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蔡教頭四十歲的年紀,習武接近二十多年,雖然都是棍棒拳腳的粗淺武藝,但是長年累月下來,養了一身蠻力,筋骨粗大。

像這種教頭拳師,並冇有武俠小說中那樣的武功,都不重養生,不調內臟,專練筋骨肌肉,拳腳套路,刀棍武器等外家功夫。如果放入綠林內,勉強擠入三流豪俠的門檻行列,屬於天賦稀鬆平常的,所以纔會在一些商賈府宅內,看家護院,自降了身份。

“兩個小娃子,憑你們微末粗淺的武藝,在蔡某人的眼中,不過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今日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武藝。”蔡拳師冷笑上前,一步一步渾厚有力。

蘇宸蹙眉,已經感受到蔡教頭散發的拳師練家子的氣勢,自己的本事,在這個拳師教頭麵前,怕是抗不過幾招吧。

但即便如此,蘇宸也堅持擋在了靈兒麵前,不肯退讓半步。隻要自己活著,就不會讓人傷害自己的妹子。

“還不下跪,束手就擒!”蔡教頭忽然大喝一聲,威懾對方,然後伸出大手要擒住蘇宸。

“滾開!”蘇宸一拳揮了出去,使出了翻浪拳中的一招‘滄浪無悔’,勇猛直前,他也發狠了,怒氣、體能都在迸發,一拳狠狠地打向了蔡教頭。

“嘭!”

蔡教頭右手握拳,舉起格擋,與蘇宸的拳頭對在一起。

蘇宸頓時呲牙,慘痛一聲,就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打在了一個花崗岩石上,而不是碰到人血肉之軀的拳頭上,實在太硬了,密度不一樣啊。

他忍不住倒退幾步,發現了自己白皙修長的右手,握拳的骨節處,已經輕微紅腫起來,火辣辣地疼痛。

“蘇宸哥哥!”靈兒一手拿著擀麪杖,一手扶住了蘇宸的手臂,小臉擔憂道:“你冇事吧?”

蘇宸搖了搖頭,嘴角輕張,小聲嘀咕道:“咱們不是對手,一會要一起衝上去,我纏住他,你就趕緊繞開,跑出去知府衙門或是白家,找人來幫忙。”

實力有差距,蘇宸這個剛習練一個月套路拳術的人,跟練拳二十多年的護院教頭比起來,強弱差距有點懸殊。

靈兒聞言,擔憂之色更濃,她搖了搖頭,不想丟下蘇宸一個人溜掉。

“聽話,不然咱們兩個都要被抓。”蘇宸語氣變得急促,讓靈兒照辦。

靈兒聽得眼眶水霧轉動,有些泫然欲滴。

丁殷在後麵哈哈嘲笑道:“蘇宸,蘇以軒,你這次跑不掉了!不打你個半死,難解我心頭之氣,我要先敲斷你兩條腿,讓你變成瘸子,看你還裝什麼風流才子,下輩子就坐輪椅吧!再折斷你的手臂,讓你無法提筆寫字,看你還如何寫詩作詞,賣弄文采。”

蘇宸聽著丁殷說出這般歹毒話,心中帶著憤怒,終於在此刻體會到了權勢重要性。

大丈夫如果冇有極高的武力值,不能行俠仗義,隨心所欲,做到“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的話,還是要追求權勢;讓自己變得有錢有勢,有身份有官位,才能在封建等級森嚴的社會中站住腳,不被人隨意欺負,保護住自己和家人。

蔡教頭繼續向前走去,逼向了蘇宸兄妹,臉上掛著笑一絲冷酷的容道:“我家公子吩咐了,隻能委屈了你,先踢斷你的雙腿!”

“不要!”靈兒聽到他們要斷蘇宸的腿,驚呼起來,拿著擀麪杖就要衝上去拚命,卻被蘇宸攔在身後,她才十二歲的少女,蘇宸怎麼會讓她站在自己的身前,麵對危險呢!

“小子,算你倒黴了。”蔡教頭大手如鷹爪般,抓向了蘇宸的胳膊,要將他扯過來摔倒,然後踩斷他的雙腿。

蘇宸大驚,此時終感受到自己拳腳武藝還是過於粗淺,難以真正自我保護,以後應該研製幾種毒藥和暗器,在關鍵時候來防身纔好。

就在這時,一道勁風忽然襲向蔡教頭的後背。

那是一道青色的倩影,跳躍起來接近丈許,越過了丁殷等人,淩空躥過去,蹬踏向蔡教頭後心。

這一擊“馬踏飛燕”,雖然隻是尋常武藝招式,但主要看施展者的實力本領和腿功,威力自然不大相同。

蔡教頭聽到身後的踢腿破風聲,急忙轉身,眼看那蹬踏之擊就要踹在他的身上,趕緊用手臂連環抵擋了幾下。

“嘭嘭嘭!”

青色倩影腿功了得,出腳淩厲,人在半空就連踢了七八下,讓蔡教頭顧此失彼,終於冇有完全擋住,最後一腳踹在他的胸膛。

蔡教頭整個人噔噔倒退好幾步,才站穩身子,胸口一陣憋悶和疼痛,因為對方那一腳差點踹塌陷他的胸骨。

“是誰?”蔡教頭大喝,語氣中帶著怒火,凝神望去,發現站在他麵前幾步遠處,是一個青色羅裙的女子,清美絕麗,身材高挑,看樣子像個瘦竹竿,但剛纔幾腳踢出來,卻格外的淩厲凶狠。

這讓蔡教頭很是驚詫,麵前的女子不過十七八歲,跟蘇宸年紀相仿,怎麼武藝快趕得上有匪號的綠林豪俠了。

此女不是彆人,正是彭箐箐!

她目光帶著寒意,掃了蔡教頭一眼,然後轉過眼神,冷冷射向了丁殷。

“彭箐箐!”丁殷這時候看到了彭箐箐出現,下意識倒退兩步,要說在潤州城他最不想惹到的年輕人,彭箐箐絕對算得上一個。

他舅舅雖然是刺史,掌管地方軍,但彭箐箐父親卻是潤州知府,比刺史隻低了半籌,而且彭知府跟寧國公、韓侍郎等人都交情匪淺,哪怕殷正雄身為刺史,也得給彭知府一些麵子。

小輩間的打鬨,以他們那個身份地位自然無法乾涉了,一旦引起到刺史與知府層麵的爭鬥,那潤州官場都得大震動,牽一髮而動全身。

彭箐箐冷冷看著丁殷:“我說你是欠揍不?竟帶人跑到蘇府來撒野了,還要打斷蘇宸的腿,怎麼不讓我踢斷你的腿呢!”

丁殷退了兩步,多少有點緊張,強作鎮定道:“彭姑娘,你怎麼來了?這可是我丁家與蘇宸的恩怨,請你不要多管閒事。”

“蘇宸是我朋友,也是我的生意合夥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來欺負他,先要問過我的拳頭肯不肯!”彭箐箐活動了一下手腕,骨節響動,一步步逼近了丁殷和家丁的麵前。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