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日子一天天過去,蘇宸已經逐漸融入了潤州的生活,在這裡有了他的家人靈兒,也有了關係匪淺的彭箐箐、白素素、柳墨濃、徐才女、韓雲鵬父子等等,讓他對潤州城的認同感增多,對北上偷渡的想法已經不那麼濃烈了。

雖然史書記載,從這一年算起的十年後,南唐會被北宋滅亡,但十年還很長,天下局勢還冇有完全大定,蘇宸覺得,也並非完全不能夠更改。

當然,前提是李煜能夠奮發圖強,親賢臣,遠小人,不要優柔寡斷,心有大誌一些,不沉溺於詩詞歌賦,或許對他治國會有幫助!

或許韓熙載說的對,如果治癒了皇後周娥皇,她對李煜的約束和鞭策會更多一些。

據蘇宸從韓熙載那裡得到的資訊,似乎李煜對娥皇十分敬重,不論是才情和斷事能力,李煜都很欣賞娥皇。這兩年朝中許多大事,李煜都是跟娥皇商議過後才做決斷,使得政局比較穩妥。因此,不論是宋黨、孫黨、新黨三方麵的人,都極力對皇後表達善意,渴望得到皇後一方力量的支援。

如果蘇宸能夠治癒了皇後,那周皇後對他感激之下,以後勢必會拉為心腹外臣,這樣對孫黨的政治訴求就會有很大幫助。

韓熙載就是希望通過這個治病辦法,能夠得到李煜和周皇後的徹底信任,放權過來,乾更多的大事,富國強兵,對抗宋軍的步步緊逼。

蘇宸此時也意識到了,自己一定要救好大周後,於情於理,於公於私,他都不希望娥皇出事,如此有一個懂明理、知朝政的皇後,時常鞭策那個不靠譜的李煜國主,南唐的國運才能夠延長一些。

至於周嘉敏,暫時還冇有入宮跟李煜發生親密關係,這個少女也是關鍵人物,一旦讓她跟李煜親昵溫存起來,寫下豔辭傳到娥皇那裡,就會使得娥皇自尊心受傷,心中感情崩潰,從而一命嗚呼。

而且通過曆史記載,可以看得出小周後雖然也有才情,但皆是在詩詞、美食、染布、裝飾、園林這些方麵,對朝政完全不感興趣,她對李煜的幫助,多也是負麵的,更熱衷與李煜後宮享受愛情浪漫,對國家大事無任何助力。

所以,為了南唐能夠穩固,江南太平,蘇宸覺得自己既要醫治好大周後,還要想辦法束縛住小周後,讓她在潤州城內‘樂不思陵’,在這關鍵的乾德二年,暫時不要回金陵城去添亂了。

潤州街巷,去往白府的馬車上。

“宸哥,我怎麼發覺,你對那個周家二小姐,非常的關心,有故意討好的意思!”白素素有點吃味,坐在車內,目光有些好奇地看著蘇宸。

以白素素的冰雪聰明,隻是最近數日,見過兩次蘇宸和周嘉敏的交往,便得出了這個結論。

蘇宸卻不能跟她實說,自己是為了南唐的國運,才故意討好周嘉敏,打算把她多留在潤州一段日子,不要回金陵插足她姐姐和姐夫的婚姻戀情。

“周姑娘年紀太小,天真爛漫的,應該特殊照顧一番。另外,她姐姐是皇後,咱們跟周家打好關係,以後說不定在官途和生意方麵,都能有幫助。”蘇宸隻能如此解釋了。

白素素微微點頭,對蘇宸的解釋,倒也認可了。

蘇宸又道:“素素,這件事對我和韓侍郎一方,都很重要,希望你也能暗中幫襯,多約周姑娘出來遊玩,好吃好喝好玩的手段都用上,回頭我再知會柳姑娘一聲,讓她也上些心,把周姑娘給束縛在潤州,暫時不要回金陵了。”

蘇宸對白素素說出部分想法,讓她也跟著出力。

白素素愕然問:“這是為何?”

蘇宸猶豫了一下,決定把事情說的再明白一些,於是解釋道:“當今唐國皇後身染疾病,已經大半年不能侍寢了,咱們這個官家乃是多情之人,韓侍郎擔心周家二姑娘去了金陵皇宮,會多生事端來。目前韓老他們在籌劃,以治癒皇後病情為第一要緊事,隻有她康複過來,繼續對朝政產生影響,南唐才能穩固下去,至少韓侍郎他們能夠藉助皇後的支援,做一番為國為民的大好事!”

白素素聽了蘇宸這番話,微微吃驚,這可是朝廷秘事,牽扯到黨爭,竟是這樣告訴了她實情,可見冇有把她當成外人。

越是跟聰穎若狐的人打交道,越要以誠心,反而更能打動她,讓她放下防備和猜疑,白素素心中對蘇宸更加信任了,說道:“放心,這件事,我會全力幫襯。”

蘇宸笑了笑,點頭道:“那就好!”

白素素卻擔憂道:“可是,宸哥,你真的打算參加科舉,步入仕途,然後站在孫黨陣營嗎?黨爭曆來殘酷,你這樣做,會將自己陷入險境地步。”

蘇宸自嘲一笑道:“富貴險中求吧,朝中無人,咱們容易被人欺負,等我高中了狀元,位極人臣,看誰還能欺負蘇白兩家。”

白素素聽他把白家也包含其中,冇來由的又是一陣感動,目光看著他的臉頰,原本積壓的責備和埋怨之語,這時候都不脛而飛,消散於無了。

“為什麼,對白家…..也這麼好?”白素素眼神避開,臉上帶著羞澀問道。

蘇宸嘿嘿笑道:“冇辦法,誰讓你們白家是我的搖錢樹呢!不對,應該是戰略夥伴!”

白素素聞言後,那股羞澀之意,已經蕩然無存了。

冷瞥了他一眼後,不願意開口說話了。

蘇宸略覺尷尬,轉移話題道:“對了,那幾個入府行凶的綠林歹徒,知府有冇有審訊。”

“已經私下審訊過了,他們已經招認是丁家指使,不過,暫時殷刺史還在潤州,彭知府還不能動丁家,隻等殷刺史被調任了。”白素素冷淡回道。

蘇宸掐指說道:“算算時間,距離韓侍郎所說,關於刺史的平調旨意也快下來了。”

白素素道:“昨日殷刺史還派人去知府衙門提審這幾個人,以軍務防衛的罪名聲稱要帶走審訊江東五怪,不過被彭知府攔住了,雙方軍士和衙役差點起衝突,如今殷刺史與彭知府之間,矛盾徹底激化了。”

蘇宸聽過後,對彭知府倒是多了幾分好感,這次事關他自己女兒受傷,彭知府愛女心切,已經不再做和事佬,而是直接頂撞上司,也要留住歹徒和罪證,等待公堂斷案,為女兒討回一個說法,懲治惡徒。

當然,這裡彭知府也是得到了暗示,知道殷刺史即將被調走,所以也不用懼怕對方了。

即便如此,蘇宸還是對彭知府印象有了改觀,箐箐她爹,關鍵時候還是靠譜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