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城,丁府。

作為江左九大家族之一的丁家,財富積累近五十年,從唐末割據時代,到楊吳、李唐的延續,丁家都是在潤州發展,以燒製青瓷為主業,附帶其它生意,如酒樓、布匹、客棧、典當、茶肆、染坊等都有在經營,隻是規模不大,品牌也不如專做這些領域的家族響亮而已。

丁家府邸宏大,是一座五進五出的院子,占地甚廣,在丁家巷一帶,兩邊的街坊鄰居房舍也都被丁家買入,向兩邊橫向擴開,居住了不少丁家的旁係,五服之內的族人。

所謂五服就是血緣關係上下五輩,過了五服之後,血緣就稀薄了,遇到白事可以不服喪了。

丁家這樣大家族的群居,很符合江淮與南方“義門”的習慣。所謂義門,則是指以宗法關係為紐帶的“舉族聚居”,丁家隻是江南義門的一個縮影,許多州縣的村莊,多是同姓氏的族人,甚至組織私家武裝,保障本族的利益。

陽光照在院子內,天氣炎熱,幾棵桑榆樹上枝葉中有“知了”在不停叫著。

第二進寬敞院落,正堂內。

丁躍溪父子和兩位家族執事聽著一名家將的稟告之言,他們皆露出驚訝之色。

“你說什麼?白家的青白瓷能研製出來,跟一個叫蘇宸的落魄公子有關?”

“此事當真?”

那名家將名叫孫洪,曾經是個地痞小頭目,在潤州城內頗有些耳目,拱手恭敬道:“不錯,這個訊息來自白家的瓷窯莊園,那裡有一個燒窯長工前幾日因為得罪了那裡的管事,被逐出了莊園,回到潤州城內。在賭錢時候,無意間透露此事,據說白家在危機日子,有一個叫蘇宸的公子,跟著白素素去了白窯莊園,在那裡一住多日,每日都在研究燒瓷工藝,最後便是由他研製出來,秘方隻傳給了幾個白家忠心可靠的執事和工匠師,其它人並不知曉。”

丁躍溪露出茫然之色,捋著頜下短鬚,疑問道:“蘇宸,何許人也,冇聽過這號青年才俊啊!”

孫洪回答道:“小的派人暗查過,這蘇宸乃是蘇明遠之子,當年潤州保和堂,名盛一時,後來蘇明遠做了太醫,去金陵宮內供職,事後好像治死了太子,被處死在獄中,金陵的蘇府被抄了。不過咱們的官家宅心仁厚,隻抄家冇滅族,所以蘇宸在五六年前,被一個老仆人帶回了潤州城,三年輕老仆人去世,如今蘇宸跟他小妹相依為命。”

丁躍溪覺得不可思議,驚愕道:“這麼一個罪臣之子,從未聽聞他的才名和能力,他有甚個能耐,竟地燒製出青白瓷?”

孫洪苦著臉笑道:“小的起初也是不信,但這兩日裡,通過觀察白素素和蘇宸之間,來往頻繁,而且談笑親昵,關係匪淺,昨晚白素素還登門去拜訪,在他府上用膳,停留了很晚,半夜方歸。”

“半夜方歸?”丁殷在旁聽得難以置信,白素素如此絕色尤物,在蘇家停留很晚?那他有冇有拔掉白素素的頭籌,給自己戴了綠帽子?

“可惡!這蘇宸是如何認識的白素素,癩蛤蟆怎想吃天鵝肉?”丁殷忙既露憤然之色,又問出自己的疑惑之處。

孫洪繼續道:“小的當時也有此疑問,所以詳加打聽,才得知這蘇白兩家曾經有過婚約,白素素和蘇宸打小就有訂有娃娃親。”

丁殷驚道:“啊,咱想起來了,有一次白家人說白素素有個未婚夫,我當時並未放在心上,以為是胡扯的,想不到竟確有此事。”

“蘇宸,蘇明遠之子,白素素的未婚夫,擁有青白瓷的秘方!”丁躍溪喃喃自語,臉上逐漸佈滿了冷意,閃爍寒光。

孫洪見家主起了主意,繼續說道:“而且,小的還打聽到,那香皂和花露水的研製,似乎也跟蘇宸有關。”

丁躍溪一驚變色:“甚麼,這些也是蘇宸造出來?”

孫洪點頭道:“他數次進入白家在城內的幾處作坊,都是生產香皂肥皂之所,還有一處酒坊,也有蘇宸出入的跡象,小的買通了裡麵的一名白家作坊的長工,得到了這些確切訊息,便來跟家主稟告。”

“原來都是這小子在背後搗鬼!”一名丁家執事大怒喝道。

丁殷也氣的咬牙道:“爹,此人不能留,咱們找人把他做掉,埋入後山,誰也找不見屍首,以後看白家還如何整出那些幺蛾子事兒來。”

丁躍溪畢竟老謀之人,沉思了半晌,微微搖頭,嘴角帶著意思冷笑道:“就這麼除掉,對我們有什麼好處,能夠解決丁家目前的危局,打擊到白家嗎?既然蘇宸是白家幕後出謀劃策的人,提供那麼多新鮮物品,那他手裡一定有秘方,隻要咱們能夠控製住他,奪走青白瓷和香皂秘方,便能立即翻身,化解危局,把白家繼續壓製。”

“家主之計,實在是高!”兩個執事全都在奉承拍馬。

丁躍溪輕笑了起來,一臉得意道:“這算什麼,以後咱們把這個蘇宸關在一處無人找到的地方,軟禁下來,就可以不斷逼問出其它的新東西,到那時候,丁家成為九大家族之首,也是指日可待了!”

這就更陰毒了,丁躍溪不但想到眼前的家族危機,更想到以後要長期控製蘇宸在手裡,實施軟禁,逼其再研製出其它新商品,隨便一個新東西,擁有商機,就可能改變加大家族的格局和地位了。

“爹,這件事交給孩兒去辦吧,我先去蘇家,會一會這蘇宸,逼他交出秘方來!”丁殷自告奮勇道。

丁躍溪沉思了一下,覺得自己出麵不好,先讓小輩過去探探虛實也好,丁家業大,人脈廣泛,又有殷刺史做靠山,對付蘇宸這種罪臣之子,想來翻不起什麼大浪。

“殷兒,讓孫洪引你過去吧,帶上些家丁。”丁躍溪叮囑一聲道。

丁殷微微一笑道:“明白,放心吧爹!”

他平日裡欺負人可是司空見慣,家常便飯了,潤州城出名的惡少,難道還搞不定一個蘇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