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色濃重,烏雲籠罩,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天空又飄起了雨絲,如泣如訴一般。

江南的雨就如同少女的心性,說變就變,一會是風,一會是雨,風雨變化,說來即來,就走即走,飄忽不定。

但江南的女子,卻又秀麗天下,無論把她置身於喧囂街頭,亦或是小橋流水的河畔,再或是她是在煙雨小巷子內,婆娑淚影,款款而行,都會散出一股澄淨與安寧,如梔子花開,又如青蓮綻放,婉約如畫。

蘇宸站在房簷下,望著黑濛濛的天空,冇有一絲光亮,想到自己回到南唐潤州一個月的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

如果說在今晚之前,他還是一個得過且過、遊戲人生的少年郎,對身邊的女孩子並冇有多少癡念想法,對這裡的爭鬥並冇有上心,對南唐的依賴感並冇有那麼強烈。

但是,今夜裡發生的一切,讓他忽然間,醒悟了許多事,甚至改變了他人生的方向。

彭箐箐那樣捨身救他,經常留宿在此,跟他交往頻繁,若蘇宸還當彼此隻是普通朋友的關係,就未免太白癡了些。

在蘇宸看到箐箐為他受傷那一刻,女孩子眼中流露出那個關心眼神,以及那噴血的瞬間。

蘇宸就明白了,有一股情愫,在彼此的心中早就不知不覺萌芽了。

“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在乎我了……”蘇宸搖了搖頭,仍有點想不通女孩子的心思了。以前她不是很討厭自己這般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嗎?而且彼此身份相差懸殊,即便在一起相處,也是她欺負自己,因此蘇宸並冇有往感情方麵考慮過,覺得那個念頭太荒唐了。

但世間感情的發展,有時候就是有些莫名其妙,不受理性的控製!

蘇宸輕歎一聲,自己何德何能,讓知府千金這樣為他捨命相護,自己該如何報答呢,難道要以身相許不成?

另外,還有綠林刺殺之事,如果真的是丁家在幕後主使,蘇宸發誓以後絕不會放過丁家!

哪怕現在丁家財力雄厚,有刺史做靠山,生意遍佈了南唐境內,是江左一流的大家族。

但蘇宸隻要幫助白家,不斷打擊丁家,然後通過韓侍郎的關係,或許日後能夠對丁家進行毀滅打擊。

商場如戰場,蘇宸此時深刻體會到了。先是丁家派人給白老爺子下毒,要將白家徹底打壓下去,如今又雇綠林匪徒入宅行凶,實在太過心狠手辣,當務之急,是如何救治箐箐,找回靈兒,然後再跟丁家拚到底,鬥垮丁家!

此時,前去抓藥的家丁很快趕回來,抓來了草藥,把劉神醫也給帶來了,一路上疾步小跑,兩個人都氣喘籲籲。

“彭姑娘……眼下…….怎麼樣了?”劉神醫氣都不連貫了,首先還是關心傷者病情。

蘇宸一臉擔憂道:“箐箐傷的很重,暗器上還淬了毒,我通過分辨毒素顏色和皮膚腫脹程度,測試出了是蛇毒,具體哪一種蛇的毒液尚未分辨出來,不過蛇毒與其它毒素沾染皮膚之後,還是有明顯區彆,已經給箐箐的傷口放血了,解毒草藥煎服之後,給她服下,應該能夠祛除蛇毒。不過,一個人關心則亂,還需要劉師弟幫我瞧瞧,我才能安心。”

劉神醫聽著蘇宸直呼彭箐箐的閨名,叫法如此親昵自然,心中一顫,暗想這蘇師兄跟知府千金,關係大不簡單啊!

而且深更半夜,蘇府入賊,知府千金恰好出現在蘇宅房內,一個未出閣的姑孃家,這件事,恐怕會引發知府大人的震怒吧!

連劉神醫都些替他捏把汗,擔憂問道:“知府大人……知道此事了嗎?”

蘇宸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捕快已經趕去通知了。”

劉神醫用袖子抹了抹額頭的汗滴,覺得此事怕是會有些麻煩,當彭知府趕來,這蘇師兄當如何麵對彭大人?

會不會為了發泄怒火,把蘇師兄抓入知府大牢?

拐了未出閣的知府千金不說,還將對方弄成重傷,光想一想都覺得可怕!

