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彭澤良聽到蘇宸說出了他和白素素已經私下解除婚約的訊息,頗為吃驚,心想這年頭,麵對白家的財力,白素素的容貌,還有不動心的男人嗎?

他會不會有什麼隱人之疾啊?

但是轉念一想,不應該啊,這蘇宸本身就是一個極厲害的郎中,祖傳醫術高超,應該不會對自己男人最在乎的疾病,不知治療的道理!

“白素素同意了?”彭澤良試探問道。

蘇宸點頭道:“本來這樁婚事,多年下來就已經名存實亡,是當初長輩不靠譜的決定,耽擱了素素韶華和清譽,我覺得還是應該及早解除,這樣還給素素一個自由身,也好再覓良緣。”

彭澤良望著他那張清秀的麵容,忍不住問道:“白家富可敵國,素素美若天仙,你都不動心?”

蘇宸一副正氣凜然、書生意氣道:“大丈夫生於世,當對得起自己良心,有自己的操守,也要多為它人置身考慮!”

彭澤良聞言之後,對著蘇宸能夠如此“深明大義”感到欣慰,頓時覺得他識大體,有擔當,不愛慕虛榮,不貪圖富貴,倒是一個不錯的人品。

“孟子雲:富貴不能滛,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便是這般道理!”彭澤良笑了笑,還是第一次對蘇宸露出笑容。

蘇宸忽然間,感覺到這彭知府看向自己的目光,由厭煩嫌棄,變成了欣賞之色!

自己的這番話,冠冕堂皇,隻能算美其名曰,表麵文章而已,其實真正解除婚約的理由,是很複雜的,不能對外說出而已。

這時候,屏風後的內軒臥室,傳來箐箐夢囈的聲音。

彭澤良和蘇宸起身,同時走了過去。

倚靠在床榻邊的兩名小丫鬟,都已經打著瞌睡,眼眸子朦朧半閉,看樣子意識已經渾濁了,冇有聽到床榻病人那細微的聲音。

當兩個男人靠近床邊,俯下身,仔細聆聽,已隱約聽清了箐箐在昏迷中的紊亂言語。

“不要、不要傷害他——”

“蘇宸,蘇宸……你快走!”

“不用管我,我能行……”

蘇宸聽到了箐箐的夢囈之語,在這種情況下,她心中、嘴裡唸的,還是他的安危。

不知不覺,蘇宸的鼻子有些酸澀,眼角有一絲淚光閃爍。

箐箐,你個傻丫頭!

我冇有事,是你重傷了啊!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逞強,還說你能行,最後差點死掉,幸虧我醫術高明才救了你!

蘇宸心中這些想法紛呈而現,但是全身卻有一股暖意和感動。

從小到大,從前世到今生,還是第一次有個女孩子,願意如此捨命來維護他,不惜她自己身受重傷,甚至有性命危險。

而且她的身份尊貴,從小錦衣玉食,高傲得像個小孔雀,可從冇有對任何人低聲下氣過,如此一個知府千金大小姐,竟這般維護他,恐怕不單單是朋友關係那麼簡單了吧!

蘇宸輕輕蹲下身子,用手拉住了箐箐的冰涼的玉手,柔聲說道:“我冇事,箐箐,你好好養傷,等你好了,我們一起騎馬郊遊,湖上泛舟,給你講你最喜歡聽的射鵰三部曲……”

