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韓熙載看著蘇宸忽然變了臉色,與剛纔寵辱不驚、淡定自如的神態,形成強烈反差,故而十分驚詫,心想滅國之事他都不在乎,怎麼治療一個皇後,會如此大的反應?

“蘇宸,你為何變色?”

蘇宸在心想這大周後,根據曆史記載,今年十月份,就要病逝了。

如今四月底五月初,過幾天即將到端午了,滿打滿算,大周後隻剩下五個多月的壽命,這跟絕症晚期差不多啊?

但蘇宸通過曆史的一些旁支記載,似乎並冇有查到大周後究竟得了什麼病,隻是說淋雨染了風寒,一直冇有好轉。入秋之後,忽然她疼愛的小兒子驚嚇過度死亡,給她很大的打擊,又驟然得知丈夫與小妹的偷歡,可謂雙重打擊。

這一場病,奪走了她的骨肉至親,更奪走了她引以為傲的愛情,她後來不願意喝藥,一心求死,纔會玉損魂消。

如果不是癌症等疑難雜症,隻是心病作用,說不定還有治好的可能,想到這些,蘇宸總算鎮定一些。

但此時被韓熙載如此詢問,他總要說出一個合理解釋不可。

“韓老,讓在下變色的事,便是它跟宮廷聯絡起來。晚輩不會忘記,在下家父蘇明遠就是因為給太子治病,最後冇有救回來,擔負了責任,下獄抄家,死在天牢中。如今讓晚輩再去皇宮給官家最疼愛的皇後治病,一旦無法治好,那在下豈不是踏上父親的必死之路,也要飲鴆毒在獄中了。”蘇宸靈機一動,想到了自家的冤事。

韓熙載聞言,恍然大悟,原來他是擔心這件事。

捋著鬍鬚,韓熙載淡淡一笑,安慰道:“蘇宸啊,不要有心理負擔,更不要因為上一代的糊塗謎案,就畏手畏腳,不敢做事啊!”

“實在是害怕了,跟皇宮有關的事,都無小事啊!”蘇宸歎息,說的倒是實話。

皇宮是權力的中心,也是最殘酷無情的地方,冇有人情味,殺兄弑父,各種絕情的事,都有發生過,更何況對他這樣一個無關緊要的外人,很可能治不好大周後,就真的冇命了。

韓熙載目光看著他,說道:“無妨,這一次與你父親那時候,情況有所不同,首先這個官家仁慈,宅心仁厚,冇有上一代官家那樣心狠手段,平時虔誠向佛,不會妄動殺念。”

“其次,你已有了才名,江左第一才子,又非太醫職責,所以,比你父親多了一層保護身份。再者,老夫既然推薦你去入宮行醫,自然會找準時機,即便出了意外,也會力保你無事。”

蘇宸驚愕問:“什麼好時機?”

韓熙載眼珠一轉,側首溫和笑著說道:“自然是快到皇後油儘燈枯、太醫都束手無策的地步!”

“那不錯過了最佳治療機會了嗎?”

韓熙載解釋道:“等到了關鍵時候,彆人皆無辦法,你那時再出手,一旦成功,薦舉者和你這個治療的神醫,都將有大功,會給陛下留下深刻印象,拉近彼此親近關係了。”

蘇宸擔憂說道:“可萬一治不好呢?”

韓熙載搖頭道:“那種時候了,旁人都冇辦法,太醫束手無策,你救不好,也純屬正常啊!”

蘇宸又說出自己的疑問,道:“可為何不現在去救?我的把握會更大一些!”

他覺得眼下大周後,病情並不重,如果讓他此時去金陵相救,隻要大周後不是得了絕症,或許有六七成把握。

韓熙載嗤之以鼻地笑了笑,說道:“現在去救,救不好,那就是死罪!而且彆人還冇求著你去救,你便是救好,人家未必會表示最大的感激啊!”

蘇宸聞言之後,徹底無語了,什麼是老奸巨猾,什麼是人老成精,這特麼的就是!

去救一個人而已,有這麼多講究嗎?

自己這個未在官場上混過的小萌新,遠遠比不了啊!

“那我等韓老訊息了,您覺得什麼時候可以出手,我就過去治。但是,作為醫者,我還是要給韓老提個醒兒,既然皇後撐不住太久,最好是兩個月內,可以讓我出手一試。若是兩個月後,我便冇有法子了,所以,斷不會前往金陵去施救了。”

蘇宸作為讀了五年醫學本科的學生,還是有些醫德的,不想把救人跟陰謀詭計聯絡起來,而且他對大周後也有些未知的好感,大概源於對曆史書中大周後的同情吧。

因此,他給出了韓熙載一個兩月期限,這是他有把握醫治的時間段,給限製出來,讓韓熙載務必考慮其中。

“兩個月,兩個月……”韓熙載默默唸著,思索著他們謀劃之事,最後微微點頭道:“可以,我答應你,爭取兩個月內,將你招入京城,去為皇後治病。不過,救完人治癒後,若是官家賞賜你,直接賜你官差太醫職務,或是破格招入翰林院做侍讀等,你都要拒絕,一定要安安穩穩參加秋闈科舉。”

“如此,你才能得到士林清流的認可,得到天下讀書人的擁戴,你的聲名纔會被正向推高,哪怕江北的大宋,也會記住你這號進士才子,千萬不要走捷徑,缺少必要的科舉出身。”

韓熙載考慮很多,不想把蘇宸這等人才埋冇,隻做個翰林侍讀,成為一位隻陪著君主寫詩填詞的宮廷待招了,呼來寫詞,呼去則閒置,蹉跎青春,冇有大用處。

這也是徐鍇返京之後,跟李煜提起蘇宸才名之後,引起李煜對他詩詞才華的看重,卻不肯把蘇宸當成國之棟梁,耿耿於懷。自此,孫黨的人也就不再推薦蘇宸了,按韓熙載的想法,必須要將蘇宸推入科舉,得到進士出身,然後到翰林院實習一兩年,便調去戶部去做些事實,將唐國的財政給拉起來。

蘇宸微微點頭道:“可以,這些都按韓老的意思辦,那殷刺史的事,當如何解決?”

韓熙載不再露出先前為難之色,而是輕描淡寫地說道:“今晚我便修書一封,派人快馬送往金陵,讓朝中樞密院、吏部、禦史台三邊都活動一下,端午之後,調令就能下來,把殷正雄給平級調走。”

“就這麼簡單?”蘇宸愕然道。

韓熙載捋著鬍鬚,淡淡說道:“平調而已,又不是罷官,要致人死地,自然用不著大張旗鼓動殷家了。不過,需要三州刺史互換一下,麻煩還是有的,才能做夠做好表麵文章。等姓殷的調任之後,你們再與彭知府聯手,一起扳倒丁家,便輕而易舉了。”

蘇宸心中感慨,有官場人脈,真是手段通天,弄權於掌股之間,殺人不用刀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