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到蘇宸舉手投足間,能夠讓水凝聚成冰,這已經超脫了凡人手段的範疇,難道他還是一位……上古煉氣士,仙師?

徐清婉通讀各個時期斷代史書,對許多正史、野史、神怪**、佛經道藏等,都有涉獵,也從一些野史中看到上古煉氣士的說法,虛無縹緲。

但魏晉之後,許多玄學人物,入山修道,還有一些道庭弟子出山等,會有一些特殊手段,號稱仙師、天師等等。

“蘇宸,你學過仙師術法嗎?”

蘇宸搖頭笑道:“哪有什麼仙師,不過障眼法而已,不過,這裡麵蘊含的就是格物道理。”

“格物道理?”徐清婉蹙眉,陷入思索。

蘇宸微笑點頭,目光看向小盆內的冰霜,他有了其它想法,如果將小銅盆換成長筒,散熱麵積小,那麼凝聚成冰的小塊會更好。

周嘉敏回過神來,此時再看向蘇宸的眸光,明顯不一樣了。

因為對方‘化水為冰’這一手段,的確震驚到她了。

她心忖也隻有這等人物,才能寫出絕妙詩詞和戲劇話本的吧!

頓時間,蘇宸在她眼中,變得與眾不同,高深莫測!

“徐姐姐,什麼是格物?”她小聲詢問徐才女。

徐清婉解釋道:“格物,就是探究萬物的規律,格則是“規律”之意。這個詞出自儒家典籍《禮記·大學》中‘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的句子。”

“不是道家學說嗎?”周嘉敏覺得儒家士子,也冇有研究這種東西的,似乎道士們經常出來裝神弄鬼,會使這些手段。

徐清婉搖頭歎道:“格物致知,是古時儒家思想的一個重要概念,乃儒家專門研究“物之理”的門科,後來失傳了;原本格物為儒家認識論的重要組成部份,隻可惜,後世無人研究,被排斥到了墨家、魯門吸收,反被儒家士子看成淫工巧技了。”

周嘉敏聽得似懂非懂,原來這裡麵還有如此大的學問,微微點頭,看向蘇宸的眼神,由失望轉為了好奇、崇慕。

徐清婉目光看向蘇宸,有了一股說不出的欽佩,詢問道:“即便是格物,可究竟是什麼道理,蘇公子能否為我們解釋一二。”

蘇宸微微點頭,解釋道:“好吧,其實說出來,也非常簡單,利用了固體、液體、氣體三種形態,熱量轉化的原理。我放入的是硝石,他遇水融化,由固態轉為液態,需要吸收周圍的熱量,那麼被包圍的小銅盆內的水,會因為熱量被吸收而瞬間降溫,由液態轉為固態,便能夠凝聚成冰霜了。原理不難把握,隻是容器大小,水的容量多少,跟硝石如何配合,則是需要反覆試驗的。”

徐清婉眼神一亮,口中喃喃道:固體、液體、氣體、熱量轉化……”

蘇宸起身,微笑道:“先彆想這麼多了,天氣這麼熱,走,進房間,吃點冰鎮西瓜!”

據明代科學家徐光啟《農政全書》記載:“西瓜,種出西域,故之名。”使得西瓜從五代時由西域傳入中國的說法,似乎成了定論。

其實這種說法並不準確!

西瓜這東西可能並非由國外傳入,相傳西瓜在神農嘗百草時被髮現,原名叫稀瓜,在秦漢之後,它就被稱為寒瓜。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記載了這麼一段話:“陶弘景注瓜蒂言永嘉有寒瓜甚大,可藏至春音,即此也。蓋五代之先瓜種已入浙東,但無西瓜之名,未遍中國爾。”

後世的現代考古者,曾在戰國墓道、漢墓中發現過西瓜子,從而證明瞭西瓜在中華古代早就出現過,隻是不叫西瓜而已。

蘇宸吩咐仆人拿來了西瓜,他用勺子剜出了西瓜瓤,放入瓷碗內,放入了一些冰霜茬子攪拌,使得西瓜頓時變得涼爽起來。

他先進了房間,給箐箐盛了一碗,使女病號消熱解暑。

徐清婉、周嘉敏也跟進房間,與箐箐相見了。

“一人一碗,還有靈兒!”

蘇宸給四女都備份了,剩餘的半碗,自己嚐了嚐,加冰的西瓜口感果然涼爽許多,回頭可以弄個手搖榨汁機,以後各種加冰水果汁都能喝到了。

周嘉敏以前在潤州生活,也認識知府千金彭箐箐,但是對於她住在蘇宸的家裡,還是有些吃驚,心想難道箐箐姑娘嫁入蘇府不成?

彭箐箐看到周嘉敏,笑著問道:“嘉敏妹妹,你什麼時候回潤州城的?”

“今日上午方回,下午去看了牡丹亭戲劇,柳姑娘演的很精彩,故事也很好看……”周嘉敏說完,不忘偷偷瞥了蘇宸一眼。

“是嗎?可惜我不能外出,不然也要去看了。這個故事,的確比上一個《西廂記》離奇精彩,還有人鬼戀呢!”

彭箐箐直接劇透出來。

“人鬼戀?”徐清婉和周嘉敏都吃了一驚。

彭箐箐一臉得意道:“是啊,最新的稿子我已經看過了,那個杜麗娘,很快就要病死了。”

“病死了……”徐、週二女聞言,臉色一變。她們很難理解為何要寫死那麼溫柔美麗的女主,她有什麼錯,隻是一位追求浪漫愛情的未出閣女子,蘇宸為何這樣狠心!

蘇宸頓時感受到二女那股幽怨目光投來,解釋道:“劇情需要,放心,後麵會複活的。”

徐清婉問道:“稿子呢?”

“拿回書房了。”蘇宸如實答道。

“我先去看看。”徐清婉說完,帶著周嘉敏匆匆出門,去往他的書房了。

彭箐箐見狀,嘟囔道:“她們到底是來看望我的,還是來看稿子的?”

蘇宸拿起扇子,給她扇著風,微笑道:“都有吧!不過,誰讓你劇透了,引發她們迫不及待去看話本底稿了,哪還有心思搭理你。”

彭箐箐聞言輕輕一笑,嘴角溢位一絲滿意的笑容。她本就是故意說的,因為以前她作為知府千金,去過權貴名媛場合,多數會被這些有才情的千金小姐們打趣,不懂詩詞文章,隻懂舞劍弄棒。

如今她麵對潤州知名的大小才女,箐箐反而得意起來,因為與她……交情匪淺的男人,便是江左第一才子,讓潤州多少大家閨秀們眼饞不已,慕名而來拜訪,她如何能不表現一番?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