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抱著渾身是血的彭箐箐,大聲嘶吼,充滿了一股悲愴黯然之意,這是為了救他纔出現這般傷勢,讓他心中湧起深深自責和愧疚。

短暫的失神和悲呼之後,立即抱起了彭箐箐,趕緊把她平放在桌案上,要立即給箐箐急救,否則很容易因為失血過多,或是傷勢過重而玉損魂消。

“靈兒,靈兒——”蘇宸想要喊靈兒進來幫忙掌燈,但是喊了幾聲,卻冇有聽到靈兒的應答。

這時候,孟教頭推門進房,麵露愧色道:“蘇公子,靈兒姑娘她……被歹人劫持走了。”

“甚麼?”蘇宸大吃一驚,轉身就要衝出去救人,但是步子剛到門框處,卻硬生生的地停下來。

此時要保持冷靜,不能亂了方寸,蘇宸思忖了一下,自己出去救靈兒,靠什麼去救?自己打不過那些歹徒,而且也不知他們去了哪裡?就這樣出去找靈兒,也是於事無補,屋內的箐箐卻需要緊急包紮和治傷。

蘇宸強作鎮定,對著孟教頭道:“讓丫鬟過來掌燈,多點一些蠟燭,把屋內光線弄亮!”

“好嘞!”孟教頭立即招收去辦。

蘇宸則到書房拿出了他的‘救你命三千’急救箱,迅速回到房間桌案旁,看到彭箐箐已經昏迷了,臉色蒼白,嘴角都是血跡,身上衣衫有幾道被利刃割破的豁口,傷到了皮膚,傷口不斷流著鮮血。

他的心在此刻,像是被揪住了一般難受。

春香和冬香兩位丫鬟戰戰兢兢進了房,在屋裡點亮了許多燈籠和蠟燭。

蘇宸急忙檢查了一下她身上的傷勢,發現彭箐箐有兩道劃破傷,一處暗器傷,擊打傷有兩處,分彆在手臂和背脊處。傷的最明顯的是右側肩胛骨處,一支巴掌大小的細小弩箭射在肉骨中,格外顯眼。

很難想象,以前衣食無憂、身份尊貴的知府千金大小姐,會受到這般嚴重的傷勢,一切還都是因為他這個男人!

蘇宸眉頭一皺,在燭光的映照下,他發現肩胛骨處的暗箭傷口,血跡變成紫黑色,竟然有毒,通過色澤和傷口肌膚中毒後的症狀,大致可判斷出是蛇毒!

“暗器上淬了毒,好生卑鄙!”蘇宸大怒,但是容不得他痛斥歹人行徑了,需要立即為箐箐祛毒才行。

以他的醫學知識,瞭解治蛇毒,需要外治、內治相結合,外治以急救排毒為主,內治以清熱解毒、通便排毒為先。自古民間便有“蛇毒不瀉,蛇毒內結”的說法。

此時,院內傳來巡邏的捕快聲音,大概是在詢問這裡發生什麼事。

蘇宸讓孟教頭出去解釋,隻留下了兩個丫鬟在房間幫忙,然後關閉上了房門。

“春香,用剪刀剪開傷口的位置,露出皮膚來。”蘇宸一邊準備著小手術的工具,一邊催促丫鬟做事。

丫鬟春香拿起剪刀,在冬香提燈照明下,剪開了彭箐箐身上流血處的衣衫,露出裡麵猙獰的傷口。

蘇宸拿著工具走過來,首先要處理箐箐肩胛骨處的毒箭,小刀、鉗子和鑷子配合,很快將毒箭給取下來,這個過程中,冇有止痛湯藥,彭箐箐有些吃痛,迷迷糊糊疼哼了一聲,卻冇有睜開眼簾,大概是傷勢發作了,意識已經不清。

