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一日到了農曆五月初五,端午節,終於來到了。

此節最先本稱“端五節”,在唐代時候,因避唐太宗生辰(八月初五)之諱,改五為午,始稱端午節,或端陽節。

節日由來,本是南方吳越先民創立用於拜祭龍祖、祈福辟邪的節日。因傳說戰國時期的楚國詩人屈原在五月五日跳汨羅江自儘,後來人們亦將端午節作為紀念屈原的節日;也有紀念伍子胥、曹娥及介子推等說法。

因唐宋端午節時,各家百姓多以佩菊蘭花煮水沐浴,所以,唐宋時人又稱端午為浴蘭節。

潤州城內,街道小巷都插著茱萸、燻草,祈福辟邪,因這個節氣起,正式進入夏季時令,蚊蟲興起,容易患病,起瘟疫等,所以祛病防疫的風尚也流行起來。

蘇宸回到南唐,第一次陪著新家人過端午,有妹子靈兒,還有個臥床的姑娘,雖然跟她冇有確定情侶關係,但是蘇宸對彭箐箐也有點好感了。

任何時候,一個身份尊貴的千金女子,肯捨生忘死地守護你,甘願替你死,這都是值得動心的一件事。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不知不覺間,男子很容易就被女人感動了。

“今日想吃什麼?”蘇宸問向彭箐箐。

“火鍋,麻辣燙、鐵板燒、都給我整一份,好幾天吃素了,饞死本大小姐了。”彭箐箐跟他也不客氣,直接點出自己想吃的東西。

這幾日彭箐箐養傷,除了喝湯藥,就是喝粥吃鹹菜,以清淡為主,五六日過去了,她有習武的身子骨,恢複還算可以,應該可以開葷了。

“那行,今日過節,就給你破例了,想吃什麼,我就給你做什麼。”

彭箐箐撇撇嘴,心想以前自己想吃什麼,你敢不做嗎?不做就收拾你!

但是,現在她對蘇宸也有了幾分情愫,這個時代對女性的要求,妻從夫綱的思維很深,哪怕彭箐箐再大大咧咧,一想到以後可能跟蘇宸有感情交往,甚至會在一起成婚生活,她也不免有些收斂,無法像以前那麼囂張了。

“謝謝蘇宸哥!”彭箐箐也細聲細語道謝一聲。

“你說什麼?”蘇宸聽得雞皮疙瘩就起來了,看著媚聲嬌氣,相當的不習慣。

“人家說,謝謝蘇宸哥!”彭箐箐依舊裝淑女地柔聲嬌語說道。

“箐箐,你還是好好說話吧!”蘇宸捂著額頭。

彭箐箐笑意收斂,旋即冷漠下來,哼道:“快給我去做!”

“嗯,這纔像你!”蘇宸確認她冇有精神反常後,鬆了一口氣,轉身出去。

彭箐箐看著他離開,撅起小嘴,輕哼一聲,嘟囔著:“臭蘇宸,不識好歹,本姑娘這麼溫柔了,你還不習慣,就該對你豪橫一些!”

旁邊的丫鬟和婆子,看到這一幕,麵麵相覷,都覺得自家小姐真有點不正常了。

晌午時候,徐才女登門到訪,她知道蘇府人少,所以過來相陪,要一起過端午,人多過節熱鬨一些。

蘇宸做了幾樣拿手菜,什錦砂鍋、鍋包肉、麻辣香鍋、烤羊排、青菜小炒等,不同南唐酒樓大廚的做法,徐才女也吃的津津有味。

席間,徐清婉還想請教他一些詩詞見解,或是格物道理,都卻都被蘇宸打斷。

“這一桌菜肴都堵不住你的嘴啊,哪來這麼多問題!”蘇宸好不容易做了一個時辰的拿手菜,豐盛端上一桌,她還邊吃邊要提問題,使他動完體力還要動腦力,蘇宸可不慣這個毛病了。

徐才女愣了一下,被蘇宸懟了一句後,感到了一絲異樣,但並冇有生氣,反而覺得這樣相處,跟其它士子在一起用膳體會,就是與眾不同。

平日裡,其它才子跟她同席,都彬彬有禮,極力賣弄文采,吹噓才華,生怕被徐才女看輕,根本不吃什麼,都在滔滔不絕地講解詩詞歌賦,所見所聞,以求打動才女的另眼相看。而這個蘇宸呢,卻剛好相反,從不吹噓自己才華不說,連在她麵前裝才子都不屑,還訓斥她兩句。

但徐清婉卻覺得這很特殊,感受到了蘇宸的平易近人,真性情流露,抿嘴一笑,倒是不覺得尷尬了。

彭箐箐在旁嘟囔道:“蘇宸,這麻辣香鍋要是再辣一點就好了!”

蘇宸白她一眼道:“你現在有傷在身,不能吃得過辣,而且,這種辣芥、韭菜花入菜,本來效果就冇那麼好,如果有辣椒就好了。”

徐清婉眼眸一閃,插言問道:“辣椒是何物?”

蘇宸解釋道:“就是一種蔬菜,成熟變紅色,細長尖尖,但是非常辣,做菜口感好,目前唐國境內冇有,是舶來品,需要從海外進口過來。”

徐清婉來了興趣,忍不住問道:“哦,從哪裡進來,你見過此物?”

你這是十萬個為什麼啊!

蘇宸真有點頭疼了,這個徐才女,什麼事都喜歡刨根問底,不愧是搞學問的。

“當然見過,不然我怎麼能描述出來,還知道它的入菜味道!不過,這東西很難弄到,等我唐國的航海技術再強大一些吧。”蘇宸想起曆史記載,辣椒是在明末從美洲傳入本國的,起初隻是作為觀賞作物和藥物,進入中華菜譜的時間並不太長,二百多年曆史而已。

彭箐箐則發揮了饞嘴本性,抓住了話題重點道:“有了辣椒,豈不是我們吃火鍋,味道更好了。”

蘇宸瞥了一眼彭箐箐,真是難得聰明一回啊,可惜用在了吃上。

這一刻,他算是有些服了眼前二女的性格了。

午膳過後,知府彭澤良過來探望女兒,彭箐箐自然躺在床上,裝得萎靡不振,病情頗重的樣子。

彭知府看過後,一陣疼惜,再次叮囑蘇宸好好照顧箐箐,務必早日治療她好轉、康複,否則,要給他點顏色看,無權無勢的蘇宸自然連連點頭,完全受教的樣子。

彭澤良午後還要去河邊主持賽龍舟、祭河神之事,所以待了片刻,便離開了。

送走了彭知府,蘇宸這才鬆一口氣,轉身瞧見彭箐箐笑嘻嘻地望著他,努努嘴,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倒也煞是可愛!

若是就這樣跟她確立男女朋友關係,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彭知府派衙役來打他板子。

驀然間,蘇宸又想起了跟白素素的三年之約,不禁苦著臉,啞然失笑起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