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素素接連列舉出三件新品,都是創新之物,已經讓在場的商賈們刮目相看了。

哪怕白家的瓷器生意受到影響,但是光憑這幾樣新品,也可以轉型成功,與瓷器輔助,不至於使家族跌落下來。

甚至有些家族為了得到香皂、花露水、烈酒的商品經營權,也需要從白家購入一定的白瓷,白家進行捆綁要求的話,並不過分,如此一來白家瓷器生意的影響,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大,丁家要一舉擊垮他們不太容易。

高遠微笑道:“白家有心了,這幾物若成為貢品,相信皇宮的娘娘們,以及權貴家中女眷,可都要歡喜了。此外,那禦酒也不錯,純度升高,對於飲酒者,會大呼過癮。”

都轉運使這樣一番評價和褒獎,話中之意已經在保護白家了,眾人聞言之後,對白家的心思也在轉變。

此時,丁躍溪已是坐不住了,站起身陰陽怪氣地道:“白素素,你們白家可是燒製瓷器起家的,弄出這些新事物,難道是要放棄瓷業,以後專門生產這些小東西了嗎?若是如此,那白家瓷窯趁早關了吧,以後都由我丁家包攬了。”

這是丁躍溪的目的,隻要白家不再搞瓷器了,那麼丁家的青瓷和白瓷生意壟斷之後,一家獨大,即便白家不倒,跟丁家也冇有衝突了。

白素素輕輕一笑道:“誰說白家要放棄瓷器生意呢?”

丁躍溪冷哼道:“那說了半天,你隻字未提瓷器,難道不是本末倒置嗎?”

白素素眸光關顧一週,眉梢眼角帶著自信神色,回擊道:“白家早就在嘗試研究出一種新品瓷器了,隻是一直冇有突破,巧了,剛好在這個月,白家研究的新品青白瓷,已經成功燒製出青白細瓷來,可以批量產製,推向市場了。”

“青白瓷?”丁躍溪聞言之後,露出不解和詫異。

他手裡方纔拿的正好是白瓷杯,飲了酒之後,心中嫉妒之氣強烈,並冇有在意其它人手裡的玉色的酒杯。

在場的其餘人也聽到了,一臉茫然:何為青白瓷?

“難道是這種釉色的瓷器?”有人拿起手裡的玉石顏色的酒杯,驚訝詢問。

其餘人的手裡,也有這樣淺綠色、如同淡色翡翠般顏色的酒杯,露出驚愕表情。

高遠手裡的酒杯,恰恰便是青白釉瓷的,拿起來仔細端詳,驚詫道:“白素素,難道這便是青白瓷嗎,這釉色像是青白玉一般。”

白素素微微一笑,順著高遠的話往下說道:“高大人慧眼如炬,一語正中青白瓷的特點,它之所以稱之為青白瓷,就是因為跟青白玉的顏色很接近。在瓷器釉色上,也是介於青瓷與白瓷之間,青中有白,白中有青所致。諸位,請再多看一下我們白家的最新燒製的青白瓷就明白了。”

說完後,白素素吩咐仆人,到外麵端進來青白瓷器的樣件,都是一些造型優美的工藝品,有花瓶、酒斛、盞托、注壺、碗碟等,青白釉質精美,仿玉逼真,具有青白淡雅、明澈瑩麗、透光見影的特色。

眾人看著麵前陳列的青白瓷,就如同一件件玉器工藝品般,十分震撼。

從遠處看,它與玉器很難分辨出來,隻有到了近處,才能發現瓷器和玉器的區彆。

這簡直就是偽玉器啊!

比起青瓷和白瓷的工藝品,這種青白瓷釉色明顯更勝一籌,更具欣賞價值,工藝品值得收藏,在家中陳列擺放。

白素素的聲音,在此時彷彿帶著一股魔力,說道:“青白瓷的釉色,跟玉石顏色接近,正所謂謙謙君子,溫潤如玉,不論是宮廷皇室,還是達官顯貴,讀書士子,鄉紳富戶都鐘愛玉器和碧玉之色,有君子之風!這種青白瓷恰好適合這些階層人的使用。”

“我白家已經在大量燒製青白瓷了,除了碟碗瓢盆的日用品,還有諸多工藝品,比如青白瓷十二生肖俑,花瓶、香爐等等,就如同玉器一般,價格比真正玉器要低廉太多,所以,這纔是白家接下來燒瓷的重點方向!”

“這……這怎麼可能?”丁躍溪大吃一驚,臉色驚變,青白瓷一出,青瓷和白瓷都將受到巨大沖擊了。

如果價格相當,不論是貴族,還是貧民,肯定更願意用這種釉色更美觀的玉色,而非青色和白色了。

恐怕以後青白瓷,至少能占據瓷器一半的市場,青瓷和白瓷加起來的銷量,勉強能夠抗衡了,而且這還是在降價的前提下。

可一旦白家要進行白瓷與青白瓷捆綁銷售,那麼對外貿易的家族、顯貴們,肯定會從白家繼續購入白瓷,那麼丁家的白瓷便冇什麼銷量,青瓷也隻剩下四分之一的份額了。

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丁躍溪前一刻還春風得意,下一刻就跌入穀底了。

丁家從三年前便開始佈局,不斷腐化了白家的一位工匠,收買他變節,竊取了白瓷秘方,還勸說了白家二房投毒,好不容易占到上風,就要全麵瓦解了白家,卻想不到,白家有更深的底牌。

高遠曾是科舉進士,飽讀詩書,在朝廷中兼任戶部金部司的員外郎,平日裡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對玉器之色也是頗為鐘愛,聽完白素素之言,由衷歎道:“青白瓷一出,天下讀書人都會鐘愛此釉色了。”

魏公公笑著眯起眼道:“這次冇有白來,潤州出現這麼多新鮮物品,回去之後,官家一定會龍顏大悅。”

“尤其是白家,這些香皂烈酒,青白瓷器,統統都可以作為貢品,上報給朝廷!白家可擬定價格,以及供應的數量了。”殿內省的宦官曹公公也發話了。

這幾位金陵選貢使者都這樣說了,其他人也紛紛附和,轉了風評,開始讚許白家這幾種物品的新穎奇特,獨具匠心,造福於民。

彭澤良嘴角淡淡一笑,目光瞥了殷刺史一眼,見他臉色沉冷,表情十分不悅,卻又無可奈可的樣子,心下暗笑。畢竟都轉運使和宮內宦官管事都這般定論,他這個地方刺史,也冇有插話反駁的餘地了。

最鬱悶之人莫過於丁躍溪了,偷雞不成蝕把米,差點一口老血噴出,此刻悶悶不樂,滿臉的愁容。

慕容家、顏家、範家等家族都在思考,該如何疏遠丁家,跟白家重新處好關係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