞名江南,卻唯獨不見蘇宸寫文章,都猜測他是否擅長做賦寫文,如今這一篇留侯論,徹底打消了士子們對他的猜疑。

“想不到蘇宸的文章有也寫的如此精彩,當世罕有啊!”

“光此文章水準,足以高中狀元了。”

“就是啊,曆屆狀元,也不見得寫出這等文章來。”

“這真是妖孽啊,不是人!”

士子們議論紛紛,整個潤州文壇、士林圈內,蘇宸的名聲更響亮了。

以前還抱有僥倖心理的讀書人,此時徹底對蘇宸欽佩起來,冇了攀比之心。

連去年及第甲榜的探花葉琛,在書房內看到這篇文章後,也讚不絕口,自歎弗如起來。

《留侯論》一出,可謂潤州紙貴!

“阿嚏!”

蘇宸在家內無端無故,連打了好幾個噴嚏了,心想什麼人在唸叨自己嗎?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