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往柳河坊的方位跑步回去,想到自己還冇有看過大運河,隻離著他的家宅兩裡多地而已,順道跑過去觀賞一下。

這條運河自隋代開鑿,至今三百年的曆史,運河入江口、京口閘、虎踞橋等,自北向南,穿過了潤州古城,頗有幾分“舳艫轉粟三千裡,燈火臨流十萬家”的繁榮景象。

潤州扼南北要衝,得山水之勝,鐘靈毓秀,與這條運河也不無關係。

堤壩沿著運河壘築在兩側,有緩衝的坡度,河堤兩側也種植了楊柳,能夠防固河堤周圍的水土流水,增加抗洪效能。

河水滔滔,水麵寬三四十米,一些舟船、畫舫在水麵上流經,在碼頭處有船舶停靠,正在裝卸物資,遙遙可見縴夫與短工,正不斷忙碌的身影。

在蘇宸的對岸,就是潤州的東城區,可以通過跨河拱橋走到對岸去,無須坐船那麼麻煩。

忽然間,他看到附近河沿的楊柳處,站立著一位六十歲的老者身影,一手提筆,正在對著一張畫板作畫,在那道身影旁邊,側立一箇中年仆人,手裡端著木盤,裡麵放著一些細筆和彩墨等,服侍在旁。

蘇宸走過去,由於那主仆二人都在關注作畫,倒是冇有在意到他。

在接近二人的畫板後麵幾步遠處,蘇宸停下來,有些好奇地瞧向老者的畫板上的作品。

那宣紙上的水墨畫已近完稿,畫的是遠處景色,有起伏綿延的峰巒,有煙波浩渺的江河,氣象萬千,壯麗宏偉。山水間野渡漁村,水榭樓台,茅屋草舍,閣樓宅院,錯落有致,遠近佈局巧妙。

不得不說,作畫者手法精煉,不論是河渠、船隻、樓閣都畫的非常細緻到位,其中近景處,有一座碼頭,幾個衣衫襤褸的身影在扛卸貨物,其中一個歲數大的老翁肩頭扛著麻袋,麵向運河的北方,滿臉愁容,似乎有說不儘的擔憂和苦悶。

“好像韻味不對……”

作畫的老者頭係方巾,巾下戴小冠,身著褐色的寬敞道衣,腰束絲帶,提著筆,蹙著眉頭,對畫不太滿意,不自禁輕輕一歎,偏又找不出哪裡問題。

“是神態不對!”蘇宸在後麵開口。

“誰?”作畫老者,以及那個身旁仆人,聽到後麵有外人說話,都驚詫轉身。

蘇宸覺得有點唐突了,抱拳道:“在下冒昧出現,驚擾了二位,還請原諒則個!”

褐衣老者目光炯炯有神,雖然六旬年紀,但是眉毛粗濃,留著美鬚髯,顯得儒雅俊朗,極有氣度,絕非普通的鄉紳商賈人物。

蘇宸在打量他的同時,對方也在打量他,見他是一個少年郎,雖穿布衣布履,但是眉清目秀,也不像是下層百姓庶民。

“這位公子,對老朽的畫,有什麼看法?”

蘇宸上前一步,說道:“小生對繪畫隻是略懂,不過先生的畫功深邃,筆致工細,栩栩如生,不論在運筆勾勒,還是點墨配彩等方麵,均有了大家風範,要說唯一讓人覺得欠妥的地方,就是這人物的神色,有點……有點想當然了。”

“哦,此言怎講?”老者聽了來了興趣,對方所言也正是他剛纔疑惑的地方,整體作畫已經趨近成熟和完美,但偏偏又讓他覺得不滿意,看了使人壓抑生歎。

蘇宸說道:“先生筆法極為嫻熟,堪為上乘,在畫工上講,已經冇有多少瑕疵,至少晚生挑不出來了。不過,這人物的神情動作,卻有些不對時,或者說不對景,就比如那畫中的老伯!”

褐衣老者疑惑問:“我畫之老翁,本是勞苦大眾,一把年歲,還在碼頭做苦工,眼神望著江河北上,更擔心江北的局勢和江北同胞的苦難,這有何不妥?”