拔掉毒箭之後,蘇宸在傷口附近中毒的幽紫皮膚上,劃了一個“十”字切口,進行放血處理。

一邊放血滴淌,他一邊給其它兩處傷口止血和包紮,等毒血不再自己流了,他用刀片擠壓傷口周圍,把殘存毒血給逼出一些。

最後,發現擠不出毒血後,蘇宸隻能用自己的嘴吸吮幾次,保證傷口處蛇毒能夠儘可能清乾淨,再包紮起來。

接下來,就要處理流入血液中的毒素了,需要通過排便,以及服下解毒的湯藥才行。

蘇宸在房間寫了兩張藥方,一個是利尿的藥方,上麵有車前子、澤瀉、木通等中草藥。

另一個是則是清熱解毒的藥方,有半邊蓮、白茅根、黃岑、黃連、丹皮、全蠍、川貝,青木香、蜈蚣等十五六種藥草,藥量都按半斤量單獨抓來,自己進行配比,要儲備多量,每日煎服使用。

他推開房門,院內的孟教頭和捕快們都抬起頭,圍聚過來。

“蘇公子,彭姑娘傷勢如何了?”孟教頭關心詢問。

他是知道彭箐箐的身份,因此,心裡可謂膽戰心驚,方纔已經派家丁去白家送信,告知白素素去了,彭姑娘受傷嚴重,這件事,誰也扛不住。

從幾個捕快中走出一位捕頭名叫盧晉,剛纔聽孟教頭吩咐家丁的時候,已經聽聞了彭箐箐受傷,事關知府大人的掌上明珠,所以他也格外上心,留在院內等候,此時拱手問道:“蘇公子,知府千金究竟傷的如何了?”

蘇宸把藥方交給一位家丁,讓他迅速去百味堂去買草藥,順便把劉神醫給請來。

交待完此事後,蘇宸這才轉身回道:“傷的不輕,還中了暗器,在暗器上有蛇毒,我正在解毒治傷,那些行凶歹人可有抓到?”

盧晉搖頭道:“他們跑的極快,還有人接應,所以追出兩條街,就跟丟了。”

蘇宸有些憤然道:“這些人夜入蘇府,行凶傷人,還掠走了舍妹靈兒,請諸位官差兄弟能夠儘全力搜捕!”

“那是自然,你們可看清這些歹人容貌?”盧晉問道。

孟教頭蹙眉道:“有五個人,看身形和兵器、拳法路子,很像是江東五怪所為!”

“綠林中的江東五怪!”盧捕頭皺起眉頭,臉上浮現一抹厭惡之色,顯然這江東五怪的名聲狼藉,讓這些捕快也十分反感。

蘇宸陷入沉思,心想自己並冇有得罪過什麼綠林中人,對方為何會夜入蘇府來行凶?他們臨走前,要掠走靈兒,目的又是如何?

難道是……衝著我手裡的藥方而來?

暫時蘇宸冇有證據,隻是胡亂猜測,不過,目前他在潤州城內,隻跟曹家和丁家有很大過節,曹家自從上次得知他跟韓熙載之子、知府千金關係要好之後,已經不敢再來生事了,唯獨丁家後強硬後台,並不畏懼蘇宸身後的關係背景,反而有鋌而走險的可能。

若是丁家請出綠林匪徒過來出手,一切倒也說得通,他們最後抓走靈兒,無非要以此為要挾,如此推斷,靈兒暫時還是安全的。他們會隨時再來聯絡自己,衝著他手裡的燒製青白瓷和加工香皂的秘方。

“蘇公子,知府千金受傷,我等要稟告知府大人,否則,誰也擔待不起,還請理解!”

盧捕頭抱拳,他跟姚遠關係很鐵,蘇宸當日救了姚遠和楊捕快,因此獲得了知府衙門官吏和捕快們的好感。

此時盧捕頭給蘇宸打了一聲招呼,也算是給他顏麵,但此事終究還是要儘快稟告知府,不敢替他隱瞞,否則一旦彭箐箐出事,他們都要跟著倒黴,有一定的連帶責任!

蘇宸點頭說道:“我理解,你們可以告知知府大人,不過希望等我給箐箐服下藥之後,否則,我擔心知府大人過來後,不聽勸阻,立即帶走箐箐,會使她病情加重,更何況,我已經派人去請百味堂的劉神醫過來,絕對不會耽擱箐箐的傷勢治療。”

盧捕頭猶豫一下,歎了一口氣道:“我等信得過蘇公子醫術,隻能再給蘇公子一炷香的時間,然後我們就要去彭大人的府上去稟告了。”

“可以!”蘇宸微微點頭,心中也在焦急箐箐的傷勢,希望她能逢凶化吉,冇有性命之憂,否則,自己這輩子都要心難安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