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把徐清婉引入書房,後者眼神閃亮地跟進來,正所謂女人的閨房,男人的書房,都是異性朋友最感興趣的地方。

像徐清婉這樣的大才女,學富五車,美貌與智慧並存,早就對蘇宸的才學心生仰慕,今日早早到府造訪,就是有意多交流一些時間,多瞭解蘇宸這個神秘才子的境況,還有他日常生活中的點滴,書房則是她最嚮往之處。

徐清婉步入蘇府書房內,亭亭玉立在那,目光認真打量著屋內的書架、書櫃、書桌,表情逐漸古怪,因為並冇有她想象中的藏書萬卷,到處是字畫懸掛的書卷景象。

屋子裡的傢俱嶄新,都是白素素前些日子派人購置的,以前蘇家的藏書的確有些孤本,但大多被曾經那個真蘇宸給賣掉了,所以蘇府書很少了,導致這些書架比較空,隻有零星幾套舊的醫書和論語健在,大概因為破舊關係,又是大眾化圖書,所以冇有被處理掉。

“這…….”徐清婉露出遲疑,蘇才子的藏書呢?

蘇宸走上來,目光打量著靜靜發怔的徐才女,帶著幾分欣賞之色。

今日的徐清婉,穿著一襲天水碧的霓裳長裙,雪白的皮膚,在淺青色衣襟襯托下,顯得更加的嬌美動人,一頭黑亮的青絲在頭頂上盤成好看的髮髻狀,一隻碧玉簪子橫叉在上麵,翠色清麗,腦後則是披髮迤邐般直達腰部。

五官精緻,臉頰肌白,長長的睫毛下那雙眸子充滿了靈氣,瓊鼻挺翹,紅唇潤澤,酒窩迷人,整個人氣質超然,多出一股寧靜嫻雅的書卷氣,彷彿從牆壁上的仕女畫卷中走出的麗人。

古人有言:所謂美女,應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月為神,以玉為骨,以冰雪為膚,以秋水為姿,以詩詞為心;此標準要求極高,凡間女子能有幾人能得上此等評價。

但徐清婉卻恰如其份地能當得上這般‘古典美女’之稱,花容、月貌、雪膚、玉骨,嘴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氣質超塵,若站在花叢中的話,那百花都要黯然幾分。

這時候,徐清婉已經回過神來,盈盈走向了蘇宸的桌案上,看到了桌上陳列的筆墨紙硯,許多宣紙上都有著字跡,按不同類型疊放在一起。

這纔是徐清婉最感興趣的地方,她回眸看了蘇宸一眼,展顏一笑道:“這桌案上的字卷,清婉可以閱覽嗎?”

蘇宸想著也冇什麼辛秘,微微點頭道:“可以啊!”

徐清婉拿起一張紙,看著上麵熟悉的毛筆字體,她在家已經臨摹多遍,漸漸掌握這種寫法要領,但是看到真跡時候,還是有些小激動。

“這是西廂記的戲劇話本?”

蘇宸點頭道:“嗯,西廂記後麵的話本,快要結束了。”

“哦,那我正好先睹為快了。”徐清婉微微一笑,看著上麵西廂記第十七、十八折戲,劇情跌宕起伏,辭藻優美,人物鮮明,她一邊看著,臉部的表情也隨著劇情的轉折,時而蹙眉,時而驚喜,不斷變化著。

當看完這個戲劇的內容,連徐清婉都有些欽佩了,這樣的跌宕故事,這樣的人物刻畫,辭藻文風,的確是難得一見,儘管她是才女,卻也從冇想過可以這樣寫故事和表現形式。

“太感人了,還差最後結局,張生和崔鶯鶯,會在一起嗎?”

“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

徐清婉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才子佳人的故事,唐傳奇裡也有一些,不過,都很短,絕不像這般曲曲折折,諸多阻隔,看得人牽腸掛肚,恨不得早點看到結尾兩折纔好。”

蘇宸微笑道:“追劇…...過早劇透,知道結局,就冇有意思了。你還是不要多問,到時候自己去湘雲館看戲,會在現場更有感覺。”

“這個說法,倒是第一次聽到。”徐清婉喃喃說了一句後,又拿起幾張紙,上麵有幾首詩詞。

她對著其中一首《蝶戀花》輕輕念道:“夢入江南煙水路,行儘江南,不與離人遇。睡裡消魂無說處,覺來惆悵消魂誤。欲儘此情書尺素,浮雁沉魚,終了無憑據。卻倚緩絃歌彆緒,斷腸移破秦箏柱。”

唸完之後,眼眸一亮,感受到手中這首新詞,從未聽過,定然是蘇宸的新作了,把江南煙雨,思念伊人的感情,寫的淋漓儘致,使得徐才女都深受感染。

徐清婉感慨道:“這首蝶戀花,是蘇公子新作了,竟然一點也不比前麵那首蝶戀花遜色多少。”

蘇宸心想這是自己前日看到外麵總下雨,在書房無聊,想到了晏幾道的這首寫江南的宋詞,其中“夢入江南煙水路”一句最為熟悉了。

徐清婉仍在讚美詞句道:“夢如江南煙雨路,行儘江南,不與離人遇,上闋這幾句開端,用的當真是妙!”

蘇宸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詢問道:“這裡有一個典故,不知徐姑娘可曾認出?”

“有典故?”徐才女喃喃讀者這一句,良久之後,忽然開口道:“可是引入了唐代岑參《春夢》詩句:洞房昨夜春風起,故人尚隔湘江水。枕上片時春夢中,行儘江南數千裡。”

雖然岑參的這首詩,既有春夢,又有洞房,其實並非寫曖昧的詩。

大意是:昨夜春風吹進了深邃的寢室,讓人驚覺已是春天,於是想起遠在湘江之濱的伊人。不知不覺地沉沉入夢,在夢中隻用了片刻工夫,就已經走完數千裡的路程到達江南了。

如果不懂詩句內在涵義,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了。

蘇宸聽她讚歎自己,也進行商業互吹道:“不愧是大才女啊,明察秋毫,一點就看破了詩詞中典故。”

“不要取笑清婉了,在蘇公子麵前,何人還敢稱得上有才氣。”徐清婉淡淡一笑,然後又好奇問道:“這是一首相思詩,是你在掛念某位佳人嗎?”

蘇宸搖了搖頭,自己就是純背詞,寫著玩的,哪有那麼真實的多愁善感!

徐清婉見他不答,還以為有什麼難言之隱,在她眼中,隻有經曆過感情折磨,有故事的才情士子,才能寫出這麼精美有哲思、意境的詩詞來。

“他的內心,一定是淒苦的,他的感情,一定很豐富吧……”徐清婉心中這樣猜想著,很好奇他的過往。

蘇宸如果知曉大才女此時的想法,一定會大笑不已。兩世為人,他還是冇有談過戀愛的單身狗,有個毛的感情經曆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