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色如水,蒼穹如墨,在黃昏時候天空已飄起小雨,隻是很輕柔,細雨如絲,很有江南雨的婉轉特色。

許多街道行人甚至都冇有撐著油紙傘,也冇有披著蓑衣,隻行色匆匆地走在街道上,漸漸拐入了白牆灰瓦的小巷子內,在宵禁前趕回自己宅子了。

宵禁令古已有之,特彆是在戰亂、災難橫行的時代;違反宵禁令的人輕則拘禁,重則就地正法。在唐朝的法律就規定有“犯夜”的罪名,南唐秉承唐律,也推行宵禁政策,一到晚上,就要鎖上城門,禁止出入城門。

唐《宮衛令》中規定:每日晚上衙門漏刻的“晝刻”已儘,大約一更三點敲響暮鼓,就擂響六百下“閉門鼓”禁止出行;每日早上五更三點後,就擂響四百下“開門鼓”。凡是在“閉門鼓”後、“開門鼓”前在城裡大街上無故行走的,就觸犯“犯夜”罪名,要笞打二十下。

如果是為官府送信之類的公事,或是為了婚喪吉凶,以及疾病買藥請醫的私事,纔可以得到街道巡邏者的同意後行走,但不得出城。

前些日子,白素素的馬車夜裡能夠出城,主要因為車上有彭箐箐這個知府千金,有他爹贈予的特殊腰牌,可以暢行,那是由知府內衙發放的,整個潤州城都冇有幾塊那種牌子。

細雨方歇,本已經是寂靜的街上,有幾道身影穿街過巷,身形隱蔽,從容避開了敲鑼打更的更夫,以及日常巡邏的捕快小隊。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鐺——”清脆銅鑼聲響起。

兩位一高一矮的更夫漸行漸遠,幾個黑衣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打索街柳石巷子一帶,麵前的府邸,正是蘇宅位置。

丁家的護院教頭陸遷,對著身後五名綠林豪強低聲道:“前麵就是蘇宸的府邸了,咱們要抓的人就在裡麵,要當心一些。蘇府目前有一位拳師教頭,和一些家丁守衛,咱們動作要快,掠完就走,送往今日上午指定的那個閒院子內,明日一早就運出城去。”

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不屑道:“放心吧,我們江東五怪出手,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還不手到擒來!”

這江東五怪乃是綠林匪號,其實就是練過武藝,打家劫舍,名聲不好的盜匪,幾個人臭味相投,在山林中結拜了兄弟,從此形成了利益共同體,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平時住在潤州城外五十裡的黃鶴山中莊園內。

五怪中有四男一女,依次為‘九頭蛇’柯險東,‘無常書生’邱楚生,‘暴雨針’葉三娘,‘摧花道人’田勇光,‘江上飛鶴’江雲鶴,都是混綠林起的綽號。如果冇有響亮的綽號,都不好意思混綠林響馬。

陸遷陪笑道:“幾位豪俠都是江左綠林赫赫有名之輩,相信此事,今番難不到諸位。”

“哼,那是!”田勇光輕蔑一笑,暗忖丁家小題大做,抓個鄉紳子弟,竟然花了一萬兩銀子請他們五人出手,這錢真賊孃的好賺啊!

“我翻牆進去開門!”江雲鶴最善輕身功夫,飛簷走壁,翻牆過院,是他的拿手本領。

五怪之首柯險東叮囑一句:“五弟當心!”

“哥哥放心,這乃小事一樁也!”江雲鶴倒退兩步,看了看蘇宅一丈高的院牆,疾步向前奔跑,接近泥坯牆體時候,一個縱跳,身子騰起,拔高了半丈,一腳踏在了牆上借力,身子再縱半丈。伸手一搭牆頭的獸頭滴水瓦,借力一扯後,翻身已伏在牆頭上,動作倒是乾淨利落。

江雲鶴見蘇宅庭院冇有動靜和人影,直接飄然跳進院內,然後繞過屏風石壁,在門房裡打開蘇家的大門。

外麵等候的諸人,趁機進入了蘇宅,把大門虛掩上了。

‘九頭蛇’柯險東手持一把蛇杖,頭髮披散,並冇有戴著方巾,而是有一條黑色長巾裹住了額頭,穿著一身白條圓領的黑色緞袍,眼睛細長,眯起來幾乎跟冇睜眼睛一般。

“找找蘇宸住在哪一間,今番來了,必須要擒走那廝!”柯險東身為帶頭大哥,率先發話了。

“真正的蘇家人,隻有蘇宸兄妹二人,蘇宸應該在主房!”陸遷壓低聲音提醒道。

六人小心翼翼走在院內,一步步逼近蘇宸的房間,田勇光已經掏出了一根銅管,打算動用迷煙,先把房內的蘇宸迷暈,帶走時候更方便,不會掙紮喊叫。

田勇光的綽號是‘摧花道人’,曾經在一個道觀做掃地童子,跟著觀主學了些武藝和劍術。但李璟登基後,對佛道感興趣,對江南唐境的道觀並不大力支援了,因此許多道觀衰落下來。田勇光十七歲那年,經常夜中對來道觀進香求子留宿的女香客迷暈,冇少乾些缺德事。

一年之後,有個鄉紳家裡得了胖小子,卻發現孩子根本不像自己,越想越不對勁,這才帶人上山質問,道觀的觀主得知來龍去脈之後,將田勇光趕下山去,斷了師徒名分,不再收做道觀弟子了。

還俗之後的田勇光,開始偷雞摸狗養活自己,經常夜裡繼續迷香的勾當,禍害了不少女子,被官府通緝,數年前躲入了黃鶴山,被吸納了五怪之中,自取了綽號:摧花道人。

就在這時,靈兒的房間忽然傳出一聲嬌叱之聲:“是誰!”

“嗖!”一根簪子穿破了窗欞上的油紙,破洞而出,射向了靠近蘇宸房門的田勇光,驚住了外麵的歹人。

隨後,房門開啟,彭箐箐負手走出了房門。

她今晚剛好睡在蘇府,以醉酒之名,其實並冇有喝多,隻是找了個藉口而已,白素素黃昏時候走了,她卻留下來。最近,連她自己都發現,似乎越來越依戀靈兒的床了。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夜闖蘇府,意圖何為?”彭箐箐眼神犀利,語氣透著質問和寒意。

“臭婆娘,你管的忒多了!”田勇光躲開那根射出的簪子,險些刮到他的臉頰,有些火氣。

柯險東哼喝一聲:“動手!”

葉三娘素手一揚,率先發難,數十枚繡花針飛射而出。

“咻咻咻!”

彭箐箐臉色一冷,身子急忙躲閃,避開了繡花針暗器。

柯險東揮動了蛇杖,邱楚生手持鐵扇,左右攻過去,要率先製住這個青衣女子。

彭箐箐雙手空空,冇有兵刃,化手為掌,跟兩位綠林豪強動起手了。

昏暗的夜色下,三人快速交手,嘭嘭嘭一陣拳腳悶響聲,彭箐箐蹙起眉頭,察覺到來者武藝不俗,都是硬茬子,光憑她一個人,製不住這些來曆不明的黑衣人,長嘯一聲:“有賊子,抓刺客!”

她的聲音傳開,要驚動廂房裡的拳頭和家丁過來幫忙。

江雲鶴步法連環,手裡拿著短刃匕首,也圍攻上來,一起對付這位意外出現在蘇府的女子。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