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城,刺史府。

這是刺史殷正雄的府邸,占地數十傾,成南北走向,五進五出,樓台建築成群,門牆高丈,防守嚴密。

在府邸大門上有一塊鍍著黃銅的匾額,“殷府”兩個字赫然奪目,數十顆拳頭大的銅釘鑲嵌在門麵上,在晨陽照射下閃著亮光,門庭前兩座石獅的盤踞,烘托得格外氣宇不凡。

次日清晨,丁殷就帶傷來到了殷府內,麵見自己的親舅舅殷正雄,來訴苦求助,痛陳那蘇宸如何囂張,目中無人,仗著搭上了幾個女人關係,有知府、徐家、周家的女子庇護,把他給打成重傷。

殷正雄看到丁殷包紮的如此嚴重,幾乎被擔架抬下來的,頓時大怒起來:“好個蘇宸鳥人,這廝竟然敢把我殷家外甥打成這般程度,目無王法,看我不派人把他抓入軍中大牢懲治一番,即便是彭澤良那個知府,也無權乾涉。”

“多謝舅舅為我做主啊!”丁殷痛哭流涕,卻完全都是裝出來的,今日故意包紮成如此慘狀,就是要刺激殷正雄,激起怒氣,下令拿人。

“隻要有我在潤州做刺史,還輪不到這些低賤之人來欺負丁家!”殷正雄冷哼一聲,直接下令,讓親衛過來,去召喚一名指揮使過來聽令。

丁殷聞言,心中偷樂,嘴角上浮現一抹陰毒,這下看蘇宸如何能承受刺史舅舅的怒火了。

良久後,指揮使任從明進入刺史府,抱拳道:“刺史大人,喚屬下過來,有何吩咐?”

殷正雄一臉肅穆,語氣發寒道:“潤州城有一亂徒,目無法紀,重傷了本刺史的外甥,至今逍遙法外,這廝仗著與那彭知府有點瓜葛,便囂張跋扈,你帶兩都步兵隊,圍住蘇家,擒拿亂徒蘇宸,誰來阻攔,都不必理會!”

“遵命!”指揮使任從明拱手行禮。

南唐的軍隊製度一半取自大唐,一半結合五代時期特點,通常五人為一列,設伍長一名。

五列為一旗,設旗正一人,副旗正兩人。

四旗為一都,有一百名士卒,如果是步兵,設都頭一人,副都頭兩人;若是騎兵的話,設軍使一人,副兵馬使兩人,叫法不同,但級彆差不多,在副兵馬使和副都頭之下,還有十將、將虞候、承局和押官等職務。

五都為一營,有校尉之職;五營為一軍,設指揮使;十軍為一廂,設都指揮使!

都指揮使級彆再往上,便是節度使,或將軍、刺史,具體是哪一種職務統領,主要看駐軍地點,軍隊性質,是節度鎮軍,還是府兵、團練兵,或出征打仗的軍隊了。

殷正雄揮了揮手,讓他抓緊去辦。

任從明點頭,轉身離開,剛走過前堂庭院,還冇有到大門口時,就聽到府外腳步聲嘈雜,有一群人進入了殷府門內,走在最前的人,手持一道黃色絲綢卷軸,穿著一身太監服飾,高聲喝道:“聖旨到,潤州刺史殷正雄接旨!”

殷正雄臉色驚愕,實在想不到,會有什麼聖旨下達,上一次給他頒聖旨還是五年前,從常州刺史調任到潤州的時候。

“臣殷正雄接旨!”殷正雄恭敬跪拜行禮,院內的所有人都跟著下拜。

“敕曰:刺史殷正雄鎮守潤州,兢兢業業......”

聖旨上,先是把殷正雄誇讚幾句,然後提及刺史職務調動,殷正雄將從潤州調往筠州擔任刺史,屬於平調。

但是,潤州可是南唐東門戶,離著京師金陵城很近,屬於上三州,而筠州則處於內陸,在洪州的西南,經濟貧乏,等於下三州了。

筠州位於江西道的山嶺與江水之間,山高路遠,不論是戰略性,還是重要性,經濟財力等都不行,對於南唐人而言,此州稍微有名一點的事,或許是初唐四傑中的“楊炯”曾在那任過縣令,留過一兩詩篇。

“刺史大人,接旨謝恩吧!”傳旨太監陰陽怪氣地笑了笑,督促刺史接旨謝恩。

“臣殷正雄接旨,叩謝陛下皇恩!”殷正雄儘管心中失落,甚至有些不服氣,但是也不敢抗旨,畢竟這是平調做官,又不是削官為民,抄家滿門,所以,還是能接受的。

傳旨太監又說道:“刺史大人,官家口諭,讓你接到聖旨後,立即交出當地守備府兵、團練軍的兵符,明日便離開潤州,趕往筠州,不得與軍中將士再做交流,如果有任務、大事情未完,可寫在信箋上交待,留給新刺史去做。”

殷正雄臉色有些難看,這樣限製他,明顯朝廷對握兵的刺史調動時有戒備,擔心刺史、節度使等擁兵自重,不肯輕易離開,或是要慫恿將士挽留,鬨一些幺蛾子。因此,傳旨太監親自監督,背後跟了著一個營的禁軍甲士,名義上護送聖旨和太監傳旨,也有提防、威嚇之意。

“刺史大人,那蘇宸的事......”任從明上前低聲詢問。

殷正雄擺了擺手,歎口氣道:“算了吧,彆節外生枝了,留下一個爛攤子,誰去善後啊?”

他明日就要離開,還有許多事要安排,比如搬家,攜帶家眷和財產等,已經冇心思再處理小輩之間的恩怨了。

何況抓了蘇宸在軍中,很快軍營就不歸他管控了,等他一走,彭知府和白家等,也會因為蘇宸受欺負,繼續對丁家下狠手,這是他不願看到的事,所以,此時有了寧事息人的想法。

丁殷在旁邊已經隱約聽到了,表情目瞪口呆,感覺到自己這次算計終成空了。

“蘇宸啊蘇宸,你這廝走了什麼狗屎運,怎麼屢次算計,都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呢!”丁殷心中咒罵,頗感到了無語,也有著無奈。

自從一個半月前,城外踏春,白素素拿出蘇以軒的詩詞之後,以這個蘇才子之名就落了丁殷顏麵,此後,凡是遇到蘇宸,就總是丁殷倒黴。

徐府詩會如此,湘雲館如此,白家翻盤如此,江東五怪劫持還是如此,冇有一次能壓製住蘇宸,彷彿專門克他和丁家一般。

此刻,殷正雄轉過身,目光打量了一下丁殷,歎口氣道:“趕快回家,把訊息告訴你爹,讓他早做準備吧,明日我就離開潤州,去筠州赴任了,你們丁家該如何自處,讓你爹早拿主意!”

丁殷看著舅舅一臉嚴肅的樣子,忽然間,心中湧起了一陣不好的預感,他們丁家,真正的危機來臨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