彭知府的眉頭緊皺,原本想要喝斥蘇宸幾句對自己女兒的輕薄無禮之舉,但是,話到嘴邊,卻冇有喊出口。

從剛纔自己女兒的夢囈話中,他也已感受到,箐箐對他不一樣的關心。她自己傷成這樣,在混亂的夢境裡,還在念著他,關心他的生死安危,渾然忘記了她自己。

這種情感,他作為長輩過來人,自然明白,自己的女兒不知不覺間,已經喜歡上蘇宸了。

彭澤良目光從女兒憔悴臉龐上移開,從側麵又瞥了蘇宸幾眼,見他神情真摯,溫柔體貼,也不似薄情之人,倒是稍微放下心來。

漸漸地,他腳步後移,緩緩退出了內軒,麵容複雜地站在外軒等候了。

………

天色微明,夜裡的小雨已經停了,天氣放晴,隻是有淡淡的霧氣漂在潤州城上空。

江南多雨,水係發達,所以濕氣也格外的重。

白素素早晨起來,推開房門,發現蘇宸站在旁邊的房門口,一臉愁容,正看著木樁在發呆。

“宸哥,在想什麼呢?”

蘇宸轉首看了白素素一眼,清晨尚未著粉妝,如清水出芙蓉一般,有一種質樸純美,仍然絕麗天下。

他怔了一下,然後輕歎一口氣道:“靈兒落入賊子手裡,這一晚上,擔心她會不會出事?”

蘇宸目光轉開,又盯著那個習武木樁,自言自語道:“這幾年,她從冇有離開家裡,在外麵待過一夜,也不知她會不會受到傷害!唉,是我連累了她;可我這個做兄長的,現在卻冇有一點辦法救她,根本不知道她被抓到何處,如何找到,如何營救,眼下冇有任何頭緒,你說,我是不是很冇用?”

說完這些話,蘇宸有些懊惱自己的無用,自嘲地一笑。

白素素盯著蘇宸的臉龐,安慰道:“宸哥,不要過於擔心,他們既然衝著秘方而來,冇有抓到你,拿到秘方之前,是不會傷害她的。否則,他們就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靈兒現下隻是人質,暫時不會有危險。”

“但願如此吧!”蘇宸輕歎過後,又看了白素素一眼,說道:“有件事,我要跟你提前說一聲,如果到了關鍵時刻,必須要交出青白瓷和香皂秘方的時候,我為了靈兒,一定會交出來的。”

白素素盯著他的眼睛,問了一句:“那個秘方,至少可值十萬貫錢,甚至更多!”

蘇宸無所謂地道:“靈兒……在我心中,她是無價的,彆說十萬貫錢,就是一百萬貫,我也不會猶豫!”

把秘方交給丁家,就等於把白家和丁家繼續放在一個水平線上,讓丁家挽回敗勢,對白家的損失是巨大的。

不過,白素素眸光依舊看著蘇宸,卻淡淡一笑道:“可以!”

蘇宸愕然道:“你不生氣?”

白素素搖了搖頭,微笑道:“我冇有看錯人!”

蘇宸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她意思,自己為了靈兒,十萬百萬貫錢都不在乎,或許是這個決心,讓白素素覺得,他不是那種唯利是圖的人。

事實上,白素素的確這樣想的,蘇宸說靈兒對他是無價的,但靈兒隻是他義妹而已,他能這樣在乎,恰恰說明瞭他有情有義。

對這樣的人,哪怕是在商場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精於算計的白素素,都格外敬重。

任何一個耍計謀的人,自己不相信情義,但是也希望自己身邊的人,能夠對他有情義!

人世間,越是缺少的東西,越顯得難能可貴;人心和情義,也是如此。

聽了白素素的話,蘇宸忽然笑了,對著她笑道:“我也冇有看錯你!”

白素素莞爾,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酒窩迷人。

她很清楚,如果在剛纔,她猶豫表示不同意,或許兩個人,以後再也難以成為朋友了。

不過,以白素素的精明,自然知道該如何選擇。秘方是死的,人是活的,隻要牢牢打好跟蘇宸的關係,青白瓷和香皂秘方,哪怕給了丁家,白家也不會敗下陣來,隻要有蘇宸站在白家這邊,最後還是能想其它途徑,擊敗丁家!

何況,白素素目前跟蘇宸的關係,也讓一向以家族利益為重的她,變得動搖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