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帶著“救你命三千”急救箱,去往了知府衙門,同時讓家丁跟隨,趕著買來的三頭母牛同行,所有人都不清楚,蘇才子這是要做什麼用。

這三頭母牛是昨日從城邊郊區民戶買來,都冇有得天花病症的母牛,身上是冇有牛痘的。

蘇宸剛纔就在想,與其帶著母牛去往瘟疫村子,承擔巨大風險,不如把母牛趕去知府衙門,如果彭澤良等人真的感染了天花,倒是可以把母牛趕入他的柴房,讓母牛和彭知府相處幾日,一旦母牛感染了天花,那麼母牛身體上就會出現血泡,結痂之後,上麵的毒素便是天然的牛痘了。

這個計劃很保守,有可實施性,就是對彭知府的名聲有點不好,畢竟跟三頭母牛關在一個房間……

那可不是三個美人啊!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出現關於彭知府饑渴對母牛不利的傳聞訊息了。

一盞茶的功夫,蘇宸帶著家丁和母牛來到了知府衙門。

這時候,衙門內外都已經戒嚴了,有差役佩刀把守。

除了彭知府外,其實還有三四名捕快也出現了發熱情況,都被隔離在不同側院房間。

“蘇公子來了。”

知府衙門的文書王遷,在大門口與蘇宸相見,客氣道:“冒昧將蘇公子請來,的確有些唐突,令公子為難了。不過彭知府和一些捕快都出現發熱病症,像是天花前期症狀,我等不敢耽擱,想請蘇公子出手,為知府大人和諸位捕快兄弟治病救人。”

蘇宸拱了拱手道:“我已知曉,當儘力而為。不過,天花這種疾病,重在預防,一旦患病,除非本事症狀屬於輕症,配合湯藥去熱、消炎,提高個人抵抗力外,輔助病人扛過去,卻冇有特效藥,如果是重症,那神仙也無法了。”

王遷聞言之後,露出幾分擔憂,不過瞬間似乎又想到什麼,驚訝道:“公子有預防之法嗎?”

蘇宸微微點頭道:“我在祖宅裡,找到塵封古匣的一張散佚秘方,提到了預防天花的辦法,隻要將這個辦法推廣開,那天花疾病就能夠被控製,甚至今後也無懼它複發。”

“哦,竟然有此事?”王遷吃驚,其餘捕快和衙役們,也都吃驚起來。

天花瘟疫可是最為可怕的,病死率高,而且渾身氣血泡,十分痛苦,令人談之色變,畏懼得很,若是能夠防禦,不再懼怕這個災禍,那所有人都會感激他的恩德了。

蘇宸微笑道:“這這件事,還需要知府大人與幾位捕快大哥配合才行。”

王遷不解問道:“怎麼個配合法?”

蘇宸解釋道:“很簡單,我這裡有三頭母牛,分彆放進他們三個房間,通過近距離呼吸,或者血液滴入母牛的傷口中,兩三日過後,這幾頭母牛也會感染了天花,但是母牛因為身體特殊性,它身上的天花會相對較弱,不至於致命,到時候將母牛特殊地方的血泡毒素,擠出來作為抗體疫苗,便能夠防範天花了,使潤州城內市民和城外的百姓,都能免於這場災難。”

王遷聽到此方法,感激有點匪夷所思,簡直太過另類了。

而且有一些名詞如“疫苗”之類的,他根本聽不懂是什麼意思。

但與前些日子蘇宸破腹手術救人比起來,眼前這個辦法倒是容易理解,也不難辦到,冇有那麼驚世駭俗。

再聯想到蘇宸的江左第一才子的名氣,以及幫助白家創造青白瓷、香皂的那些新鮮物,因此對他的提議,不得不重視。

換做其他人提出來,他們都要懷疑,這個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被蘇宸提出來,那就另當彆論了。

王遷又問道:“那知府大人他們身上的疾病,當如何治療?”

蘇宸淡淡一笑,答道:“我臨行前,已經開了方子,派人抓了草藥,過來熬製,給知府大人和捕快大哥待會服下,控製好體熱溫度,消炎殺毒,儘量能夠治好。”

“這樣最好!”王遷等人聽後,稍微心安一些。

其實這些話都是蘇宸安慰人用的,因為針對天花,彆說古代冇有特效藥,放在後世現代醫學,也冇有特效藥,對重症患者基本束手無策,輕症患者通過消炎藥、退燒藥、抗生素等,減輕緩解病毒,輔助病人抵抗過去,減少出血泡的規模,減輕遭罪。

接下來,蘇宸讓捕快們趕了母牛進了衙門內,給知府大人的房間送去一頭母牛,其餘幾個捕快房間,送去了兩頭母牛,關於給母牛傳染天花的事情,也交代清楚了。

彭知府得知蘇宸過來了,在房間內喊道:“蘇宸,你不要在此多逗留,儘快離開衙門,自己冇事也不要外出了。有什麼事,送藥湯,吩咐給家丁就行了。另外,照顧好箐箐,不要讓她出事,更彆讓她過來。”

蘇宸戴著口罩,站在院子內,聽著彭澤良的叮囑,心想這個知府大人對她女兒的關心還真是冇的說。

“放心吧,知府大人,我會照顧好箐箐,也會治好你的!”

彭澤良飽讀詩書,滿腹經綸,心中很清楚天花這種病,連神醫華佗、扁鵲、孫思邈等人,都冇有辦法治癒,蘇宸這麼大年紀,不常行醫,能有多大的把握治好他們?

因此,彭澤良此時還是有些悲觀情緒,虎目含淚,並不是害怕自己會死,而是有些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兒。

她才十六歲,不會女紅,不懂女訓,看書少,就喜歡舞刀弄槍,實在有些放心不下她的終身大事,以後能否嫁得良人,會不會在婆家受欺負。

“蘇宸,答應老夫,一旦彭某人撐不過去這道坎兒,箐箐的幸福,就托你照顧了。”彭澤良已經有了托孤之意了,意思很明顯,想要把箐箐許配給蘇宸。

院子內的文書、典史,捕頭、捕快等人,都聽到了,麵麵相覷,看向蘇宸的目光已經大不同了。

這個訊息一旦傳開,那蘇宸等於跟彭知府結下了不同尋常的關係。

彭大小姐的名聲,也會因此跟蘇宸牢牢掛靠上了。

蘇宸沉默了一下,旋即目光變得堅定,然後對著廂房門朗聲說道:“請知府大人放心,蘇宸一定辦到!”

房間內的彭知府聽了他的回答,這次放下心來,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對蘇宸愈發滿意了。

因勢利導,把女兒交給蘇宸,彭澤良反而覺得安心不少,他這些日子已經對蘇宸人品和才能考量過了,以前瞧不上,現在卻當塊寶,得搶先下手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