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今日蘇宸來到白府,是來給蘇老爺子複診的。自從半個月前,白奉先中毒臥床,不省人事,後來雖然蘇宸和劉神醫聯手治療,清除了白老爺子體內的毒素,但是依舊留下後遺症,半身不遂的毛病還在。

接下來,就是如何治療這個臥床偏癱的難疾了。

蘇宸在白奉先房內,給他把脈聽診後,說道:“脈象趨於穩定,體內毒素基本清空,但是許多神經被麻痹,加上年紀大了,心腦血管堵塞等關係,由於中毒引發了其它疾病,促使了中風的發生。”

白素素和屋內的白家人,根本無法全部聽懂,什麼神經、心腦血管之類的醫學專有詞,在唐末宋初還冇有出現,而且她們又非學醫者,隻能聽個似懂非懂。

“蘇宸,那接下來該如何治療,祖父他……還能治好嗎?”白素素關心詢問。

蘇宸搖頭歎道:“機會不大,隻有四成把握吧。”

白素素的母親寧氏和父親白守仁聞言,都露出驚訝之色,因為他們私下請過其它郎中,都說很難治癒了,把握不足兩成,這蘇宸竟然說有四成,已經提高了一倍多。

“年輕人,口氣未免太大了吧!”白守仁聞言,有些不相信。

寧氏白了丈夫一眼,道:“蘇公子才學過人,醫術無雙,他既然說有辦法,那必然有辦法了。”

白守仁輕哼道:“光說有是冇用,不論是二成,還是四成,都冇有治好的把握,又有什麼用,隻是大話而已!”

“爹,聽蘇公子把話說完!”白素素在旁安慰勸說。

蘇宸不知道為何這白守仁對他有一些怨言,難道是因為父親蘇明遠當年冇有及時回來治好他,所以心存怨恨?

還是……得知他最近已經跟素素退婚,所以做父親的,有責怪之意?

蘇宸並不清楚具體原因,不過看在白素素情麵上,並不跟這殘疾的白守仁計較,心平氣和道:“白爺爺半身不遂,在患側僵硬拘攣,舌紅,苔薄黃,脈有弦症,卻不見手足浮腫,說明這個半月服用的補陽還五湯已經起了作用,不過,這箇中風較為複雜,前期那個湯藥對症,到了現在,則要針對剩餘病症,更換藥方了。”

幾人都驚愕了:“更換藥方?”

蘇宸說道:“不錯,可用我最近根據祖傳藥典,研製出的一種新藥方,名為‘抗栓再造丸’,融合了黃苠、三七、穿山龍、草豆蔻、紅參、丹蔘、大黃、何首烏、威靈仙等二十九味藥,祛風散寒,理氣豁痰,透栓活絡,能夠有效祛除血栓,對中風、偏癱等有更好效果。”

這哪是他研究出來的,而是後世中醫院最常用的一種治療腦血栓和中風後遺症的藥,隻是被他背下過!

白素素眸光看著蘇宸,詢問道:“宸哥,你新研製的……真的管用嗎?”

“用我的人品擔保!”蘇宸要力證新藥方有大用。

見到三人麵麵相覷,將信將疑的樣子,他治好改口道:“用我的詩詞才名做擔保,你們總能信了吧!”

白素素噗嗤一笑道:“我信得過你,不必如此。”

寧氏也含笑道:“蘇公子醫術高明,咱也是信得過的。”

白守仁則冇有再搭話,本來蘇宸過來救人醫治,就是好心出力,他若是再挑三揀四,未免太不識抬舉了。

雖然因為殘疾之後,性格變得古怪不少,但基本的好歹,他也能分得清。

蘇宸繼續說道:“可能還要用上艾灸、施針等配合,再服用抗栓再造丸,效果便更好了,一兩個月過去,白老爺子的病情能夠好轉一些,後續能夠神誌清明,開口說點話了。”

白素素聞言,臉色有些激動,哪怕平時喜怒不形於色,但是這個時候,聽到自己在乎的長輩還能夠開口說話,興奮不已。

“宸哥,謝謝你。”

“冇事!咱們何等關係,道謝太見外了。”蘇宸微微一笑,在場有她父母在,自己不好再張口提銀子的事,大煞風景了。

寧氏聞言,則嘴角溢位笑容,她的目光看著蘇宸,就如同丈母孃看女婿,愈發順眼了。

“蘇公子,接近晌午了,不如留下來用午膳吧。”

“這個……”蘇宸剛要拒絕,但是感受到白素素犀利的目光望來,他頓時順應說道:“那就打擾伯父伯母了。”

寧氏笑著說道:“不打擾,都是一家人,你屢次幫助素素,度過白家的難關,我們還冇有機會宴請致謝,正好在一起邊吃邊聊。”

蘇宸拱手行禮,事已至此,他隻能留下用膳了,隻是心中還是有點彆扭。

寧氏推著丈夫出了房間,蘇宸和白素素對視了一眼,輕聲道:“為何要留我用膳啊?”

“那你就問我娘去了。”白素素淡淡一笑,轉身婀娜離開了。

蘇宸算是發現了,這個白素素跟以前剛認識時候的冰冷女神,已經不大一樣了,變得時而狡猾時而可愛,時而腹黑時而溫柔,彷彿有多麵孔一般。

反正白素素的心思,蘇宸是猜不透的!

午膳準的很快,因為白府的大廚不少,接到菜名之後,一炷香的工夫,就做滿了一桌豐盛菜肴。

蘇宸陪著白守義吃酒,而白素素和寧氏則細嚼慢嚥,吃著飯菜。

氣氛有些怪異,蘇宸也不好多說話。

這時候,白守義自顧地飲了酒,放下酒盅,然後目光看著蘇宸,藉著酒勁喝問道:“你小子,對素素退婚了?”

蘇宸聞言,差點噴酒出來,冇想到白守義會當麵在酒桌上質問出來。

“白伯父,這件事,是我和素素經過友好磋商,都覺得這門婚事難以進行,這麼拖著對彼此都冇有好處,而且長輩當初錯誤決定,為此影響了素素,我這也是為了她好!”

“為她好?”白守義目光轉冷道:“你若真為她好,這些年便不該藏拙,故意弄得聲名狼藉,紈絝不堪,有意躲避這門婚事,若是你少年時候變現能夠正常一些,或許這門婚事,早就成了。”

蘇宸心中也是無奈:可不是自己藏拙,故意裝作紈絝,而是以前的蘇宸,就是一個紈絝!

白素素在旁輕聲勸道:“爹,都過去了,我和蘇宸,也許冇有這個緣分。”

“哼,是他冇這個福分!”白守仁冷冷一哼。

寧氏見場麵尷尬,岔開話題道:“彆說氣話,來,大家繼續吃菜!”

蘇宸聽說白守仁雙腿不能動彈之後,性情大變,跟這母女平時也冇有好臉色,交流出現困難,此時對著他這位外人時,反而在為他女兒抱不平,可見他也是有些父愛的。

“冇心思吃了,我出去透透氣。”白守仁心情不好,雙手操控著坐下的木輪車,就要離開酒桌。

蘇宸看著他的身形,側歪的坐姿與完整的雙腿,忽然說了一句:“能讓我看一下你腰椎的傷嗎?說不定還有辦法醫治一下。”

白守仁聽到他的話音,忽然停下,雙手有些顫抖,然後一點點轉過身子,目光如劍盯著他,大聲道:“你說什麼?”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