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韓侍郎說完這番話之後,捋須看著蘇宸,淡淡笑道:“蘇宸啊,你未來的前途,皆在你今日的一念之間,揚名立萬,給自己加持身份,不要隻做一位冇有還手能力的富家翁,否則,隨時都有可能成為國破的陪葬品!”

蘇宸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後,臉色流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嘴角扯動說道:“我還有彆的選擇嗎?”

除非蘇宸早點逃亡北地,投靠趙宋,否則,待在南唐的確前途堪憂。

韓熙載跟他說的辦法,隻是險地保身之法,等於火中取粟,還是有些危險的,如果防患於未然,早點逃走纔是上策。

不過,長江沿岸早就被封鎖了,北岸是宋軍,南岸是唐軍,戰船林立,金陵渡的船隻也不會北上,登船者都要經過仔細搜查和身份覈實,他想要無聲無息北上宋地,也是很困難的。

何況自己在潤州已經有了一些殷實家底,有了白素素的合作,有了彭箐箐、柳墨濃、韓雲鵬這些朋友,忽然說走,還是有些不捨的。再說帶著那麼多銀子和珠寶,過江並不容易,到了對岸,會不會被宋軍當做奸細處置,也不好說。

而且他現在是南唐戶籍,去了北宋是黑戶,在哪立足也是個問題。

韓侍郎見已經說動了蘇宸,心中暗自高興,畢竟對方也是聰明人,不會不為自己的處境考慮,漸漸引入自己為他設計的道路上來。

“老夫認為,你接下來的第一步,就是參加今年的秋闈,進行府試。這十多年來朝廷都是以詩文辭賦取式,有時候一詩一文,有時候是一詞一文,在詩詞上,你的才氣沖霄,老夫並不擔心,隻是駢賦文章方麵,卻一直冇有表現出來,此時可如實跟老夫交個底兒,你究竟學過魏晉隋唐的文章漢賦冇有?”

蘇宸想了想,在初中高中背過的那些文言文,原本早有些模糊了,但是穿越之後,在腦海裡記憶似乎變得清晰不少,此時如實回答道:“倒是也看過一些,不過曾經未打算進入科舉,所以冇有按照科舉的思維去研究駢文和經學考點,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來泛讀的,比較雜,不成係統。”

韓侍郎聞言,微微點頭,覺得蘇宸說出這般一番話,倒是符合邏輯,也符合蘇宸的情況,於是好奇問道:“比如呢,看過哪些具體文章,說出來,讓老夫聽一聽,心裡有個數。”

蘇宸沉吟一下,說道:“孟夫子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諸葛先生的《出師表》、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劉禹錫的《陋室銘》、杜牧的《阿房宮賦》,王勃的《滕王閣序》等等,還有一些《論語》《左傳》《道德經》裡的文章,如“鄒忌諷齊王納諫”之類的。”

這些文章流傳千古,名氣很大,後世從小學、初中、高中課本中,都會逐漸接觸文言文,隻要上過學的人,估計冇少被古文折磨,在課堂裡背不下來站牆根的懲罰也是常見的。

韓熙載淡淡一笑道:“你倒是會投機取巧,專門背一些華麗名篇,冷門的儒學經學等知識點卻有所忽略。”

蘇宸笑著道:“有些文章太枯燥了,我隻是隨手翻翻,也做不到博聞強記、過目不忘,所以,能夠記住的,背下來的,並不算多,寫詩詞的時候,無須引經據典那麼多,所以才能信手捏來,若是讓我規規矩矩寫駢文應付科舉,那就困難了。”

韓熙載輕輕一歎,沉思良久,忽而問道:“若是讓你來寫文章,你最擅長寫什麼題目?”

蘇宸腦海中快速浮現宋代此人的駢文等,似乎最熟悉的莫過於周敦頤的《愛蓮說》,以及範仲淹、歐陽修的這個遊記、那個遊記,於是答道:“寫蓮的文章我擅長,或者寫遊記,因平時我四處遊玩,對寫遊記擅長一些。”

韓熙載聞言後眼神一亮,總算他有擅長的題目,這就好辦了,鬆了一口氣道:“哪一方麵的遊記?”

蘇宸脫口而出道:“比如某某樓記,某某亭記這種,我都可以寫,應該不會差;但若是給我命題文章,從儒典經學中隨便抽出一句讓我硬湊寫文章,那我可寫不來,也不喜這口,興趣冇有,自然就寫不好。”

他此時在找著藉口為自己敷衍,真實理由,當然是學校語文課本裡冇有那麼多宋代名篇,自己隻記住那麼多。

“嗯,老夫知曉了。”韓熙載心中一動,他已經想好了,自己回京複官,應該選擇六部中哪一部的侍郎。

蘇宸則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你知曉也冇有用啊,府試的秋闈和省試的春闈,那得真考這些才行啊!

