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到了黃昏時候,天氣的燥熱感才漸漸散去,有了一絲微風吹進院內,枝葉輕輕搖曳。

夕陽斜下,餘暉似霧,放眼望去一片煙紅,異常絢麗。

蘇宸在房間寫了一個時辰的稿子,已經把《西廂記》戲劇話本最後兩折寫完了,劇終曲散,算是真正的完成品了。

徐清婉安靜坐在旁邊,大才女難得保持沉默不發聲地待了一個時辰,眸光不斷在蘇宸臉頰表情和紙張上寫的劇情文字上來迴轉移,既被戲劇的衝突和解決感動,也被蘇宸這樣專注認真的創作精神所打動。

有句俗話說的好:男人隻有在認真的時候纔是最有魅力的。蘇宸因為學醫專業,導致他形成的習慣是,做任何事,一旦投入,都格外專注。哪怕身邊坐著一位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大美人,紅袖添香,溫軟如玉,在身側近距離靠近他、注視他,蘇宸竟然還能保持一顆定力心,不受‘美色’乾擾地完成手裡工作。

這既證明瞭蘇宸做事專注的定力,同時嘛,也間接說明瞭,為何蘇宸前世一直是單身狗了,跟女人相處的感情反射弧有點長。

“太感人了,這個結局相信被柳花旦演繹出來後,肯定引發一陣轟動和熱議的,西廂記能一炮而紅,蘇公子的話本居功至偉!”

“興趣所在,隨手而為。”蘇宸淡淡笑道。

徐清婉感慨道:“蘇公子或許隻是隨手而為,但是這個傳奇故事的戲曲話本,卻開創了文學新的表現形式。由以前的文字解讀,讀書人觀賞,向大眾百姓過度,讓更多的人能夠通過觀看戲劇,把他們吸納到文學作品的演繹中來,這是一種開創新的做法,對文學形式亦是一種改進。蘇公子,知道嗎,你對當世文壇,會有巨大的改變!”

“當不起如此稱讚,可能在當世許多大儒和貢生眼中,我寫這些,都是不務正業,會被鄙視的!”蘇宸輕苦一笑,他考研前大複習,可是熟讀古代文學史,關於俗文學與雅文學上千年爭鬥,他還是很清楚。

在我國,詩、詞、文、賦這是中國的雅文學,長久以來,“語”和“文”是分離的。文就是文章,古文,詩文詞賦之類的。語是指語錄,評話,戲文。

雅文學觀念排斥以口語為文,語錄不被視為文,直到清代的桐城派古文家,還提出了不可以語錄入古文。

至於俗文學,諸如唐傳奇,宋元話本,明清長短篇小說,以及說唱文學等。一直在市民社會中發展,是接近民眾的通俗語言。但這些作者和作品,是不被文壇正統接納,什麼曹雪芹、施耐庵、羅貫中、蒲鬆齡,也不被當時大儒和士子們,視為真正文人。

直到二十世紀初,清末近代社會大變革,屬於資產階級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革命者需要向廣泛的民眾進行思想文化啟蒙,必然要打破封建時代士農工商四民的格局,衝破士階層壟斷。

因此,在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的時候,梁啟超先生在《新小說》的創刊號上發表《論小說與群治之關係》,文章疾呼“欲新一國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國之小說”的言論,不但將傳奇小說納入文壇正統地位,而且放在最高的位置,力壓了散文、詩詞歌賦等文體,小說作家被吸納了。

此後,《紅樓》《西遊》《水滸》《三國》等文學作品才一點點被抬高文學地位,最後成為了華夏四大名著。

所以,蘇宸的頭腦是很清醒的,即便這次《西廂記》很成功,日後印刷出去能夠名利雙收,但是在當世文壇大儒和科舉貢生眼中,他就是個不務正業的生徒而已,充滿銅臭的另類讀書人,依舊會被正統文士所鄙視,被大儒所痛心疾首,哀其誤入歧途。

他尚未辯解,就聽到院子內隱約傳來對話聲,柳墨濃今日冇有演出,趁排練空閒之餘,又偷偷跑到蘇府來訪了。

“靈兒,你兄長呢?”

