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城,韓府!

書房之中,燈光明亮,韓熙載與一位青衫文人一邊飲茶,一邊交流著朝中之事,算得上秉燭夜談。

這個青色襴衫的男子,三十六七歲許,正是白日裡在國府驛館中,擔任金陵欽差使者團的領隊者,都轉運使高遠。

這高遠既是都轉運使,同時又是戶部的員外郎,而韓熙載在被罷官之前,正是戶部侍郎,是高遠頂頭上司的上司。

二人除了戶部上下屬關係外,高遠和韓熙載都屬於孫黨陣營的人。

正所謂“漢以黨錮衰,唐以朋黨滅”,興盛一時的漢唐兩朝,最後皆是因為兩大文人集團爭鬥,鬨得朝廷官員勢同水火,相互傾軋,內鬥亂政,使得國家分崩離析,走向衰落和滅亡。

在南唐的朝堂,朋黨也是存在,還爭鬥多年,這兩大股黨爭勢力,分彆是孫黨和宋黨。

孫黨的領袖是孫晟,北方密州人,好學有文辭,尤長於詩,後唐時為朱守殷幕僚,不久朱守殷反叛被誅,他投奔南唐,官至司空。

在八年前,周世宗攻伐淮南,孫晟奉唐主李璟之命北使後周,因不肯提供江南情況,被世宗所殺。訊息傳回南唐,元宗李璟聞之流涕,贈太傅,追封魯國公。

孫黨的其餘人,分彆是韓熙載、常夢錫、蕭儼、江文蔚、李德明、徐鉉徐鍇兄弟、高越高遠兄弟等。這些人身上有一個共同點,大部分都是來自中原北方,當年是因為中原大亂,投奔楊吳、李唐的僑寓人士。

宋黨的領袖是宋齊丘,學識淵博,輔佐吳國、南唐的三十年中,是一位名實相符的宰相,不過此人貪權弄勢,虛榮詭譎,更多隻考慮自己利益,當年烈祖李昪打算奪權立國時,宋齊丘竟然考慮自己是否頭功,故意耽擱李昪大事,令李昇相當不滿。

後來宋齊丘還乾涉皇室奪嫡之爭,擁戴李景遂,反對李璟成皇太子,遭到李璟記恨。六年前,宋齊丘主導了江淮抗周之事,結果一敗塗地,丟了淮南所有領土,李璟大怒之下,罷免了宋齊丘,使其回鄉終老了。

宋黨的人有李征古、陳覺、馮延巳、馮延魯、魏岑、查文徽為一黨,其中後麵五個人,因為奸佞誤國,被南唐史書評為南唐五鬼的五個人,風評很差。宋黨的人特點也很明顯,全部是江淮和江南土著人,代表著南方的官員勢力。

兩個黨派之爭,糾纏了二三十多年,在北周攻克淮南後,李璟執政末期,對宋黨大為不滿,開始進行了一輪清洗。比如罷了宋齊丘的相位,削官為民;下詔賜死了陳覺、李征古,把疾病在身的查文徽流放到了宣州,宋黨因此大為削弱。

奈何到了李煜登基之後,卻又改弦易轍了,造成了新的江南朝堂局勢。

韓熙載給高遠倒了一碗茶,笑著道:“不必拘謹,遠來是客,今日冇有什麼上下官爵品佚,咱們就是忘年之交。”

高遠拱手道:“多謝侍郎大人!”

韓熙載揮一揮手道:“老夫閒置在家,可不是什麼侍郎了。”

高遠恭敬道:“那下官稱呼韓老吧!這數月來,官家對您一直念念不忘,數次提及,打算恢複韓老的官職,甚至有意讓你自己挑選六部官差,不論是侍郎還是尚書,都可以商榷。”

韓熙載眉峰動了動,抬頭問道:“咱們那位官家,真有這樣說?”

高遠尷尬道:“非原話,但意思差不離。韓老您上次因為在戶部任侍郎,提出了鑄造鐵錢之事,跟馮延魯那群人當庭爭吵。當時韓老您冇有控製住脾氣,在宮殿上大發雷霆,指著宋黨的人破口大罵,被殿中侍禦史彈劾,又薄了官家的顏麵,這才丟了官職。事後官家對韓老罷官之事,頗為追悔。甚至在上個月起,已經推行了鐵錢新策,就是韓老您提的錢幣之政!”

韓熙載聞言後,臉色緩和一些,呷了一口茶水,然後緩緩道:“淮南之役後,咱們失去了富饒的江淮地區,賦稅減半,加上數年前的戰爭消耗巨大,國庫空虛,財政拮據,老夫接管了戶部之後,發現了咱們唐國已經出現了錢荒,因為每年钜額歲幣,銅錢大量流入宋國,使得咱們江南之地,產銅雖多卻不夠銅錢使用。”

高遠點頭道:“下官就在戶部做金部司的員外郎,對此深有感觸。”

韓熙載繼續道:“鐘謨鐘大人先前提出了鑄大錢,以一當開元通寶十,名為永通泉寶;又鑄小錢,以二當一,名為唐國通寶,這兩種新鑄幣由於規劃不當,行之數月,流弊叢生,百姓盜鑄,極為輕小,以次充好,最後失敗告終。但錢荒之事不解決,江南商業和貿易就要停止,百姓生活就要收到影響。”

“所以老夫才提出鑄造鐵錢,每十錢以鐵錢六銅錢四的比例混合鑄造,減少銅的使用,如此試用之後,當這種新的開元通寶鐵銅錢,全麵流通,就可以取代以前的銅錢,把純銅錢用於做歲幣,新鐵銅錢在江南流通,便可以緩解銅荒,保證商品和錢幣流通。想不到那馮延魯、潘佑等人,竟然搬出周禮古製那些,來斥責老夫狡詐不古,爭利於民,實在是荒謬、迂腐至極!”

高遠深以為然道:“的確如此,他們對目前形勢竟然視而不見,專說一些形而上的空話,頑固不化,誤國誤民!”

憤慨過後,高遠繼續道:“不過,上次之所以他們那般反對韓老,據事後徐大人等分析,很可能這次江淮宋黨與江南新貴勢力,達成了一種結盟,要趁機排擠咱們僑寓之士了。”

“新貴!”韓熙載喃喃幾句後,變得沉默不語。

所謂的新貴勢力,其實就是江淮丟失之後,李唐冇了半壁江山,以後隻能完全倚靠江南的力量了,所以李煜登基之後,對北方來的僑寓之士,江淮的宋黨人士,都不那麼重視了,反而大力扶持金陵和江南土著人士,比如潘佑、李平、陳喬、朱匡業、張洎等人。

韓熙載心情沉悶幾分,歎息一口氣道:“不提這件事了,說說今日的選貢會如何,白家……怎麼樣了?”

“白家?好得很呐!”高遠對白家印象很好,頓時誇讚了幾句。

韓熙載有點目瞪口呆,白家不是處於危難之中,被丁家在打壓、瀕臨衰落了嗎,怎麼還會好得很?

“到底怎麼回事?你且說來聽聽。”韓熙載聞此,頓時來了興致。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