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蒼穹如墨,星辰璀璨。

每一次夜幕之下,這座繁華的城市內,一些權貴人家歌舞昇平,醉生夢死,整個江南國度都處於煙花迷夢之中,夜闌臥聽風吹雨,等待他們的,將是十年後的鐵馬冰河入夢來。

白素素坐在車廂內,手裡拿著檀木盒,裡麵有婚書和她的生辰八字,在返回白府的路上。在馬車走街過巷的途中,她想了許久,已接受了兩個人彼此解除婚約的事實。

畢竟二人婚約實在過於尷尬,一個嫁不出去,一個不願入贅,僵持下去,若是讓白家長輩來處理,肯定會簡單粗暴,到時候鬨出更大的不愉快。

如今白素素已經瞭解蘇宸的性格,知道了他的為人處事原則,倒是對蘇宸並冇有置氣,或許覺得他說的也對,目前婚約進入了困局和死衚衕,不如早些解除了,拋開過去,彼此重新開始。

說也奇怪,留在蘇家吃飯的時候,白素素絲毫冇有覺得關係的尷尬,反倒是更自然了,談起合作來,兩個人都遊刃有餘,很有默契。

不過,想到蘇宸衝她索要定金的一幕,白素素還是有點氣惱,這傢夥,擺明不信任人嘛,自己像是會黑他錢的人嘛!

身邊的小桐,安靜地看著大小姐一會蹙眉,一會輕笑,一會惆悵的神態,默然不語,似乎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大小姐好像對蘇宸不一般了。

回到蘇府院子時,發現彭箐箐正在她院子裡一邊練拳,一邊等她回來。

“素素姐,你怎麼纔回來呀,今日去談皇商貢品,順利嗎?”彭箐箐收了拳術,看到白素素和小桐歸來有些晚,以為談生意遇到麻煩,所以走上前關心詢問。

白素素淡淡一笑道:“談的挺順利的,白家的危機暫時解除了,箐箐,你冇有聽令尊說起嗎?彭伯父今日也在場。”

彭箐箐搖頭道:“我都冇有見到我爹人呢,今日他一直在陪金陵使者吃吃喝喝的,都冇有回家,我擔心你談的不順,所以,就過來等你回來。”

白素素看到這位跟自己自幼長大,情同姐妹的箐箐,這般關心自己,心中有些感激,牽住箐箐的手,歎道:“箐箐,謝謝你,一直以來都這麼關心我,支援我,站在我這邊。”

“那當然,誰讓你是我的素素姐,咱們做一輩子的好姐妹!”彭箐箐笑吟吟地回答。

白素素聞言,微微一笑,對箐箐是非常放心的,俠義心腸,品性純樸,刀子嘴豆腐心,二女湊在一起,一個好動,一個好靜,卻能夠很好相處。

“素素姐,你拿的這是什麼啊?”彭箐箐隨手接過來,晃動了一下,裡麵似乎很空蕩,不像是存放珍珠瑪瑙等貴重物品。

“婚書!”白素素冇有打算欺瞞這個閨中姐妹,因為即便自己不說,回頭箐箐去了蘇宸家,也會得知這個訊息,索性自己先坦白出來。

“婚書?素素姐,你要成親了?”彭箐箐驚訝萬分。

白素素啐道:“想哪去了,當然不是,這是我和蘇宸的婚書,拿回來了。”

彭箐箐驚愕道:“你把自己的婚書拿回來了?難道……你們……”

白素素如實道:“我跟蘇宸,剛解除了婚約。”

“難道是他退婚了?”彭箐箐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她已經察覺到,白素素對蘇宸一點點有了好感,以前討厭時候都冇有主動去退婚,如今喜歡上對方,更不會主動提出解除婚約的,那麼隻能是蘇宸退婚了。

“這個混賬東西,狼心狗肺,我這去找他算賬!”

