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湘雲館,今日熱鬨非凡。

因為牡丹亭第三場在今日要首次演出,許多鐘愛這一部戲劇的觀眾,提前兩天就買了票,上座率爆滿了。

周嘉敏回來潤州後派人去買當日的票已經空了,幸虧她提前給徐才女寫過書信,告訴了她,自己最近要回來看新劇的事,徐才女上了心,早就派人訂購前排好位置的票。

“徐姐姐!”

“嘉敏妹妹。”

二女相見,一大一小,兩大美人胚子站在湘雲館門口彙合了。

周嘉敏笑嘻嘻道:“票買好了嗎?”

徐清婉微笑道:“嗯,提前向柳花旦預定了最前麵的中間位置,觀賞起來,效果最佳。”

“太好了。”

周嘉敏伸手拉著徐清婉,熱情道:“徐姐姐,你跟我說說,什麼時候咱們潤州出現了一位蘇以軒大才子,怎麼我在潤州時都不曾聽聞過,他是剛從外地遷居到潤州的嗎?”

徐清婉聞言苦笑,彆說周嘉敏冇有聽過,就是連她打小就在潤州城生活,結交眾多文人才子和衙內千金的交際網,也被矇在鼓裏多日,讓自己尋找的好苦。

最後算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徐清婉應邀隨父在韓侍郎府上參宴,卻意外相見了,冇想到一直默默無聞的輟學生徒,罪臣之子蘇宸,就是那個神秘的蘇以軒。

“他呀——”徐清婉想到蘇宸的音容笑貌,不禁啼笑皆非。

平時那蘇宸在宅院裡,寫戲詞、造精鹽、懂格物、會下廚,還能治病救人,滿嘴冇有一句之乎者也,毫無讀書士子的形象,但跟他接觸久了,卻又發覺,他就是那樣與眾不同,懂的知識也是高深莫測。

“徐姐姐,你笑什麼,難道……你認識這位蘇公子?”

徐清婉回過神,點了點頭,輕笑道:“等看完戲,如果你對這位蘇才子感興趣,姐姐可以帶你去蘇府,慕名拜訪。”

周嘉敏聞言,頓時歡喜萬分,她的性格天真浪漫,而且愛情細胞太濃烈,又是精通琴棋書畫的小才女,在美食、巧工等方麵都很在行,她的感性遠大於理性。

這些日子裡,周嘉敏冇少默唸蘇以軒的詩詞,又看他寫的小說話本,雖然對隋唐演義這種興趣不大,但是西廂記這類古代言情故事,卻十分著迷。

因此,周嘉敏此時腦海裡的多情才子的形象,從她姐夫李煜身上,漸漸轉移到了未曾謀麵的蘇以軒身上。

她很想當麵見一見,這位蘇以軒是否真有才學,是否跟她睡夢中想的那樣,玉樹臨風,英俊瀟灑,是一位風度翩翩的大才子。

“好呀,等看完戲,勞煩徐姐姐,帶我去拜訪一下這位大才子,嘻嘻……”

“嗯,不過,這位才子……有點跟其它才子不一樣。”徐才女笑了笑,反正自己去了,冇少被蘇宸的問題難住,也時常被他訓斥幾句。

若想要讓他甜言蜜語哄著你?那是不存在的!

恰恰因為這樣,徐清婉這位才情冠絕江東的大才女,反而因為蘇宸的與眾不同,相處起來冇有隔閡,更願意去登門做客。

“怎麼不一樣啊?”周嘉敏露出狐疑。

“這個,一時半會說不清,還是先看戲吧,回頭見了他,你就知曉了。”徐清婉拉著周嘉敏進入了湘雲館,在最前排的中間座椅落座,丫鬟跟隨,護衛站在了外圍邊緣暗中保護。

牡丹亭的主要內容,描寫了官家千金杜麗娘對夢中書生柳夢梅傾心相愛,日夜思念下,竟傷情而死,化為魂魄尋找現實中的愛人,人鬼相戀,最後起死回生,終於與柳夢梅永結同心的故事。

這樣的劇情,比單純戀愛的西廂記,更有神魔鬼怪色彩了。

舞台的烘托,現場的演繹,愛情的純真,夢中的歡愉,這些都讓在場觀眾感到驚奇連連。

加上劇情跌宕起伏,文辭典雅,語言秀麗,由柳墨濃飾演杜麗娘,配樂中唱起了唱詞,讓眾人聽得如此如醉,帶入戲中。

湯顯祖的牡丹亭有五十出章回內容,蘇宸肯定無法記全,要完全不漏背下來是不可能的,隻能憑藉過人記憶,記住了七成,自己刪減過後,隻用十大場便可緊湊演完。

隻是第三場,已經到了尋夢的劇情,杜麗娘與柳夢梅夢中相遇,纏綿悱惻,感情浪漫,很容易打動台下的權貴千金和讀書士子。

幸虧這個時代還冇有理教,男女設防還不嚴格;再加上南唐風氣萎靡,醉生夢死成了常態,五代的亂世局麵,在潤州和金陵,彷彿盛世一般,千金小姐出行觀看舞台劇,倒也並不突兀。

當這一場結尾,杜麗娘尋到牡丹亭,卻見不到夢中男子,相思成疾,臥床不起,已經開始咳血了。

演到這裡,這場戲戛然而止。

“怎麼謝幕了?”

“杜麗娘病了冇有啊?”

“不能就這樣結束,快告訴我等,杜麗娘是否痊癒?”

“杜麗娘不能死!”

一些讀書人被柳墨濃飾演的杜麗娘角色有些迷戀了,已經帶入戲,紛紛在現場抗議,不能讓溫柔美麗的杜麗娘就這樣病死。

周嘉敏抹了抹眼角淚痕,也是替杜麗娘惋惜,同時,又想到了她的姐姐,正臥床金陵皇宮搖光殿內,感同身受,不爭氣地偷偷哭了。

“嘉敏,你這是被感動了?”

徐清婉看過戲份後,雖有酸楚和惋惜,但畢竟成熟穩重,能夠分清戲劇與現實的差距,保持理智,並冇有被感動的落淚。

“這什麼劇情啊,開始好端端的相愛,直接終成眷侶不好嗎?為何設計疾病纏身,奄奄一息的場景啊,太缺德了吧!”

周嘉敏剛十四歲的年紀,天真爛漫的少女,心中剛有了懵懂戀情的種子,嚮往愛情,正是哪個少女不懷春的時候,她們渴望的是甜蜜撒糖,而非生死離彆的悲情戲,心理接受能力還有限。

因此,周嘉敏對劇情生出不滿,已經埋怨劇情設計者了。

徐清婉笑著問道:“這是蘇公子所寫,既然你不喜歡,那還去見他嗎?”

周嘉敏小臉冷漠,輕哼道:“見,當然要見,我要當麵質問他,為何恁地狠心,要寫死杜麗娘?若是他不給個合理解釋,瞧我不讓家丁往他府上扔刀片!”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