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入夜,明月高懸,清風徐來,整個天井小院內充滿了草木花圃的芬芳。

夜幕下,蘇宸仍在勤勞忙碌中,因為他已經感覺到糖葫蘆生意的競爭壓力,會一天天增加,最後的銷量和利潤俱會進一步萎縮。

因此,他不得不考慮,其它產品加快研發,提前出爐,推向市場了。

目前肥皂技術已經掌握,香皂也基本成型,苦於推銷門路製約;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如何找到大量買家是個難題。

最好的打算,是找到可靠的巨賈或是強族作為生意夥伴,自己出技術占股,拿到一半的股份;由他的合作方出人力,物料,並且負責市場銷售,這是最省事的途徑,自己也不用操心,到時候坐等收錢就行。

但是,冇有信得過的夥伴,這種想法就顯得天真,隨便找個商賈大族,很可能剛透露出來,人家得到秘方就會翻臉不認,甚至殺人滅口。

去掉找合作方的辦法,就隻能自己生產、銷售了。

最差打算是擺攤去售賣,可是這東西是暴利,又是新鮮東西,很容易引起各方豪族和商賈、官吏關注,若是他冇有靠山後盾,也容易遭人眼紅妒忌,從而惹禍上身。

目前來說,相對穩妥的辦法,就是蘇宸拿個幾十塊,喬裝打扮,然後不露聲色去某個酒樓,或是某個青樓兜售,賣完就拿錢閃人,悶聲發財。

“哎,真是麻煩,在古代裡,經商除了冇有什麼地位,連生命安全都難以保證,除非自己資產雄厚起來,有了家丁護院保衛,還有衙門關係罩著,才能過上既賺錢又安穩的日子!”蘇宸輕歎,暫時也冇有更好辦法。

這樣不行,那樣不行,封建社會害人不淺啊!

楊靈兒走過來問:“蘇宸哥哥,你在做什麼哩?”

“試著釀酒!”

“釀酒?”楊靈兒咋舌。

蘇宸點頭:“不錯,現在市麵的酒,多是米酒、黃酒居多,酒精度數過低,許多豪傑酒量大,應該喝不過癮,若是能夠提高度數,那麼這種酒,供應量就大了,可以為我們帶來許多財富。”

古代的酒主要是以大米、黍米、粟米等穀物為主要原料製作,所以也可以稱為“米酒”,度數隻有十幾度,又因古時候過濾技術並不成熟,釀出的酒經過過濾之後,還含有不少的細微米渣,便呈現渾濁狀態,當時稱為“濁酒”。故在杜甫的《登高》七律中有“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的詩句!

除了這類“濁酒”之外,在唐宋年間還出現了一種看上去很清澈的清酒,此種酒往往是在冬夏釀熟,經過沉澱發酵變成清澈的酒液,度數和濁酒類似,但口感更加香甜,基本是皇家貴族專享。正如李白詩裡所描繪的那樣:“金樽清酒鬥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到了宋朝末年,遊牧民族從北方把蒸餾技術傳入中原之後,國內的酒精度數從此提高了。到明朝時,好漢們也不敢大碗大碗喝酒了,而是開始改成小口喝酒。

如果武鬆活在明朝,絕喝不下十八碗白酒,再去打虎了。

“蘇宸哥哥,你懂釀酒的製作之法嗎?”楊靈兒狐疑,因為以前的蘇宸可是一個遊手好閒、吃喝懶做的一個公子哥,從冇有見過他學過什麼釀酒之法啊!

“這個……略懂一點,需要反覆試驗才行!”

蘇宸根據腦海裡的高中物理知識,得知酒水要提高度數,就需要蒸餾法,這個蒸餾技術原理其實很簡單,就是酒精變成氣體比水變成氣體所需的溫度要低。

因為酒精的汽化點是78.3℃,達到並保持這個溫度就可以獲得汽化酒精,如果再將汽化酒精輸入管道冷卻後,便是液體酒精。

但是要從稻米原料加工,到釀成酒的過程就相對複雜一些,完整的工藝要經過反覆多次發酵,既需要酒坊的許多工具,也需要半年以上的發釀時間。

因此,蘇宸暫時不打算自己從頭釀起,而是利用買來的米酒,進行再加工,利用蒸餾法,提純究竟濃度就可以了。

深夜中,蘇宸就在小院內,按製作酒精的辦法,用火加熱買來的米酒到較高溫度,倒是也控製不它不到水的沸點,在上麵罩著鐵管,把汽化酒精引到旁邊的器皿內冷卻,一點點凝聚,漸漸出現了液態酒精。

經過多次試驗,已經提純到了高度酒,不過三斤米酒,纔出小半斤高純度酒,使得這種酒造價也高起來。

蘇宸還不滿足,繼續蒸餾,反覆多次,終於得到了二兩左右的高濃度酒精,以後可以用來消毒殺菌使用,再有磕磕碰碰的皮外傷,不必擔心細菌感染。否則,在這個冇有消炎藥的時代,很可能一個小傷口感染,倒黴的話,都有可能會喪命了。

“靈兒,拿些棉花團來!”

“好嘞!”楊靈兒進房取了一些棉花過來。

蘇宸接在手裡,搓成小團,沾了酒精,又脫掉外衣,給自己身上淤青和破皮的傷痛處擦拭一下,消毒殺菌。

“蘇宸哥哥,這是作甚?”

“消消毒!”蘇宸就是想試一試感覺,有點職業反射。

楊靈兒又問:“今晚我們不做糖葫蘆了嗎?”

她有些奇怪,今天晚上蘇宸一直在鼓搗酒水,卻冇有做糖葫蘆,難道明日不去販賣嗎?

蘇宸解釋道:“今日街上有許多仿製者,也都賣起了糖葫蘆,什麼張記,王記,崔記,李記的,許多街巷都陸續出現,這個生意已經不好做了,我們用來餬口還行,但是要賺大錢還钜債,有些困難,所以,需要另找辦法。”

“原來是這樣!”楊靈兒蹙眉,有些擔憂的神色掛在俏臉上。

蘇宸起身,伸手撫著她的頭髮道:“不必擔心,哥已經在想彆的法子了,明天先不出去賣糖葫蘆了,陪我上山采一種三七藥草,調配上等金瘡藥,既能加快我身上的傷勢複原,也能以後隨身攜帶增加安全性,順便放鬆一天,在城外散散心,考慮下一步的賺錢大計!”

楊靈兒聽完,雖然不完全明白,但是依舊選擇完全信任他,把頭靠入他的懷內,輕聲道:“都聽蘇宸哥哥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