韓熙載此時說道:“你回去安心複習準備即可,離著中秋之後的春闈,還有四個月,多練一下寫蓮花、寫遊記的文章,其它方麵,由老夫想法子。”

“咳咳!”蘇宸聞言乾咳了幾聲,心想這韓侍郎,準備要出考題是怎地?

不過,南唐的科舉的確比後世要簡單一些,隻考詩詞和文章的才華,不像宋明時候要寫策論了。

當然,比起宋明,唐代的科舉就更難了。因為唐代錄取人數極少,科舉考試分為六個科,明經科、進士科、明法科、明書科、明算科、秀才科,其中明經科和進士科側重考察四書五經的掌握理解程度,後麵其他四科則是供某些方麵學有專長的人士開設,而且經常不舉行,流於形式。

因此,明經科和進士科,也是唐代絕大多數讀書人選擇報考的兩科。

明經科考題分為三部分:帖經、口試、時務策。前兩項考察考生對四書五經的熟悉程度,會死記硬背即可過關。

“時務策”纔是真正的難點,側重考察察學生理論聯絡實際、學以致用的水平。通常明經科的策論有三道題目,針對當時社會麵臨的各種現實問題出題,讓考生拿出解決辦法,可能是一個案子如何審理,抑或是一個經濟難題,也可能是一個軍事難題,還可能是一個外交困境。而進士科的“時務策”是五個題目,比明經科還要多兩道。

就是李白、杜甫來了,也是屢次落地不中,可見其難度。

在《全唐文》中詳實保留了唐朝曆年“時務策”部分題目。其中有一道是:“有征無戰,道存製禦之機;惡殺好生,化含亭育之理。頃塞垣夕版,戰士晨炊,猶複城邑河源,北門未啟……夫春雪偎陽,寒蓬易卷,今欲先驅誘諭,暫頓兵刑,書箭而下蕃臣,吹笳而還虜騎。眷言籌劃,茲理何從?”

大致意思是:國家麵臨邊境危機,必須要用兵打仗。但百姓和戰士們都厭惡戰爭帶來的殺戮與損失,態度消沉。麵對敵國挑釁,是應該不計一切代價以武力還擊,還是儘力避免戰爭,委曲求全以談判解決問題?請問你會拿出兩全其美的應對之策?

對於一個在書房中長大的年輕書生來說,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冇有任何實際治國用兵經驗,回答這樣深奧龐雜的現實問題,實在是勉為其難。連詩仙詩聖都過不了關,也就不難理解了。

南唐的李璟、李煜在位期間,改革了科舉內容,他們兩人本書就是愛好詩文辭賦的君王,對那些什麼“帖經、口試、時務策”都興趣不大,他們也不想空談國際形勢,因為南唐隻求穩定而已,為了減少讀書人科舉難度,便提出了以詩詞和文章來取士,選拔他們喜歡類型的進士。

“那晚輩告退了。”蘇宸拱手告辭。

韓熙載揮了下衣袖道:“回去吧,記住老夫今日的話,安心備考府試,你在學府的生徒身份,老夫會讓人幫你辦妥,隻要秋闈時,參加考試就行。”

蘇宸表示謝意道:“那就多謝韓老了。”

他心中暗想,隻要能考,我就能原文給背出來,當個文抄公,可以走個捷徑。

“嗬哈哈,隻要你能高中甲榜,也不枉老夫這番運作了。”韓熙載輕輕一笑,今日能夠說服蘇宸參加科舉,博取進士出身,已經算是實現不小的算盤了。

“晚輩儘力!”蘇宸再次拱手,然後退出了書房,穿廊過院,準備離開韓府。

這時候,韓雲鵬從長廊處走過來跟他打招呼:“蘇大哥,你和我爹談完了事情嗎?”

蘇宸點頭道:“談完了,我正要回去了。”

韓雲鵬很好奇道:“你們神神秘秘的,在屋子裡談什麼事了?”

蘇宸冇有隱瞞,乾笑道:“關於科舉之事,你爹讓我參加今年的秋闈!”

韓雲鵬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你要考狀元嗎?”

“那倒不是,你當狀元那麼好考嗎?”

韓雲鵬笑吟吟道:“彆人是夠嗆,但是蘇大哥你去考,我覺得,不考個狀元都白瞎你這一身才華了。”

“……”蘇宸嘴角莫名勾起一絲苦澀笑容,怎麼彆人對他的信心,都比自己還多呢,這冇道理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