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素素和小桐來到蘇宸府上的時候,夕陽剛沉下去,天色在朦朧漸黑。

蘇宅還冇有掌燈,院內傳來蘇宸的清唱聲:“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瞭然,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白素素停頓下腳步,站在門庭處,嘴角溢位一絲淡淡的笑容,最近不知為何,蘇宸每次燒製青白瓷,都會唱起來這首歌。

在她看來,這首歌的歌詞怪異,曲調也另類,唱起來還很絆舌頭,就好像咬不準字一樣,也不知蘇宸為何很喜歡唱這個鄉野民調兒。

“釉色渲染仕女圖韻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你的美一縷飄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蘇宸在院子裡一邊哼著老周的歌,一邊坐在桌案前在鼓搗他的一套新儀器,可以將粗鹽溶解、過濾的裝置,因為這些日子食用粗鹽塊和粗鹽碎末,吃起來又苦又澀,裡麵含有雜質過多的礦物鹽所致。

由於古人的製鹽技術還冇有達到能提純的程度,所以,食用鹽還是飽含不少雜質的礦物鹽。

他記得以前看某部曆史小說,裡麵有個雲姓的主角,回去古代先煉製細鹽,還得到大將軍和皇帝的賞識,從而人生逆襲,平步青雲,本以為是扯淡,但今日蘇宸在家裡無事,有了物質基礎之後,已經不侷限於吃飽喝足等死的狀態,也打算將生活質量提高,所以,他也打算研究試試,如何提純食用細鹽。

宋代以前的海鹽製造,全出於煎煉之法,就是燒鍋煎鹽,先找到比較鹹的海水區域,提取鹵水做原料放入鐵鍋裡蒸煮煮,使食鹽晶體析出,這樣製得的食鹽含有較多的雜質,叫做粗鹽。

目前官方的鹽監司衙,會對這些粗鹽進行二次加工,簡單的過濾,使得粗鹽質量稍好一些,當做了細鹽,專門供給皇室和權貴人家使用,普通百姓家還是使用苦澀的粗鹽。

蘇宸花了不低價格,買了一點細鹽回來,發現這“細鹽”比起他後世的精鹽,還是差上了很多,細緻程度、口感、礦物質含量等,都冇得比。

所以,蘇宸就在院子裡鼓搗一下,依稀記得高中學的化學課本裡,提到粗鹽需要經溶解、沉澱、過濾、蒸發等步驟,可製得精鹽說法,但具體如何操作,需要他自己思考琢磨,反覆試驗了。

“蘇宸,你在做什麼呢?”白素素帶著小桐盈步走進來,就看到蘇宸在那裡一門心思地鼓搗那些瓶瓶罐罐。

“格物啊!”蘇宸講化學知識,對方也聽不懂,隻能說成古人聽得懂“格物“一詞兒。

白素素微微點頭,她已逐漸明白這個蘇大才子,除了詩詞厲害,擅長寫戲曲和傳奇小說外,對格物巧技等,也非常在意,冇事就鼓搗一些工具,也正因為如此,香皂肥皂,驅蚊花露水,高純度烈酒,青白瓷等,才得以被研製出來。

以前她對格物並冇有什麼感覺,不以為意,隻覺得是工匠師的勾當,但如今的白素素也重視起來,特彆是對蘇宸的格物研究,都充滿了好奇。

白素素湊到他身邊,眸光盯著蒸餾瓶和過濾裝置,指著它們問:“這具體是用來做什麼的,你又有什麼鬼點子了?”

“製造精鹽啊!”蘇宸理所當然回道。

白素素狐疑道:“什麼精鹽?”

蘇宸解釋道:“就是在粗鹽基礎上,經過一係列加工,製作出更好的細鹽來!”

白素素有些不解:“市麵上不是有細鹽了嗎?”

蘇宸吐槽道:“那算哪門子的細鹽,隻是體積變小了一些而已,礦物成分卻冇有改變多少!”

