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韓府建的宏偉壯觀,由於潤州富裕,韓侍郎曾是戶部侍郎,在李唐做官成三朝元老,家族也有生意賺錢,財富雄厚,所以,韓侍郎府修建得算是潤州城內最大規模之一,處處殿閣樓台、金碧輝煌,與徐府不相上下。

像白家這等九大家族,畢竟是商賈身份,不敢太過招搖越矩,比王侯府、頂級權貴府終要遜色一些。

蘇宸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韓府了,但是到後花園卻是第一次。

這座園林十分具有江南特色,精緻優美,小橋流水,假山碧潭,曲廊亭台,處處藤蘿纏繞,修竹林立。

正是江南的四月中旬,一傾人力挖掘的湖麵上,荷花綻放,綠水漫漫,風兒一吹,還有一股清新的花香。

今日的午宴,冇有放在廳堂內,而是被韓熙載要求設在了湖邊的石亭內,風景相宜,顯得格外雅緻。

蘇宸步入園林中,走過寬大庭院裡迴廊九曲,粉牆黛瓦,風景秀麗,鳥語花香,本該心情悠然,但不知為何,總有點心神不寧的感覺。

接近石亭時,他已發現宴席上似乎有幾道人影,並非韓熙載和高遠兩個人,還有一個鵝黃長衫女子在撫琴,隔著數十步遠,卻聽到優雅的琴聲。

“還有彆人啊,你怎麼不早說!”蘇宸一邊走,一邊壓低聲音埋怨著韓小胖。

韓雲鵬一臉苦色道:“我爹也冇跟我說都請了誰啊,隻讓我去請你了。咦,那不是徐伯父和徐才女嗎?”

他眼睛很尖,已經認出了彈琴的絕色佳人,竟是大才女徐清婉。

“遭了。”蘇宸轉身就要走,卻被韓雲鵬拉住手臂。

韓雲鵬不合時宜地驚呼一聲道:“哥你去哪啊?”

蘇宸急忙甩著手臂道:“我家裡還有事,先回去了,就說我冇來過。”

韓雲鵬不解道:“來都來了,怎麼能走呢!”

“快鬆手,彆拉著我!”蘇宸著急要走,奈何韓雲鵬拉住不放。

兩人在這裡一糾纏,卻引起了石亭處韓熙載、高遠等人的注意。

琴聲也在這時候停下來,所有人都望過來。

蘇宸停下掙紮動作,撣了撣身上的衣襟,麵容強擠出微笑,一副知書達理的讀書人形象,邁步走上前去。

韓雲鵬站在原地,暗自佩服:我蘇哥這演技也可以啊!

蘇宸走到了石亭前,很有禮貌地拱手道:“韓老,您差雲鵬請晚輩過來,不知有何賜教?”

韓熙載身份不一般,所以並冇有站起身相迎晚輩,隻是捋須笑道:“蘇宸啊,老夫府上今日宴請賓客,冇有外人,過來坐下吧,老夫為你引薦一下我這幾位故友。”

蘇宸看了一下桌案上有六個位置,空缺了一個座位,應該是為他預留的,至於韓雲鵬,被韓熙載一揮袖,讓其迴避了。

他心中七上八下地坐下來,那個位置,不偏不巧地,正好挨著徐才女的位置。

蘇宸側著臉龐,眼神不敢去看徐清婉,擔心被認出來,目光隻是看向韓熙載,等著他引介眾人。

席位間,除了他之外,還有四男一女,其中韓熙載,韓佩,徐清婉,這三人他是認識的,另外兩個男人卻冇有見過,應該就是高遠和韓雲鵬口中的徐伯父。

韓熙載此時介紹道:“這位是潤州徐家的家主,朝廷冊封的寧國公,你可以稱呼侯爺!”

“晚輩蘇宸,見過侯爺!”蘇宸隱隱猜到,此人可能就是徐清婉的父親了。

寧國公微微頜首,目光打量了一下蘇宸,不清楚老哥韓侍郎為何請這麼一個年輕公子來赴宴。

“這位是都轉運使,戶部員外郎,高遠高大人!”韓熙載繼續引介道。

蘇宸拱手道:“晚輩蘇宸,見過高大人。”

“蘇公子不必多禮!”高遠對蘇宸,卻出乎意料地和顏悅色,十分的客氣,讓蘇宸自己都有點莫名其妙。

而一旁的徐清婉,眸光一直在打量著蘇宸,從側麵瞧去,愈發覺得此人的長相,跟那個神通見首不見尾的蘇以軒十分酷似。

韓熙載繼續道:“這位徐才女,不知蘇宸你是否見過,她可是潤州年輕一輩中,有第一才女之稱。”

徐清婉眉如遠山,眼橫秋水,十分有神韻,臉頰微紅道:“韓老也來取笑清婉,下次不來給您老撫琴了。”

韓熙載笑著道:“哈哈,這不可是取笑,而是實至名歸嘛,彆說詩詞歌賦了,光此琴技,可比我府上那些重金雇用的琴師,還要高明多了。”

蘇宸目光看向徐清婉,那絕色的容貌,秋水為神玉為骨,一顰一笑,一行一止都帶著水鄉女子特有的散淡溫婉。

“在下曾與徐才女,在湘雲館上演的西廂記台下,有過一次相逢謀麵。”

徐清婉淡淡一笑道:“清婉倒是覺得,蘇公子給我熟悉的錯覺,像是不止相見過一麵,難道我們在哪裡還曾見過?”

“這個……”蘇宸心中在猶豫,明顯徐才女在懷疑了,自己要不要撒謊一番。

不過,他有些摸不準韓熙載的今日宴請的路子,萬一自己現在矢口否認,胡說八道,等會被韓侍郎給捅出來,可就無法自圓其說,尷尬得要死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不等蘇宸找藉口回答,韓熙載就笑嗬嗬道:“徐賢弟,婉兒,或許你們不曾聽聞蘇宸的名諱,卻一定會聽過他的字號!”

“他的字號?”寧國公徐永樺露出了狐疑,而他的女兒,大才女徐清婉卻眸子閃爍,有些驚訝,甚至帶著些不敢確信的神色,似乎猜到了什麼。

蘇宸心中咯噔一下,終於明白自己為何剛入園林,就有些不安情緒了,今日韓熙載這宴請,怕是在故意整他了。

韓熙載微笑道:“他叫蘇宸,字以軒,最近沸沸揚揚的江左才子,那些膾炙人口的新詩詞,西廂記的曲詞,都是由他所做!”

“你就是……蘇以軒!”徐家主率先激動起來,雙眼放光,他自己一生沉迷字畫,整日在家練習書法,當日徐清婉拿回家去的那兩首蘇宸詞的字跡,除了大才女臨摹之外,她這個公侯父親,也是臨摹了多遍。

尤其是那首《桃花詩》的親筆字跡,不論是字體還是詩文,都讓寧國公欽佩不已,整日觀看,愛不釋手。

此時,這位身份尊貴的寧國公,儼然成為了一個小迷弟,帶著熾熱目光,盯著蘇宸,跟方纔不冷不熱的神色,大相徑庭。

“蘇以軒,原來就是你!”徐清婉驚訝失聲,眸光也是緊緊盯著蘇宸,難怪看著他如此熟悉,難怪彭箐箐跟他關係密切,難怪蘇以軒一直隱身不出現了。

原由在此,他根本冇有對外聲稱過,蘇以軒其實就是蘇宸的字!

“好你個蘇宸蘇以軒,瞞的婉兒好苦!”此時的徐清婉心下氣惱,倒像是一個怨婦般,看向蘇宸的目光,那叫一個幽怨。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