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一頓飯吃得莫名其妙的感覺,蘇宸不時地被諸女的眸光瞥一下,剜一下,媚一下的,有點渾身不自在。

如果她們是自己的女人也罷了,自己會更自然一些,聊幾句葷段子,調戲一下嬌妻美妾的風情,但麵對這四女,蘇宸覺得自己真搞不定,都不受控啊!

如果蘇宸敢對彭箐箐口花花,調戲幾句,就直接捱打了。

那柳墨濃看似溫柔嫵媚,但也是青樓的交際花,柔媚中帶著一些調侃男人手段,蘇宸調戲她不成,容易反被她調戲。

對白素素這時而溫柔,時而清冷的大小姐,他也很難吃得準,再說經濟命脈被對方掌控,蘇宸敢不老實,他的那些資金也就要被掐斷了。

徐才女接觸時間太短了,脾氣秉性還摸不清,智力近妖,學習任何東西都非常快,這樣一個女學霸,蘇宸有些忌憚,加上對方的郡主身份和才名,蘇宸也不敢亂說葷段子。

所以,蘇宸不儘興地吃完,儘管身處女子當中,但是看到摸不到,又不是自己的女人,也冇啥好羨慕的!

待四女放下碗筷,各個吃飽之後,又在院子內乘會涼,喝了一碗茶,蘇宸便開始送客了。

“時辰不早了,大家吃飽喝足,都早點回去休息吧。”

柳墨濃畢竟是煙花之所的女子,最懂察言觀色了,率先響應蘇宸的號召,起身說道:“蘇公子,那墨濃先回去了,抓緊安排人圍讀話本,好進行排練,改日再登門來感謝蘇公子。”

“不必客氣!”蘇宸鬆了一口氣,先送走了柳墨濃後,徐才女也提出告辭。

畢竟徐清婉上午就過來了,在蘇府待了一整日,接觸蘇宸之後,今日的所見所聞,需要回去好好吸收消化。

“徐姑娘慢走!”

“不勞蘇公子相送了。”徐清婉帶著丫鬟小蘭離開,走到石壁屏風處,還不忘回頭瞥了院子內的蘇宸一眼,意味深長,然後轉身離去。

蘇宸看了看院內剩下的白青組合,試探問道:“你們二位呢?”

白素素淡淡笑道:“今晚過來,還有正事冇說呢!”

“哦,還有事啊?”蘇宸以為她和箐箐就是單純過來蹭飯的,現在看來,自己有些誤會大小姐的品味了。

“青白瓷的細瓷已經批量燒製出了一些,每一樣器物我挑選了一件給你帶來,你看下品質如何?還有什麼地方需要加強的。”

蘇宸聽白素素說出來青白瓷的事,也認真起來,點頭同意。

彭箐箐則帶著靈兒,到院子裡練武去了,留下二人在房間談事情。

白素素使喚小桐出門去,通知外麵的車伕搬進來兩個大木箱子,裡麵盛放的都是清白細瓷。

蘇宸看到那個隨行車伕,愣了一下,竟然是那個武藝高強的白浪!

這個人身上絕對有故事,像是個從死人堆裡走出的人,渾身都帶著凜冽沙發之氣,至少從軍入伍過,或許曾是一位虎賁之將。但他最幾年整日酗酒,眼神變得渾濁,頭髮並非一絲不苟的,多少有點淩亂,很符合那種酗酒之人的頹廢之態。

白浪兩手各提著個大木箱子,每一箱子都有五六十斤重,但是在他手裡卻好像冇有重量一般,輕飄飄放在地上,打開了箱蓋子,裡麵都是青白瓷器。

臨出門前,白浪瞥了蘇宸一眼,問道:“有新釀的酒嗎?”

蘇宸錯愕一下,點點頭道:“有,靈兒帶白先生去咱們倉庫,取兩壇新釀的高純度酒,竹葉青和劍南春各一罈。”

雖然現在用不到白浪,但是結交這種蟄伏的高手還是有用的,以後請教一下武藝,或是請他幫忙辦件事之類的,也好說出口,不能光倚靠白大小姐。

白素素說道:“酒水錢,我給你補償!”

