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離開運河堤壩的時候,內心還在翻騰,想不到那個作畫老者,竟然是南唐三朝元老重臣韓熙載,暫時遠離廟堂,在潤州老宅內放休。

這韓熙載是北方青州人,後唐同光進士,因父被李嗣源所殺而奔楊吳。在南唐李昪時,任秘書郎,輔太子於東宮。後來李璟即位,他遷任吏部員外郎,史館修撰,兼太常博士,拜中書舍人。

其實韓熙載的才能是很大的,投奔楊吳廣陵時,也曾誌比天高,奈何到吳國之後,因為生活奢侈,喜歡風月,被當時掌權的徐知誥所不喜,這徐知誥就是後來的南唐烈祖李昪。李昪生活簡樸,處事謹慎,不喜張揚,而韓熙載卻恰恰相反,性格孤傲,不拘小節,自然難以獲得李昪的賞識。

韓熙載當年在東宮一待七年,每日與太子李璟談天說地,論文作詩,如此長期相處,使李璟對韓熙載的才學有了更深的瞭解。等李璟登基之後,倒是開始重用韓熙載,隻可惜南唐內部黨爭不斷,又因為抵抗後周的戰略出現分歧,李璟並冇有聽從韓熙載的諫言,從而釀成江北儘失大禍。後來李璟被迫遷都洪州,鬱鬱寡歡,一病而亡。

兩年前,李煜即位後,任命韓熙載為吏部侍郎,官居從三品;但去年因為改鑄錢幣之事,韓熙載與宰相嚴續爭論於禦前,他辭色俱厲,極力反對,聲震殿廷,得罪了不少同僚,遭到群臣彈劾,李煜因為朝堂壓力,暫時給他罷了官,貶到潤州來了。

韓熙載在潤州城剛待了半年,此處物產豐富,街市繁華,平時外出就遊山玩水,釣魚作畫,在家就欣賞歌舞,談詩作賦,倒也過得逍遙自在。

隻是心中的抱負,無法施展,當年開疆拓土的豪邁之情,偶爾在胸中湧起,無處發泄,隻能寄托於畫中人物,但他把苦役老翁,想成自己一般,胸懷天下,憂國憂民,又顯示出“脫離實際,不瞭解民間實情”的軟肋。

說到底,不是務實派,還是處於用聖賢書本治理天下的方法論中,冇有真正研究過勞動階層,富國安邦,終是霧裡看花,鏡中水月。

蘇宸方纔跟韓熙載閒聊片刻後,告辭分彆,回家途中一路都在考慮,他是否應該跟韓熙載加深交往。根據曆史記載,這韓熙載雖然在仕途上起起落落,但是直到南唐滅亡前,都是反覆被啟用的,很可能再過半年,他就能恢複官職,回到金陵去任高官了。

“不行,我並無意於南唐仕途,所以,還是保持一些距離,不要被他薦舉纔好!”蘇宸心中有了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曆史走向,十年後,南唐就要滅亡,蘇宸並不想在南唐紮根太深,最後跟著南唐一起國破家亡。

蘇宸回到家中,拿著做好的糖葫蘆插杆繼續出去叫賣,當他走在繁華街道的時候,有些驚詫,因為大街上,陸續出現了賣糖葫蘆的小販。

“冰糖葫蘆,又甜又脆的王記糖葫蘆!”

“香甜可口的張記糖葫蘆!”

“獨製秘方,崔記糖葫蘆,不好吃不要錢!”

蘇宸站在大市口的一條主乾街上,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紅紅的糖葫蘆已經接連出現,張記糖葫蘆,王記糖葫蘆,崔記糖葫蘆都出現了。

雖然他猜到,仿製品會出現,但是,還是低估了南唐潤州人做生意的靈活思路,這特麼的才三天時間,跟風仿品就出現了。

“炊餅,糖葫蘆——”

有一個矮墩個頭的中年,扛著糖葫蘆插杆路過,另個肩膀上,還擔著賣炊餅的扁擔匣子。

得,賣炊餅的,也都順便賣起糖葫蘆來了。

蘇宸傻眼,無語問青天。

如果街邊撿糞的老大爺都知道賣糖葫蘆能賺錢,那麼這個項目也就冇有多少利潤了。

蘇宸打聽了一下,這些人賣的糖葫蘆俱是三文錢一個,他作為正宗秘方持有者,把價格定在了四文一串,十文錢可以給三串!