白素素不明白“礦物成分”的含義是什麼,目光怪異地看著蘇宸,但想到他才名,絕不會無的放矢,又耐住性子問道:“你製作的細鹽,比市麵上的細鹽,還要精細些?”

蘇宸點頭道:“那當然了,不然我費這勁兒乾啥!你就等著看吧,一旦成功製作出來,對比過後,你府上的存的那種所謂的細鹽,都得扔掉了。”

白素素並不相信,可看到蘇記言之鑿鑿的樣子,卻又不得不信。

如果他真的能煉製出質量更好的細鹽,那麼白家倒是也可以順道經營一下鹽商生意。

從唐代時期開始,揚州鹽鐵使劉晏將原本由朝廷統一收購、運輸、銷售食鹽的模式改為朝廷收購後轉賣給商人,由他們進行運輸和銷售;自此,“鹽商“這一群體正式在曆史舞台中出現了。

江淮一帶是產鹽的風水寶地,海岸帶有天下最偉廣闊的沿海灘塗,四季分明的氣候條件,適宜於海鹽生產,素有“自古煮鹽之利,重於東南,而兩淮為最”和“兩淮鹽稅甲天下”之說。在西漢時,“吳王濞封廣陵(今揚州),煮海為鹽”這是兩淮鹽業見於史籍記載之始。

南唐之所以迅速崛起,經濟富足,跟朝廷管控揚州、鹽城、泰州、海州等鹽地有關。但是六七年前,北周攻克了江北,兩淮之地都被北周占據,趙匡胤奪周建宋之後,掌控了兩淮鹽場,補給中原黃河一帶的經濟,使得宋國不斷富國民強。

李煜登基之後,從他父親手裡接過了江南大唐,其實已經是一個爛攤子了,無論從經濟、軍力、人才、綜合國力等多方麵,跟趙宋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彆,甚至差距甚大,後來南唐的滅亡,其實李煜也是背鍋而已,江南局勢註定了他冇有抗宋的實力。

如今江南缺少食鹽,多是要花巨資向從江北購買,或是從錢越購入,財政因之日益窘迫,使南唐政權不得不加重賦稅,以至後期百姓怨聲載道,離心離德。

白素素思忖片刻,驀然說道:“隻可惜江南冇有鹽場,無法大量提供粗鹽,市井百姓連粗鹽都得省著用,即便你真的能夠製出細鹽,價格要高上許多,也隻能賣給權貴和宮廷使用了。”

蘇宸點頭道:“不錯,黎民百姓暫時是不上的,但我們可以私下多從江北、錢越大批購入粗鹽,然後製作成‘蘇記精鹽’之後,再反賣回江北、錢越去,這樣可獲得钜額利潤。”

白素素聞言,眼眸一亮,不過想到鹽鐵生意,朝廷有管控,可不是商賈想經營就能經營的,需要向朝廷申請“鹽引”文書,朝廷戶部允許白家經營,才能名正言順地做起來,暫時還急不得。

蘇宸放下了手裡的器具,問道:“你今日不是去了那個品貢會嗎,進行的可順利?”

白素素聽他關心白家事,頓時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道:“嗯,當著都轉運使和宮裡公公麵,白家藉助青白瓷和香皂等,反擊成功,使丁躍溪陰謀冇有得逞,一敗塗地離開了。宸哥,這一切,多虧了你幫忙,所以,品貢會剛結束了,人家就趕過來道謝!”

蘇宸也替她放心了,這段風波終於過去,白家的危機解除了。

“素素,這些日子,我對你和白家,做出的幫助也夠多了吧?”

白素素聞言後,見他說的鄭重其事,微微點頭道:“是啊,若冇有宸哥你,白家肯定危矣,真不知如何感謝你纔好!”

蘇宸想了想,覺得有一件事壓在心中很久,是該解決的時候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