“不用,白先生過來飲酒,想喝多少喝多少,我管夠!”蘇宸笑了笑,他現在不差錢了,對這種小錢已經不放在眼裡了。

“謝了!”白浪拱手一下,然後跟著靈兒去取酒了。

“我的人,你也收買!”白素素略有嗔怪地橫了蘇宸一眼。

蘇宸微笑道:“說什麼你的我的,這麼見外!咱倆的關係,有錢一起賺,有人一起用!”

白素素看著他厚臉皮的說辭,懶得糾正了,而且打心底也不想分得那麼清楚。

蘇宸拿來幾盞燭光,坐在桌前,仔細觀察青白瓷器,由花瓶,有茶壺,有酒杯等不同造型的瓷器。

“還不錯,釉色青白混合,折衝成了玉質色,胎質細密,投入市場,應該會被權貴富商和百姓們喜愛!不過,最好的呈色,應該是天青稍淡,釉薄處泛白,積釉處則呈水綠色,所以,以後還有一些值得提升的空間。”

白素素仔細聽完,微微點頭,對於技術方麵,她現在愈發地信任蘇宸了,對他的見解和看法都深信不疑,因為他最近表現出來的能力,足以讓這位執管白家商號的女掌舵人,信服和尊敬。

“還有什麼建議?”

蘇宸沉思下,又說道:“青白瓷的叫法,隻是為區分青瓷和白瓷,簡單起的一個普通名,我們還可以給它起一個與眾不同,十分雅緻的叫法,這樣能夠提升它的品味。”

白素素詢問:“哦,那叫什麼,宸哥,你想好了嗎?”

蘇宸隨口說道:“就叫‘影青’如何?”

“影青?影青……聽著倒是還不錯,挺雅緻的!”白素素咀嚼之後,也認同了這個綽號。

“對了,再給你看一下我設計的新爐具!”

蘇宸把白素素引到書房,拿出燒瓷的火爐和加溫工具的圖紙,提出了改造計劃,可以使得白家的燒瓷工藝和技術更提高精進一點。

白素素看著上麵的奇怪圖畫,除了火爐造型圖她看懂了,至於其它圖案卻有些不理解。

“那些是側麵圖、剖麵圖,等我跟鐵匠師傅解釋了,訂製做出來,給你們拿去試驗使用吧。”蘇宸不打算給她解釋這些繪圖和工匠活了,會浪費許多口舌。

白素素點點頭,也不多問這些事關匠師方麵的細節,沉吟了一下,忽然詢問道:“韓侍郎打算推薦你去金陵做官,這是真的嗎?”

蘇宸笑著搖頭:“冇有這麼直接,不過,韓老倒是希望我能參加今年的秋闈科舉,爭取成為貢士,然後進京趕考,獲取一個進士出身。他是有打算幫襯我一些,讓我進入仕途為官,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不喜歡官場那些蠅營狗苟,黨同伐異,勾心鬥角的事,所以,有些難抉擇。”

“那就不參加唄!以你的才學,冇必要通過秋闈科舉來證明瞭,以後蘇家日進鬥金,成為第十個江左一流大族,衣食無憂,不用為案牘所累,不必牽扯到朝廷爭鬥中,動輒抄家滅族,如履薄冰的過日子!”白素素勸著蘇宸,心中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一旦蘇宸中了狀元,朝廷不知多少權貴府邸的千金待嫁,萬一宰相許婚,皇帝賜婚,豈不是眼睜睜看著蘇宸成為彆人家的金龜婿了。

何況,蘇宸有了進士之身,做官之後,他娶的正妻就應該是貴族千金,或是書香門第女子了,像白家這種商賈之家,即便再有錢貫,但身份地位終究還是下九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蘇宸輕歎一聲,不得不為以後長遠做考慮了,正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如果現在隻想發家致富,做個富家翁,一旦戰亂起來,這些富豪鄉紳很可能成為亂軍第一個燒殺掠奪的對象!

蘇宸打算拚一回科舉,隻要韓熙載能夠與科舉之事搭上線,自己就可以試一次秋闈,日後有了進士出身,邁入士林階層,哪怕宋軍攻占南唐,自己也可以大搖大擺走入北宋,獲取科舉進士的特權。

因為韓熙載說的有道理,哪怕改朝換代,新朝廷對大儒和讀書人都是有保護的,繼續引入新朝堂做官重用;在這個時代,等於多了一個護身符,蘇宸為了自己和靈兒日後更好生存下去,他需要拚一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