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宴會結束,寧國公喝的有點多了,在女兒和家仆的攙扶下,上了馬車回徐府去了。

高遠也告辭,要返回潤州的國府驛館休息,晚上還有其它應酬,韓熙載也冇有多挽留,倒是蘇宸臨行前,被韓侍郎留下,帶到了書房談話。

侍女端來兩碗醒酒湯和一壺茶水來,韓熙載對著蘇宸示意,兩人喝下了醒酒湯,讓侍女退出了書房。

“蘇宸啊,你心中是否有怨言,怪我把你的身份說出來?”韓熙載似笑非笑地問道。

蘇宸心中當然有一點怨言,今日當麵亮出另外身份,使他不得不在徐才女麵前道歉,頗為尷尬,因為以前合夥彭箐箐欺騙了她。

但是,蘇宸也明白韓熙載故意為之,肯定有對方的原因,而且並非惡意,這樣在高大人和寧國公、徐才女麵前介紹蘇宸,也是為他博取名氣,正式地推出來,使韓熙載關係較近的人,都能接受蘇宸另一個的大才子身份。

“韓老這麼做,想必一定與原因吧?”蘇宸不答反問道。

韓熙載抿了一口茶,舌尖捲起兩片茶葉,輕吐了出來,微笑道:“其實你的身份,官家已經知曉了,上次徐大人回京,帶走了你的那些詩詞,應該也說出了你的身份。”

蘇宸怔了一下,心下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徐鍇身為秘書郎,皇帝身邊近臣,不可能因為蘇宸這樣一個普通朋友,欺瞞君上,不大現實。

而且,韓熙載、徐鍇、高遠,顯然都是一個陣營的人,屬於孫黨,他們在暗中推波助瀾,有意要把自己推出來進入仕途,這一點,蘇宸已經隱隱體會到了,不過,他自己對此並不熱衷而已。

因為根據曆史記載,南唐在十年後就要滅亡了,自己在南唐為官,結局可想而知,註定是灰暗的。

再說了,南唐後期,經濟匱乏,國庫空虛,百姓已經深受其害,怨聲載道了。

朝堂孫黨、宋黨、新貴、改革黨之間相互攻擊,黨同伐異,李煜又非有大魄力的雄主,後期南唐亂成一鍋粥,冇有什麼前途。

蘇宸可不想趟這個渾水,不想入朝為官之類的。

“韓老和徐大人之舉,我也明白,是為蘇宸考慮,想要為在下謀得一個好前程。但我已多次表明立場,不願意做官,也無心科舉,隻想做個富家翁而已。”

韓熙載見到蘇宸如此直白說出來,輕輕點頭,不過,他並不意外,仍然不死心勸道:“真的不考慮一下科舉入仕的道路了?若不為官,你的那些造福於民的格物技巧,又如何能廣泛推行呢?”

蘇宸微笑道:“這個不急,我還冇有完全研製出來,或許十年之後,再推廣於世,也是有可能的。”

“十年之後?”韓熙載呆愕了一下,搖頭苦笑道:“十年之後,唐國能什麼樣,是否被宋國攻占,都是未知數了。”

蘇宸目光看著韓熙載,想不到他的眼光這麼毒,預判會如此準確。

韓熙載眼神瞥了蘇宸一眼,淡淡笑道:“這些話說出去,便是大逆不道了,老夫冇有把你當外人,所以,不吐不快,咱們就推開窗戶說亮話!”

蘇宸心中輕歎,兩個人對話,自己也冇有錄音設備,你說過什麼,事後都可以否認,我哪怕出去告密,也是冇有證據啊!何況朝堂許多都是孫黨人,蘇宸有機會告密嗎,而且為何要告密?

“韓老,我並非朝堂人,所以,您說什麼,晚輩就聽什麼,入得我耳,斷不會外傳。”蘇宸表明自己的態度。

韓熙載微微點頭,也並不擔心他會出去亂傳,因為無人作證,即便說出去,倒黴的還是蘇宸自己。

彼此都是聰明人,所以知道該如何選擇。

韓熙載捋須問道:“蘇宸,你的學問和才能,老夫毫不懷疑,隻想問你一下,你覺得宋國入秋之後,是否會進攻蜀國?”

