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的話音本是平淡,卻足以讓白守仁身軀一震,產生的了巨大精神反應,目光緊緊盯著蘇宸。

“你方纔說甚麼?”白守仁聲音有些發抖,質問著蘇宸。

桌案上,寧氏手裡的筷子也“吧唧”掉落在地了,同樣被蘇宸的話震驚住。

她丈夫的傷還有醫治的機會嗎?寧氏心中泛起了無數的疑問。

這可不是白守仁一個人的傷,寧氏這些年等於守活寡一般,自然也盼著丈夫好轉,恢覆成正常男人。

白素素同樣驚愕無比,他父親的才能是有的,隻可惜過早因為出了意外,腰椎受損,引發了下半的身體出現癱瘓,不但失去了家主候選,在這些年裡,他自暴自棄,活著也是處於痛苦之中。

作為女兒,白素素自然希望她父親能夠恢複正常,重新站起來,為她遮風擋雨,讓家庭變得溫馨如前。

蘇宸感受到白素素一家三口看他的眼神,彷彿狼盯上肉了,有些恐怖啊!

“我隻是想檢視一下,是否還有救治的可能!”蘇宸再次說了一遍,也並不敢打保票了,否則治不好,這幾個人怕是不讓自己離開了。

寧氏激動起來,擦著眼角淚痕,說道:“蘇公子,你真的有辦法治好我家相公嗎?”

白素素也站起身,臉色鄭重其事道:“宸哥,請你務必出手,為父親檢查一番!”

蘇宸點頭道:“嗯,我會儘全力的!”

他想到這個時期冇有外科手術,一旦摔到腰椎、腰間盤,都有可能導致下身不遂,雙腿癱瘓等,在後世可能隻要做個手術,再輔以其它治療手段和藥劑,還是有機會好轉。

當然,如果是脊椎粉碎性骨折,傷到骨髓之類的,造成高位截癱,那就冇有辦法了。

白守仁強忍著情緒的動盪,咬著牙關,努力讓自己平複心情。在多年前,他帶的家族經商車隊被劫匪襲擊,在逃離中,馬車跑的過快,後來翻車,整個人摔出去,腰部受傷,從此腰部以下都冇了知覺。

在當前醫術不發達的年代,風寒感冒都能死了許多人,何況牽扯到開刀手術的事,就更難治癒了。

“眼下就檢視嗎?”白守仁強壓住情緒的波動,冷淡問道。

蘇宸很想打趣說一句,過幾天行不?

但是看到白素素和她父母的殷切神色,知道自己不能亂開玩笑,否則很容易點燃白守仁一家人的火藥桶啊!

自己不能太皮了!

蘇宸客氣道:“請移步到伯父的臥室吧,需要躺下後,我看一看腰部受傷情況,以及測試一番腿部經絡等。”

“過來!”白守仁當機立斷,立刻轉過木輪車,迫不及待要回房了。

寧氏急忙走過去,幫著丈夫推車,迅速回去。

白素素走到蘇宸的麵前,眸光帶著一股特殊的感情看著他,說道:“如果你能治好我父親,讓他恢複如常,我白家可以給你十萬貫錢,不算在那筆分紅之內!”

十萬貫!

這個數字有著特殊的含義!

因為柳墨濃與湘雲館簽的贖身費就是十萬貫錢!

這白素素明顯是透露給他一個資訊,救好他父親,白素素同意幫他給柳墨濃贖身了,這是一個變相的鼓勵,給足了動力。

她心中清楚,柳墨濃已經喜歡上了蘇宸,隻是無錢贖身,而蘇宸對柳墨濃也有了點好感,隻是他在感情事上比較呆一些,還冇有到主動追求感情,大膽示愛的地步。

如果有了這筆錢,可以改變蘇宸與柳墨濃的感情方向,甚至兩個人的命運走向。

蘇宸深吸一口氣,並不打算表現的過於貪財,微微笑道:“咱們的關係,即便是冇有這十萬貫,我也會全力出手的。”

“那錢就算了。”白素素轉身就要出去。

“不過有了十萬貫,把握會更大一些!”蘇宸拉住她的胳膊,提醒道。

白素素橫了他一眼,用自己的一隻玉手,推掉了他拉扯自己粉臂的大手,低聲道:“這是在我家宅中,人多眼雜,長輩也在,不可拉拉扯扯。”

蘇宸聞言,怎麼感覺這句話有歧義呢,難道不在她家,冇人時候,彼此就可以拉拉扯扯了?

“走吧,彆讓伯父等的久了,又要不耐煩!”蘇宸邁步向前,一邊說道:”我可發現你爹,似乎對我有著不小意見呢。”

“誰讓你對他女兒退婚了。”白素素嘀咕了一句。

蘇宸冤枉道:“那不是咱們商量好的嘛,怪不到我!”

白素素輕哼道:“反正你退婚了。”

“……”蘇宸百口莫辯了。

這一刻,他覺得白素素不是什麼家族掌舵人,就是一個跟他鬥嘴的十七歲女子!

二人來到白守仁的房間時候,他已經躺在了床上,隻等蘇宸過來檢查了。

這些年,白守仁已經失望很多次了,甚至這三四年內,都冇有再請過什麼郎中、神醫;而潤州城內的郎中也不敢過來給他看傷了,因為根本冇辦法治療,誰也不敢觸動白家大房的黴頭。

久而久之,白守仁不再抱有幻想,就打算這樣渾渾噩噩過下去,哪天實在忍不住,就自殺輕生算了。

但是,當白守仁看到美麗大方的妻子,看到才能出眾的女兒,又不捨這樣離開人世,就這般煎熬著度日如年。

今日聽到蘇宸的話後,卻讓他重燃了一絲希望!

之所以白守仁和寧氏抱有一絲幻想和希望,就因為蘇宸不是一般人!

他寫詩詞已經成為江左第一才子,被潤州百姓稱為江左蘇郎!

他是太醫之子,祖傳醫術,前些日子聽說開膛破肚救人,把必死的姚捕頭給救活了,雖然訊息並冇有在潤州全城傳開,但也有不少知情人知曉內幕,白素素的父母自然也聽說了。

加上蘇宸製肥皂、研出青白瓷、釀烈酒、造精鹽的這些奇事,白素素也跟父母提過了,所以蘇宸在二老心中,也變成一個隱藏了大本領的能人才子,對他的醫術和能力抱有幻想。

蘇宸進房後,走至內軒的床榻邊。

“蘇公子,請診斷!”寧氏聲音有點發顫,帶著一絲激動做請禮。

蘇宸微微點頭,坐在了床沿,扶著白守仁的身子側過來,伸手輕輕在他受傷的腰椎處,認真地檢查起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