彭箐箐有些動怒了,腦補的想法:就是蘇宸可能喜歡上了青樓狐媚子,因此纔會跟素素姐退婚。所以,她義憤填膺,抱打不平,要去揍那個負心人了。

白素素拉住了“嫉惡如仇”的彭箐箐,哭笑不得道:“找他乾什麼呀,不怪他,是我和他經過討論,用他的話說叫友好磋商,才做出這個決定。”

“這又是何故?”彭箐箐皺眉不解。

白素素拉著她的手,輕歎一聲道:“白家這種局麵,爺爺臥病在床,父親意誌消磨,二叔吃裡扒外,三叔難堪大用,那些遠支堂兄堂弟,多是五服之外的旁繫了,難以交心,更不會把嫡係一脈的家主位傳給他們。”

“因此,白家暫時隻能由我來抗著,我是無法嫁給他的,而他……似乎也對入贅很牴觸,這樁婚事終究是水中之月,看得著,抓不到,還不如早日放開,從此正常交往。若是我與他有緣,日後等白家物色了其它後輩做掌舵人,素素能嫁出閣了,再考慮婚事吧。”

“可是,那時候蘇宸早就娶妻納妾,成親生子,什麼都晚了。”彭箐箐跺腳,有些乾著急。

白素素笑了笑,說道:“我已和他約法三章,不對,是提出讓他替我辦三件事,不違背仁義之道,不違背良心品性,還是他能夠辦到之事……”

彭箐箐聽到此處,下意識說道:“怎麼這般耳熟,咦,這不是趙敏說的嗎?素素姐,你什麼時候學去的!”

白素素眉目如畫,笑吟吟道:“那晚用過膳,他在院子裡給你講著倚天屠龍的傳奇故事,那一段我恰好也聽到了,當時我就對趙敏隻是女兒身,卻能駕馭群雄,敢愛敢恨的性格所打動,她提出做三件事的要求,看似簡單,其實後麵肯定大有用處。”

彭箐箐深感有理,彆看她對詩詞歌賦記不住,卻對武俠故事格外記性好,聽過一遍就記憶猶新,點頭道:“是啊,第一件事,趙敏就是要去看獅王的屠龍寶刀,才引發一係列波折,可把張教主給害苦了。素素姐,那你讓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他可冇有義父在荒島上,更冇有什麼寶刀!”

白素素笑著道:“我又不習武,要什麼寶刀啊!我提出第一個件事,就是約束他三年不得成婚。”

彭箐箐頓時目瞪口呆,這也行啊!

“可三年之後呢?”

白素素歎道:“我儘量在三年內,安排好家族事物,尋找一個合適的白家接班人。”

彭箐箐卻猶豫道:“可是白家,冇有合適的人選啊。”

白素素沉吟片刻,說道:“三叔家的堂弟白皓還不錯,今年七歲了,可以栽培一下。”

“他才七歲,還十分貪玩,能濟什麼用處?”彭箐箐覺得那小孩子不靠譜。

白素素則道:“常言道,名師出高徒!我打算替他尋個老師,若三年之內有所進步,那麼家族的繼承者便有人選了!”

彭箐箐露出古怪道:“你不是說他特頑皮,一般私塾先生都教不了他嗎?”

白素素淡笑道:“一般的私塾先生不行,若是蘇宸來教,或許能行。”

“讓蘇宸來教白皓!”彭箐箐驚愕一下,不過,想到蘇宸的才學之名,教一個孩子倒是綽綽有餘了,也不用擔心他誤人子弟,能有他幾分本事,怕是也能當才子了。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也冇有意見,這樣吧,平時我替姐姐監督姓蘇的,若是三年之內,他敢移情彆戀,我就揍他!”

“什麼移情彆戀啊,說的這麼難聽;我和他,冇什麼的。”白素素臉頰有點紅潤,說的言不由衷。

“那可是你前夫啊,不對,是前未婚夫,該管也得管!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彭箐箐自告奮勇,神色雀躍,笑得燦爛,看得白素素反而愈發的不放心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