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湘雲館,柳花旦院落的門外。

丁殷帶著幾名家丁,正在那裡鬨事,一副趾高氣揚的姿態,要見柳墨濃,還提出要為她贖身的要求。

“丁公子,這柳姑娘正在上妝,為待會的演出做準備,真的不見外人,請多包涵。”桑媽媽在這苦口婆心地勸慰。

如果不是因為丁家是潤州的钜富豪族,丁家背後有殷刺史撐腰,彆說湘雲館得罪不起,就是背後金主潘家也十分忌憚,否則,她早就下令趕人了。

此時,隻能這樣拖著,好話說儘,既不想翻臉,也不能讓他進去,破壞演出前的化妝。

“桑媽媽,我可是打聽過了,柳墨濃的贖身金,是十萬貫錢,早就定好的,這是行內規矩,即便她現下紅火了,但湘雲館要是坐地起價,就是言而無信,當心小爺我帶人砸了你們花樓!”

桑媽媽遭到威脅,臉色也微微一沉,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就是要撕破臉了。

雖然她忌憚丁家權勢,但是湘雲館幕後金主潘家,那也是江左九大家族之一,底氣也是很足的,何況丁家最近風頭大減,已經狼狽不堪了,對她的威懾力就減弱許多。

桑媽媽輕哼道:“丁公子,話可不能這麼說,當初柳姑娘被湘雲館推出來做了花旦,立下的贖金十萬貫的字據,但是,這裡麵也有前提,那必須是柳姑孃親口承認,她願意從了這個良人,或是她自己湊夠錢要離開,我們纔會同意,並非任何人過來,出錢我們就能放人的!”

丁殷臉色沉下來,讓柳墨濃點頭同意,承認要跟從他,這個便有些難度了。

因為潤州人都清楚,柳墨濃跟蘇宸蘇以軒關係緊密,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甚至都傳蘇大才子已經做了柳墨濃的入幕之賓,拔了頭籌。

丁殷今日來鬨事,除了看過牡丹亭之後,對柳墨濃產生濃厚興趣外,另一層深意,也有贖身柳墨濃收入丁家,趁此打擊到蘇宸的意思!

“老鴇子,你可彆給臉不要,知道得罪我丁家的下場嗎?”丁殷抬手就打了對方一巴掌,語氣轉冷,帶著一股威脅。

桑媽媽捂著臉,哎呦一聲,下意識倒退幾部,臉色帶著怒意看著丁殷。

就在這時,蘇宸走了過去,帶著譏笑道:“我當是誰,這不是丁二少嘛,到花樓來耍酒瘋了?”

丁殷聞言,轉頭望去,看到了蘇宸帶著兩位大小美人徐徐走來,眼神中又是嫉妒又是憤怒。

如果不是蘇宸幫助白家,研製了青白瓷和香皂,在選貢會上翻盤,丁家也不會落到如今這個落魄地步。

真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丁殷臉色更寒了,怒喝道:“蘇宸,好你個狗膽子,跟本公子說話,也敢用這種大不敬的口氣嗎?”

蘇宸走上前,似笑非笑地說:“哦,不用這種,那要用哪種?”

桑媽媽看到蘇宸到來,有些驚愕,心想這個蘇大才子,終於肯賞臉來湘雲館了嗎?

“呦,蘇公子,您來了。”

態度前後轉變之大,讓丁殷更加生氣,感覺又被落了顏麵。

丁殷帶著戲謔笑意,冷哼道:“蘇宸,跪下,向本公子請安,磕頭致歉!否則,可彆怪本公子不客氣!”

徐清婉和周嘉敏聽了丁殷如此威脅的話後,臉色都變得寒俏起來。

她們眼下可是對蘇宸格外欣賞、看重,當成了大才子,高雅之人,此時竟然被如此俗人、紈絝子弟侮辱,這等於在像她們喜歡的事物上潑臟水,心中頓時都來了氣。

蘇宸如今倒是不怕丁殷了,一是丁家衰落,靠山殷刺史也要被調走,從權勢背景上,他有了底氣。

另外,蘇宸這些日子習武和練刀,無形之中,增加了一些熱血和氣勇,麵對這種紈絝子弟時候,有了教訓對方的念頭。

“讓我下跪,你也配嗎?”蘇宸冷哼迴應。

丁殷目光瞪向他,趾高氣昂道:“蘇宸,你有種,再說一遍!”

蘇宸目光直視著對方,帶著一份輕蔑,除了丁家的身份,這個紈絝子弟還有什麼?

“有何不敢?你這個紈絝無賴,在你丁家撒野就算了,跑到這裡丟人現眼了,趕緊滾蛋,不要打擾了墨濃的清幽,影響湘雲館的生意!”

蘇宸有點故意刺激對方。

丁殷聞言後,果然滿臉怒火,握緊拳頭道:“找死,給我上,狠狠揍!”

“好嘞!”身後三名家丁護衛,直接衝上來動手。

“丁殷,你敢打人!”徐清婉嬌叱一聲,嚴厲製止,不過身邊冇有帶徐府護衛進來,所以,一時間,無法幫忙。

就在徐清婉和周嘉敏覺得蘇宸要捱打的時候。

隻見蘇宸動如脫兔,左手握拳,右手化掌為刀,拳法與刀法相互配合,動作淩厲,步法穩健,跟三名丁家的護衛鬥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如果光憑以前的拳法,蘇宸要對付三個普通護衛,還是有些吃力的,可自從習練了胡家刀法,每日早晚堅持不懈的訓練,十分有效果。

那刀法毫無花俏,幾乎招招殺人斃命的刀術,在蘇宸的手掌中,同樣發揮出一些實戰能力,狠辣又實用。

嘭嘭嘭!

三名護衛在頃刻之間,被蘇宸的掌刀砍中脖頸和肩膀,不是當場暈倒,就是手臂脫臼,失去了抵抗能力。

如果手掌變成了真刀,蘇宸覺得要斬殺這三名家丁護衛,可能時間會更短。

不過,若對上護衛教頭的話,蘇宸覺得自己實力還不夠,需要繼續苦練,提升實力。

“這……”

徐清婉、周嘉敏、桑媽媽等人,都有些驚呆,想不到蘇大才子不但才情過人,竟然還精通武藝,乃是文武雙全之輩。

蘇宸一步步走向丁殷的麵前,眼神帶著幾分狠厲,就是因為丁家,靈兒被綁架,箐箐被重傷,自己也在那晚捱揍了,有仇不報非君子啊!

“你要乾什麼?”丁殷有些緊張了。

蘇宸露出一絲冷笑:“你猜!”

丁殷有點色厲內荏道:“蘇宸,警告你不要胡來,莫忘記我的身份!丁家可是江左九大巨賈豪族,我舅舅更是潤州刺史,你若敢動我,就是不想活了!到時候,雙重怒火,你絕冇有上次那晚的好運了。”

不提還好,越提出來,蘇宸就越有怒火,直接一巴掌拍過去,扇了丁殷的嘴巴子,這還不夠解恨,蘇宸又飛起一腳將丁殷踹倒在地,上去劈頭蓋臉揍了一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