“在書房中,正寫話本呢!”

柳墨濃聽到蘇宸在為他寫戲劇話本,頓時喜上眉梢,神色雀躍地向書房走去,來過蘇府多次,所以輕車熟路,根本不用帶路和引薦了,直奔男人的書房。

楊靈兒在後麵尷尬提醒:“柳姐姐,裡麵還有……”

她的話尚未說完,柳墨濃香風飄過,倩影已經進入了書房門檻了,靈兒唯有扶著額頭,苦澀一笑了。

書房內。

蘇宸和徐清婉聞聲望去,就看到一位身披長袍,輕紗遮麵的女子走入房內。

“柳花旦?”

“墨濃!”

徐才女和蘇宸的稱呼各不相同,但也恰恰說明瞭彼此關係的遠近。

柳墨濃亭亭玉立在那,伸手摘掉了麵紗,解開係在身上的披風長袍,露出裡麵上襦下裙的服飾,剪裁精巧。上襦是一件藕荷色的窄薄羅衫,領口和袖口用銀絲刺繡,還有一朵荷花爭豔,邊角鑲著綾錦,華美中不失素雅。

下裳是一件淺石青色下襬呈圓弧形褶葉裙,染色上有淺赭白花,款式貼臀,飄飄曳地,腰間一條細細的帶子,顯得纖細體美,風韻瀟灑。

不得不說,與唐代相比,南唐北宋時期,女子的化妝服飾經過五代十國百年變動,已經發生顛覆性改變。唐代以豐滿為美,崇尚濃烈明豔服色,追新求奇、包容開放的潮流,一去不複返了。

目前在北宋初年起,女子已不追求肥腴渾圓的腰身,貼滿花鈿的臉龐,戴胡帽、穿胡服、著胡靴的打扮;往日的繁華濃豔,過多的修飾與奢麗,一掃而空,取而代之以清新、質樸、典雅、自然的新風尚。

這個時期的女子以本真的妝容、苗條的身材、貼身剪裁的衣裙,凸顯著女性本原之美;這種迴歸,反而更清美了。

“蘇公子……”柳墨濃開口之後,忽然發現了徐清婉在這裡,頓時微微一驚,因為她還不知曉蘇宸昨日在韓府已經與徐才女承認身份之事,本以為還要瞞著她,但此時此景,讓她一時間拿不定主意,該如何幫著蘇宸打掩護了。

蘇宸似乎察出了柳墨濃的拘謹神色,微笑道:“冇事,徐姑娘已經知曉我的字號,這次就是來尋以軒公子的!”

柳墨濃這才恍然過來,雖然心中還有好奇,她是如何得知的,但此刻還是堆起笑容,對著身份尊貴、公爵千金施禮道:“墨濃見過徐姑娘。”

徐清婉已經察覺到蘇宸與柳墨濃私交不淺,看來這幾女子之中,隻有自己一直被瞞在鼓裡,而柳墨濃、白素素、彭箐箐早就跟他相熟了,還一起聯合起來欺瞞世人。想到她自己那些日子思君不見君,那種惆悵和失落的情緒,讓她仍有點不爽,眼神幽怨地剜了蘇宸一眼,還有嗔怪之意。

“柳姑娘,不必客氣,想不到咱們會在蘇府相逢。本以為潤州人氣第一的花旦,應該分身無暇纔對,怎會輕易來到了這裡?”徐清婉也有些奇怪。按理說,目前柳墨濃出演崔鶯鶯角色之後,在潤州城人氣居高不下,戲迷粉絲無數,應該忙於應酬和排戲纔對,黃昏時候,意外出現在蘇府,令人難以想到。

柳墨濃臉頰潤紅,尷尬笑道:“我是過來拿剩下的兩場戲文話本,順便探望一下蘇公子,要不是這部西廂記,或許墨濃如今下場淒然,因此,當親自過來,才能表示出墨濃的感激之意。”

徐清婉微微點頭,心中也清楚,雖然柳墨濃這般說的很穩妥恰當,親自過來拿戲文表示尊重和感激蘇公子,但是,未嘗冇有其它的情意和想法。女人的心思,很難瞞過同是女子的敏感!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