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丁家在潤州城的口碑直線下降,已經到了民怨沸騰地步,大街小巷都在傳言各種版本,雇凶殺人,下毒害人,尤其牽扯到了白家、蘇大才子,話題性更大在發酵!

最近兩日,從丁家嫡繫到旁係,訴訟案件不斷,知府衙門嚴格審理,按證據抓人,使得丁家雞飛狗跳,不得安寧,一片愁雲慘淡了。

幸虧丁殷在其舅殷刺史離開潤州時候,就提前去往常州城躲避風頭了,否則他也會被知府衙門提審查辦。

與此同時,在生意方麵,白家趁機聯合眾多豪門巨賈家族,一起向丁家施壓,斷貨源,壓低價,取消訂單,地痞搗亂等,使得丁家備受打擊,挫折不斷,一些作坊、商鋪都關門歇業了,酒樓整頓,直接影響了進賬,財產縮水。

丁躍溪在府上商議對策,聽著各商鋪、作坊掌櫃的彙報之後,心中暗自叫苦,帶著怒氣,拍案喝道:“真是欺人太甚!”

各掌櫃全都寒蟬若驚,不敢多發一言。

丁躍溪又發現了來的掌櫃人數不對,似乎少了三人,詢問起劉掌櫃、王掌櫃、齊掌櫃的情況。

“家主,油鋪子的劉掌櫃,被人圍毆了,臥病在床。”

“雜貨鋪子的王掌櫃身體抱恙,今日不過來了。”

“米倉齊掌櫃出門被馬車傷到,中途回去了。”

有人在解釋其餘三位掌櫃今日不過來的原因。

丁躍溪聞言後,鐵色發青,以他的世故圓滑,自然可以猜到,這裡麵有人是真傷了,有人則是在裝病,藉機不來,要脫離跟丁家的關係了。

“大難臨頭各自飛!”丁躍溪心中冷哼,暫時也冇時間去計較、迫害叛徒,當下如何穩住眾人,通過難關,纔是關鍵。

“丁家麵臨局麵,爾等可有化解之法?”

眾掌櫃麵麵相覷,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都苦惱搖頭,委實冇有什麼好法子。

以他們的本事,如果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力挽狂瀾,也不會在這隻當個掌櫃了。

丁躍溪見眾人沉默,也頗感無奈,他此時更加體會到了無助和無奈,同時也有些羨慕,當時白家在這個危急關頭,出現了一個蘇宸,幫助白家渡過難關,扭轉敗局,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真乃大才之人啊!

為何丁家就冇有這個運氣呢?難道就因為冇生個像白素素那樣花容月貌的閨女嗎?

丁躍溪此時終於意識到,家有貌美千金的重要性了。

.........

這幾日間,蘇宸暫時不出門了,免得丁家兔子急了亂咬人,特彆是他導致丁家如此衰敗,估計丁家人上下都恨死他了。

蘇宸從白素素那裡得知不少內部訊息,丁家已經樹倒猢猻散,關閉了不少的商鋪,或盤對出去,或低價拋售,似乎有意要暫退風頭,搬家去往常州發展家族生意的想法,潤州這邊生意,暫時要保持低迷狀態了。

“丁家也有今日啊!真是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蘇宸嘴角溢位一絲笑容,對丁家的衰敗和落魄,感到出氣解恨。

但蘇宸也很有自知之明,不會自我感覺良好,現在就出去擺出勝利者的姿態,反而變得更加低調,大門不出,二門不入,就待在家裡,裡外都有護院看守,還有胡忠賢這等高人居中保護,十分的安全。

當然,蘇宸在家也不是純閒著,而是在複習備好科舉了,每日翻閱“科舉秋闈十年真題解析和解元例文”以及“春闈十年真題解析與狀元榜眼探花例文”,跟他當年參加中文係考研刷題做法差不多。

徐清婉則經常來到蘇府,幫他溫習科舉考試的經書典籍,講解許多文選、駢賦的寫法。

蘇宸雖然不擅長寫古代散文、駢賦,但是見解和思路還是足夠開闊,也有中文係研究生的學習方法和理論知識,往往能夠舉一反三,很好消化吸收,並提出後世學者的一些新看法,讓徐清婉時而詫異,時而驚歎,更覺得跟蘇宸在一起討論文學,可以收穫良多。

“以軒,你真的不寫一篇駢文,讓我過目一下嗎?”徐清婉冇有見過他真正寫過科舉考試的文體,所以,十分好奇,不斷試探。

蘇宸當然不會獻醜,暴露自己短板,而是故作高深道:“不愛寫這種文體,冇有興致,等時機成熟,再動筆了。”

“可是秋闈隻剩下三個月了,你一篇也不寫,讓我如何指導,給出建議?”

蘇宸心想自己在課本中,能記下的完整宋代文章,就那麼幾篇,可不能隨便寫出來,隻為讓才女一樂,自己當然要留在關鍵時候使用。

所以,蘇宸搖頭否定,就是不肯下筆展露,越是如此,徐清婉就越好奇。

至於周佳敏,這段日子也會經常過來,起初還是跟著徐才女一起登門,等跟蘇宸熟悉了,她就直接從家出發,不去徐府,而是自己上門來蘇家玩了。

蘇宸為了大周後的病情,為了南唐的局勢,為了韓熙載的謀劃,他隻能選擇穩住這個愛浪漫的少女,拖住周佳敏回去金陵城的時間,爭取無限延後,最好是等自己治好大周後,那時候周佳敏再去見到李煜,很可能李煜就冇有機會下手了。

“真特麼的不容易啊,為了朝廷大事,南唐國祚,自己隻能做個犧牲,用顏值和才華,勾住這個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小周後了!”

蘇宸對周佳敏格外殷勤一點,不像對待其她女人那樣,木訥遲鈍,感情弧反應慢,不懂故意討好之類。

他麵對周佳敏時候,可是很上心和熱情的,破例給她寫了幾首新詞,甚至還甩出了兩首柳永的詞,一首為《玉蝴蝶》一首《八聲甘州》,讓周佳敏愛不釋手。

連徐大才女事後得知,也有些酸意地朝蘇宸討要一首新詞才肯放過他。

“你對嘉敏,似乎過於熱情,難道......你不會對她有了非分之想吧,她纔剛到十四歲!”徐清婉在書房裡質問蘇宸。

蘇宸聞言,大感冤枉,但是心中苦衷,卻又不能說出來,隻能含糊其辭道:“十四歲也不小了,有些百姓家裡的姑娘,都出嫁了。”

在古代成婚年紀早,有多種原因,一是女子非主要勞動力,總在家吃糧,貧戶百姓一般會早些把女兒嫁人,減少口糧,而且得到一些嫁妝,好給家裡兒子籌備婚事。二是受律法限製,朝廷為了休養生息,增加人口繁衍,往往會規定讓百姓家女子早點嫁人。

但是,達官貴族、富賈鄉紳家的千金,因為家境好,嫁娶之事牽扯門當戶對,一般都是十六七歲才嫁人,不會過早嫁出,除非因為政治聯姻,或是某些關係急需鞏固,纔會十三歲過早出嫁,比如長孫皇後十三歲嫁給李世民,蕭皇後十三歲嫁給楊廣,多是政治聯姻。

“那是貧寒百姓家的女子,纔會那麼早出嫁呢!”徐清婉辯解。

蘇宸心想,自己不留住周佳敏,她要是回去金陵皇宮,恐怕再過一個月,就能被李煜給辦了,那才叫摧殘花朵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