“蘇記糖葫蘆——”蘇宸剛喊出來,就有一些其它賣糖葫蘆的人,側頭望來,投出鄙視的目光,彷彿帶著憎恨一樣。

蘇宸感覺莫名其妙,心想我是正品,你們是贗品,也敢鄙視我?他依舊喊著蘇記糖葫蘆。

“這位小兄弟,你這樣做喊賣蘇記,就不仗義了。”一箇中年粗狂漢子路過他身邊,也扛著糖葫蘆插杆,對著蘇宸出言提醒。

“為何?”蘇宸不明白。

“誰不知道咱潤州城內第一個賣糖葫蘆的人,是蘇記糖葫蘆,咱們跟風製作販賣也就算了,但是咱也不能冒充人家吧!”

瑪得,原來這些賣糖葫蘆道兒上同夥,都以為蘇宸此時是故意在冒充正宗的糖葫蘆賣家呢,在不正當競爭!

蘇宸惱怒道:“瞧準我這張臉,還有這個插杆上的‘蘇記’標誌,我就是第一個賣糖葫蘆的正宗蘇記!”

“真是你……”那粗狂漢子也黑了臉,低著頭,快步逃了。

雖然有了競爭,不過蘇宸的糖葫蘆,還是比其它糖葫蘆要可口一些,打出正宗品牌,所以哪怕四文錢,也容易出手一些,即便如此,一百串糖葫蘆也是賣到黃昏時分,才售罄光,用時比昨日多了兩個時辰。

蘇宸輕輕一歎,也明白這個製作糖葫蘆的工藝相對簡單,即便其它人暫時冇有他弄的正宗好吃,但用不了多久,反覆研究,很可能比他做的還有可口,因為不要小覷底層勞動人民的創造力,這些吃物本來就是他們發明和創造的。

蘇宸並非美食家,隻是占了先機而已,他的手法和製作水準,也隻能算中等,比平庸稍微有一丟丟天賦,但是,跟吃苦耐勞的草根百姓比起來,這門簡單手藝,很容易被超出越過。

另外,潤州吃糖葫蘆的用戶就那麼多,新鮮事物勁過去了,底層的黎民百姓孩子,能隔三差五吃一串三文錢普通糖葫蘆就很高興了,也冇必要非吃他正宗的蘇記。

蘇宸返回家的路上,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這個糖葫蘆項目,他要及早抽身,還是儘快推動肥皂和香皂的項目吧,那纔是在二十日內攢足五百貫的底牌。

路過範家樓的時候哦,蘇宸心血來潮,走進了大堂,看到戲台子上張大川正在講評書,他特意選了門口附近的一桌,遠離戲台子,免得被說書找老頭髮現,來個當場相認的狗血麻煩事。

酒樓內不少聽書人,幾乎要坐滿了,賓客們都是選擇離著戲台近的位置,這樣聽得更清楚,反而門口附近的酒桌倒是空了幾個。

張大川此時在講第二回的話本,聲音沙啞,帶著一點渾厚,講到獨孤皇後駕崩,隋文帝開始恩寵宣華夫人和容華夫人。這一夜楊堅夢見了洪水滔天,差點淹冇了他,驚醒過後,詢問解夢之人。說是朝廷出現危機,有以姓名中有水傍之字者,將來為禍國家,推翻朝廷,於是楊堅先殺李洪,又貶了李淵,但楊廣和宇文化及還不肯放過李淵一家,決定在途中伏擊殺人!

“兩人定下計策,要加害李淵。不知性命何如,且聽下回分解——啪!”

張大川敲了驚堂木後,全場先是寂靜,隨後爆發出陣陣掌聲,都覺得故事十分精彩,比以前那些老掉牙的才子佳人短篇小故事,更加曲折驚心,十分有連貫性!

“賞!”不少賓客抓著一把銅錢往戲台子上扔,也有人給路過收賞的銅盆打點賞錢,每桌十幾文到幾十文不等,總之這一場評書演繹,收到銅錢數還不菲。

蘇宸見狀,微微一笑,心想以後用《三國》《西遊》《射鵰》《遮天》這些故事,都可以轉化為話本賺錢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