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小丫鬟冬香熬煎了湯藥,端來了兩碗進了房間,蘇宸接過來,走到床邊,吩咐春香扶起箐箐的脖頸和頭,要給她喂下藥湯。

彭澤良見狀皺起眉頭,他對蘇宸的醫術是信得過的,但是對他的行為卻看不過眼。

“你在做什麼?”彭澤良質問一聲。

蘇宸愕然抬頭,看向彭知府,有點奇怪地回答道:“自然是給箐箐……彭姑娘喂藥啊!”

“閃開,有她父親在此,輪不到你獻殷勤!”

彭澤良走過去,從蘇宸手裡奪過了湯勺和瓷碗,要親自給自己女兒喂藥。

蘇宸錯愕了一下,不由苦著臉一笑,他也感受到了,這彭知府對他很不滿意,像是防賊一般在防著他,生怕自己靠近他女兒一般。

在春香的服侍下,彭澤良親手給昏迷不醒的彭箐箐嘴裡喂下湯藥,這兩碗藥劑,一個是利尿排泄的,一個是體內祛毒的,都能對彭箐箐血液和內臟的毒素進行排解、祛除。

那彭澤良給女兒喂著藥液,不知不覺,眼眶變得濕潤。或許是看著女兒受此重傷,慘狀淒然;或許因為女兒長大了,有自己的選擇;使他心中複雜無比,忽然間,多出一股傷感和酸楚。

這是不為人父、冇有女兒者,所不能深切體會到的。

“女兒終究是大了。”彭澤良心中暗歎,給箐箐餵過了藥,站起身後,神色複雜又嚴厲地瞪了蘇宸一眼,看得後者是莫名其妙。

蘇宸解釋道:“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彭姑娘會有排尿之意,春香、冬香,你倆就在屋內服侍一下。一炷香後,解毒藥力發作,可能會嘔吐和抽搐症狀,我會在房間一夜看守,確保解毒完成。然後,外傷的消腫和敷藥的療傷藥,也要進行了。”

劉神醫點頭道:“先治蛇毒,毒素清除後,便可治療其它傷,免得藥力相沖,產生其它不良反應。”

彭澤良、白素素對二人的醫術都冇有挑剔,見他倆意見相近,而且胸有成竹的樣子,對箐箐的傷勢倒是減少了擔心。

蘇宸對著彭澤良拱手道:“彭大人,已經過了午夜子時,不如在蘇府休息一下,明日一早醒來,再到房間探望如何?”

彭澤良並不領情,搖頭道:“不行,這一夜,老夫肯定要守在房間內,親眼看到箐箐祛除蛇毒,身子安全了才行。”

蘇宸見勸不動,也就不勸了,對著白素素問道:“你呢,留在蘇府上,還是暫時回去白府?”

白素素猶豫一下,說道:“我暫時也守在這裡,等有了睏意,就在靈兒房間休息一下吧,不回白府了。”

“那行。”蘇宸對著冬香吩咐,讓她去煮水沏茶,送來房間內。

眾人總不能大眼瞪小眼都乾等著,喝點茶水,能夠令人保持清醒,祛除夜裡睏意,也能打破一下尷尬局麵。

片刻後,彭箐箐腰部略微扭動,似乎有些不舒服,看來尿意來了。

男士避開,先出了房門,白素素和丫鬟留下,幫著彭箐箐解決了排尿問題,同時給她換上了一件乾淨的霓裳羅裙,把身上沾了血跡,破損不堪的外衫給換下了。

等蘇宸、彭澤良、劉神醫再進入房間時,發現彭箐箐衣衫嶄新,臉頰也被清洗過,頭髮梳理整齊,不再是狼狽不堪的樣子。

此時,彭箐箐就如同一個睡熟的傾城美人,那樣安靜祥和,與先前狼狽不堪形成強烈反差了。

彭澤良微微點頭,這才心情好轉了一些,對蘇宸的埋怨之意也減弱了。

到了後半夜,彭箐箐嘔吐出了一些穢物,身子寒熱抽搐症出現後,很快就消除了,蛇毒被徹底壓製住,眾人俱是鬆了一口氣。

“咚——咚咚咚咚!”外麵傳來五更的打更聲。

時辰已經是後半夜淩晨三點了。

院內的官差捕快倚靠廊下打著盹兒,劉神醫去給蘇府幾位家丁治傷了。

白素素帶著小桐去了靈兒房間休息,留下蘇府的冬香和春香兩丫鬟,守在內軒,輪流伺候昏迷的彭箐箐。

彭澤良坐在屏風外的軒室,與蘇宸談話,氣氛尷尬。

“聽韓侍郎說,你準備參加科舉了?”

蘇宸詫異了一下,冇想到彭澤良會主動開口,跟他問話。

“是的,韓老找過晚輩,聊過科舉入仕之事,思前想後,晚輩也覺得就這樣荒廢讀書所學,未免可惜,打算試一試秋闈。”

彭澤良抿了一口茶,似漫不經心問道:“你有幾成把握可以高中府試,成為貢士?”

“這個……”蘇宸有點汗顏,如果正常科舉,他的把握並不大,雖說南唐科舉的卷子,是一詞一文,隻考兩道題。

詩詞一道,按照詞牌和要求,做出一首好詞來。文章則根據一句話、一句典故,寫出錦繡文章。

如果詞牌是蘇宸熟悉的,那麼就能抄襲一首應景的,並不困難。

但難就難在寫科舉文章上,要對聖人歌功頌德,對讀書微言大義,對人生充滿雄心鬥誌,必須要駢文寫的好,對仗工整,引經據典,空談一番,文章寫的極為花團錦簇才行,這可不是蘇宸能夠辦到的。

蘇宸心想,韓老說他有辦法,還不知具體什麼辦法,除非文章的題目,是他背過的宋代古文才行。

“把握不大,隻有儘力一搏!”蘇宸謙遜說道。

彭澤良卻不知蘇宸不精於文章,所以,此時聽蘇宸之言,以為他故意謙虛,冷哼道:“在本知府麵前,你就不用裝了,江左第一才子之名,現在傳遍了潤州,甚至連金陵城,以及其它州府都在傳播你的詩詞和戲曲小說。以前老夫覺得,你有些不務正業,白瞎了一身才學,今番要參加科舉秋闈了,倒還算迷途知返,浪子回頭了。”

蘇宸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心想我真不是你想的那樣,什麼迷途知返,浪子回頭,我這是被趕鴨子上架,逼上梁山!

“知府大人謬讚了。”蘇宸汗顏抱拳。

彭澤良輕哼一聲,對他還是有些意見,但是對蘇宸的才學和能力,平日裡也是欽佩的,不想讓箐箐跟他來往,主要是蘇宸冇有功名,冇有任何身份,玩物喪誌,隻想經商,不求科舉,在他眼中這都是不上進的表現。

更何況,蘇宸和白素素還有婚約在身,箐箐插在二者之間,來往過密,那算怎麼回事嘛!

“對了,你和素素的婚約,到底怎麼樣了?”彭澤良端著茶杯,看著茶水中漂浮的幾片青綠茶葉,裝作若無其事地問了一句。

蘇宸有點奇怪,怎麼問起這個話題了,如實回答道:“我和素素,已經私下解除婚約了。”

“解除婚約了?”彭澤良神色微動,眉頭挑起,顯然被這個訊息給驚住了。

這一刻,彭澤良的心情,似乎變得更加複雜化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