蘇宸猶豫一下,想到曆史記載,北宋乾德二年秋末入冬時候,宋太祖派大將王全斌率軍攻伐後蜀,數月就兵臨城下,次年孟昶率眾就投降了。於是點頭道:“最晚入冬季節,宋軍便會進攻蜀國,以目前蜀軍的實力,三個月內,就會完全潰敗,投降宋國。”

曆史記載這後蜀皇帝孟昶在統治後期生活窮奢極欲,以至於所用溺器夜壺,皆以七寶裝飾。由於身體逐漸發胖,他外出時不能騎馬,而是乘坐步輦,垂以重簾,環結香囊,香聞數裡,人不能識其麵。

因蜀中久安,宗室貴戚,權貴子弟,宴樂成風,以至於勳貴子弟長到三十歲,竟不識稻麥之苗。每年春季,蜀都浣花溪一帶,歌樂喧天,珠翠填咽,貴門公子,華軒采舫,共遊於百花潭上,醉生夢死。

蜀中官員徇私枉法,貪贓受賄之事,層出不窮,甚至科舉中也不能免除賄賂,所謂賄重者登高科,主考官以賄賂多少,確定是否中選,而麵無愧色,明顯朝廷已經爛了根基,宋軍一打就亡國了。

韓熙載微微點頭,歎道:“大蜀皇帝孟昶十分昏聵,朝中官吏徇私枉法,草菅人命,朝堂一片混亂,軍力隻有十萬,長年無戰事,早已荒廢了,難以抗衡虎狼之師的宋軍。”

蘇宸也認同這個觀點,沉默點頭。

韓熙載目光盯著蘇宸,說道:“我知你無心朝堂,但你身為唐國士子,當為江南百姓考慮,也要為自己的後路考慮,想必你也看出來了,任宋國這樣發展下去,十年之後,我江南之地很可能會被宋軍攻占,到時候,你身為唐國的富家翁,覺得能夠獨善其身嗎?看看潤州對麵的揚州城,兩次被周軍攻陷,次次幾乎屠城,燒殺搶奪,城內富戶死了多少?一旦唐國不保,江左這九大家族,恐怕冇有幾個會完存下來,抄家滅門,資產補充軍餉,犒賞三軍的概率非常大,你真的不為自己後路考慮嗎?”

蘇宸聞言,眼中露出驚駭之色,怔怔看著韓熙載,見對方並非在危言聳聽。

根據史書《續資治通鑒長編》所載,唐國境內如江州、潤州多地,宋軍與吳越兵攻克入城,搶奪一番富戶,每城殺害百姓過萬。在金陵城破之際,宋將曹彬與諸將焚香盟誓,預定“不妄殺一人”;但是宋兵入內,百姓死難者甚眾。

如金陵城內有一座升元寺,高閣十丈,眾多權貴豪商、富賈鄉紳及女眷避難其上有數百人,吳越兵和宋兵卻舉火焚寺,閣上哭聲動天,全部燒死,無一倖免。

蘇宸雙目中,似乎有火光浮現,如果他在南唐經商成巨賈,會不會也被燒死在塔閣中,或是被滅門抄家,奪走一切財產?

韓熙載輕輕歎道:“士農工商,這四個字,你還冇有完全體會啊!商賈雖然在我唐國地位被提高了,但是在世人眼中,在許多當權者的眼中,他們還是待宰的肥羊,一到了戰亂時候,他們的家產都會被人眼紅惦記;隨便安插一個罪名,就可以把亡國境內的富商,像割韭菜一般割掉,財產充軍,彌補軍餉的不足;因為商人地位低賤,隨時可以拋棄、割掉,冇有人會替他們說話,在意他們的死活。”

“所以,蘇宸你要在唐國活下去,除了考慮眼前處境,也要為日後宋軍攻克了唐國做準備,如果你通過科舉,金榜題名,正統進士出身,加上你的詩詞才華,名動天下,到時候哪怕唐國不在了,宋國也會禮遇你。任何改朝換代,諸侯滅國之後,對境內的讀書人都會優待,越是名氣大,反而越安全,因為帝王者要通過重才之舉,做給天下的讀書人看!”

蘇宸聽完之後,內心苦澀,不得不承認,韓侍郎說的這些倒是實情,自己畢竟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對許多事的敏感度還是把握不夠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