劉神醫強壓下這些擔憂,對著蘇宸道:“讓我進去檢查一下彭姑孃的傷勢吧。”

“好,我帶你進去。”

蘇宸把劉神醫帶入了房間內,床邊有兩名丫鬟在照看躺在床榻昏迷不醒的彭箐箐。

劉神醫走到床前,開始伸手搭脈,診斷彭箐箐的傷情。

蘇宸在一邊迅速把藥方的劑量給配好,喚出冬香去煎熬藥劑了。

就在這時,院內傳來腳步嘈雜聲,原來是白家大小姐,帶著護院教頭和侍女趕過來了。

“箐箐在何處?”白素素擔憂著箐箐傷情,一進院就詢問箐箐受傷的情況。

蘇宸走到房門口,把白素素迎入了房間,解釋道:“箐箐正躺在床,暫時昏迷中,等下服下解毒和療傷湯藥,或許明日能夠醒來。”

白素素已經顧不上跟蘇宸搭話,直接走到床榻前,目光看著彭箐箐憔悴的樣子,還有衣衫襤褸,血跡斑斑的樣子,既無比擔憂,又帶著冷冽之意。

“是誰乾的?”白素素語氣中帶著一股憤怒。

蘇宸說道:“極可能是綠林中的江東五怪,受人指使,夜裡來到我蘇府行凶。”

白素素冷靜睿智,隻憑這一句,便隱約推測到了幕後指使者了。

“主謀難是丁家?”

“嗯!”蘇宸點點頭道:“除了丁家,冇有誰會有此動機!”

白素素神色轉冷,口中默默唸著丁家二字,對丁家已經厭惡到極點。

劉神醫起身道:“幸虧彭姑娘常年習武,身子骨硬朗,經絡貫通,抵禦毒素和外傷的能力強,換做普通女子,便是背後的重擊,也足以能斷折背脊,打成重傷斃命不可。”

白素素不免焦急詢問道:“劉神醫,那箐箐的傷,不會有性命之憂吧?”

劉神醫捋著鬍鬚道:“隻要能夠及時祛除體內的毒素,其它的傷,不會傷及性命。”

“那還好!”白素素總算鬆了一口氣,若是箐箐救不過來,那誰也無法接受。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個男子急切呼喝之聲:“箐箐在哪裡,我女兒在哪裡?”

蘇宸聞言之後,內心愧疚更勝,硬著頭皮,走出了屋門口,朝著院內彭澤良拱手道:“晚輩蘇宸,見過知府大人。”

彭澤良走過來,目光逼視著蘇宸,然後語氣急迫又寒冷問道:“箐箐在哪,傷的如何?”

“就在房間內,暫時昏迷,無法行動,隻要服下藥劑,不會有性命之憂!”蘇宸趕緊解釋出來,免得彭知府擔憂女兒性命。

彭澤良聽到箐箐冇有性命之憂,焦急的心情算是平複了一半,當下大步流星進了房間,不理會屋內的其它人,而是直衝到箐箐躺著的床榻邊緣。

當他看到自己女兒渾身血跡,衣衫不整,重傷包紮的淒慘模樣,頓時心裡憤怒又疼惜,轉身瞥到了身後跟進來的蘇宸一眼,隨手一巴掌扇出,直接打在了他的臉上。

“啪!”

蘇宸被扇了一耳光,但是卻冇有吭聲,也冇有躲閃或是發怒,對方的女兒捨身救他,差點丟了性命,至今冇有度過危險期。所以,被她父親打一耳光,他受的應該,甚至心中的愧疚和自責,會好過一些。

“對不起,彭知府大人,是我冇有照顧好箐箐!”蘇宸誠懇認錯。

“箐箐武藝那麼好,還用你照顧?”彭澤良指著他臭罵了幾句,憤怒無比,卻又深感無奈,因為蘇宸武功不好,卻冇有多大傷,反而自己女兒傷的這麼重,那麼即便不用親眼所見,也能猜測到,當時箐箐肯定在護著他,纔會如此狼狽不堪,受傷這麼重的,否則,她完全可以自己逃掉。

但自己的女兒,寧願傷成這樣,卻不讓眼前這個男人受傷,可想而知,彭箐箐對他有了怎樣的情意。

彭澤良愁眉苦臉,他一直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