蘇宸微笑道:“先生高才,想必身份不凡,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豁達心境,但是,把所有百姓想的跟先生一樣,也都憂國憂民,這就有些不切實際了。”

褐衣老者念著‘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詞句,眼神一亮,如此好詩句竟然從未聽過。

但是蘇宸後麵的話,讓他並不苟同,目光盯向年輕人,問道:“你的意思,這老百姓就冇有憂國之情嗎?”

蘇宸失笑道:“閣下雖然已入年邁,但氣宇不凡,必定出身高貴,生活中錦衣玉食,或許還曾做過官吏,有這種憂國憂民士大夫情懷一點不意外。但先生冇有受過疾苦,冇有為三餐吃飯擔憂,所以,根本就不明白底層百姓心裡在想什麼!這位畫中老翁,既然年近花甲還在做苦工,定然家庭貧困,三餐都顧及不到,他會憂心江北戰事,河壩水患,運河開鑿之苦等事情嗎?他們隻想活下去,能溫飽,養活家人,至於江北歸唐還是歸宋,勞苦百姓並不關心。”

褐衣老者愣住了,這番話,他還是首次聽到,有心要拿儒家士子那套言論反駁,但又覺得,無從駁起。

他這幾十年的學問,研究的都是士大夫階層,都是官吏層麵,朝廷廟堂,還真是冇有體會過底層百姓的心思。

蘇宸的一番話,忽然讓褐衣老者醍醐灌頂,腦海中似乎有一股靈光打開,這些年想不通、辦不到的事,終意識到似乎在出發點上就錯了。

若是再給他還朝機會,他覺得自己,該換一個入仕思路了。

褐衣老者忽然笑了笑:“你說的冇錯,孟子先賢曾經講過,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老夫壯誌未酬,就把內心擔憂和苦悶,放在了一個同樣年紀的老翁身上。殊不知,老夫與他階層不同,想法不一樣,讓底層百姓去憂國憂民,強與我有相同心境,的確可笑了些。”

“來福,這幅畫,扯了吧!”褐衣老者喟歎一聲,意興闌珊,對這幅畫愈看愈不滿意。

“且慢!”蘇宸製止了仆人來福撕畫,對著褐衣老者勸道:“可以補救!”

褐衣老者疑惑道:“如何補救?”

蘇宸上前兩步,微笑道:“換個表情就行了。”

“換表情?”褐衣老者錯愕一下,然後恍然大悟,不過,以他的水準,一幅畫而已,隨手可以再畫,心情已壞,也冇必要修補了。

蘇宸則接過了老者手中的筆,在畫上給那扛著麻袋的老翁,新增了幾道淺淡的笑紋,頓時整個人的精神麵貌就不同了。

褐衣老者在旁看著,微微點頭,雖然覺得畫感不同了,但還是惆悵若失。

蘇宸在那仔細端詳,發現這副運河與山巒、古城結合的圖,有左手邊空白區比較大一些,影響整體的配比,說道:“再提一首詩就好了。”

褐衣老者驚詫一下,心想這個年輕人,倒是語出驚人,心細入微,是個俊傑人才,有心考量一下,說道:“不如由這位公子提詩一首在上麵,贈予老夫如何?”

蘇宸想了想,莞爾一笑道:“可以!”

他提筆在畫板宣紙上,寫了一首七言詩:“儘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裡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

蘇宸寫的是唐代皮日休的《汴河懷古》,大意是世間都說隋朝亡國是因為這條河,但是到現在它還在流淌不息,南北舟楫因此暢通無阻。如果不是修龍舟巡幸江都等的昏聵事情,隋煬帝的單此功績可以和大禹治水平分秋色。

這首詩文,褐衣老者自然讀到過,不足稱奇,但是蘇宸的瘦金筆法,天骨遒美,逸趣靄然,以他見過眾多書法名帖,卻是也未曾見到過,一見之下,就頗為喜愛這種字體了。

“公子高才,老夫佩服,不知如何稱呼?”褐衣老者已經放低身份,十分客氣相問。

蘇宸在此情此景,也不必遮掩身份,如實道:“晚生蘇宸,就住在附近的柳河坊內,請問先生尊姓大名?”

褐衣老者微微一笑道:“老夫姓韓名熙載,字叔言,今日與蘇公子一番詳談,真是頗為投機啊!”

“韓熙載…...”蘇宸內心有點波瀾,心想你待在潤州乾什麼,該去金陵輔佐李後主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