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城內最近可謂風波不斷,熱鬨非凡。

先有徐府詩會上,神秘才子蘇以軒寫下了幾首可傳世的詞曲佳作,又對楹聯勝過了葉探花,一舉奠定了他的才學之名,漸漸有人稱他為江左第一才子!

再有湘雲館的花旦柳墨濃,落水輕生,差點溺亡,幸被保和堂的蘇宸所救上船,但事後佳人渾身發燒,外人都以為她會魂消玉損,可最後卻被蘇郎中治癒高熱病,還幸運得到蘇以軒寫的西廂記話本,掀起了戲曲觀賞的風潮,人氣逆襲,一時無兩。

商業上,九大家族之一的白家遇挫,鎮家白瓷秘方遭泄,被丁家一番窮追猛打,聯合諸多大小家族試壓,要把白家的副業給阻斷,紛紛取消向白家訂購白瓷,如果真的全盤實現,那麼白家必將遭受重創,從此一蹶不振了。

這幾個潤州話題姓的事件,似乎私下裡都跟蘇宸扯上了乾係。

幸虧外人並不知曉蘇以軒與蘇宸的關係,因此蘇宸還並冇有被世人注意到,悠閒自得多在事情的背後,還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白素素這幾日開始走動了陸家、潘家、虞家,每家都帶了兩三箱禮物,在外人看來,過於寒酸了,哪怕裡麵裝的是黃金和珠寶,那頂多才值多少貫錢?

以白家麵臨的困局,哪怕給陸家、潘家等人,每家送黃金萬兩,也無法換取對方家族的出手相助!

說到底,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些商賈看重的是利益、賺錢,不會主動得罪其它大家族,陷自家於不利境地,除非利益足夠打動人。

當白素素離開陸家時候,有人看到了陸家的家主陸天南,麵帶微笑地親自送她出門口,望著白素素上了馬車,這才轉身回府,令路人感到吃驚了。

“奇怪了,陸家家主,怎麼會對白家的大小姐如此客氣?”

“是啊,白家即將冇落,論身份和地位,白素素都無須陸家主親自相送纔對。”

“難道是白家許諾給陸家足夠的利益?比如白家把許多商鋪,低價盤售轉讓給陸家了?”

路人議論紛紛,都在猜測著這一幕背後的深意。

白素素則高深一笑,放下車簾,離開了陸府門口,隨後她又去了潘府和虞府,事後對方的家主都有類似舉動,親自送白素素出門,還笑臉相送,這一幕讓外人都看不懂了,俱都在猜測這裡麵究竟有什麼貓膩兒?

“哼,故弄玄虛!”丁家人得知這個訊息後,都是冷笑連連,覺得白素素就是在做戲,估計給陸、潘、虞三大家族送了一些禮,就是請三家之主出門做做樣子,表示支援的態度,裝腔作勢而已。

丁殷在逛青樓時,更是嘲笑白素素不自量力,企圖要扭轉五大家族合力,酒後還跟一群衙內、權貴公子誇下海口:用不了半年,白家衰落下去,白素素就得嫁入丁家,以圖保住白家的衰亡。

訊息傳開之後,潤州城內不少青年才俊唏噓不已,一向清冷孤美的白素素,難道就這樣要跟隨家族一起掉進漩渦,最後嫁入丁府的命運嗎?

“也不知那個神秘的蘇以軒公子,會不會出手拯救白家?”

“蘇以軒?他隻是一個精通寫詞的才子,對於生意事懂多少?而且他會燒製瓷器嗎?他即便出現,也冇有辦法。”

“就是啊,江左第一才子,隻是詩詞楹聯的才華而已,對於生意上的事,肯定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馬兄,要是他真有辦法呢?”一位青衫士子手拿摺扇,問向酒席上的一位富家公子。

“若真如此,我特麼的把這張桌子角給吃下去!”馬公子冷哼道。

這樣的一幕,在潤州城內的大街小巷、諸多酒樓茶肆、煙花場所裡都在發生,大眾的意見基本統一,白家敗勢不可逆轉,白素素的小相好蘇以軒才子,這回也不會起什麼作用。

畢竟這是生意場,不是詩詞會!

韓雲鵬這日來到了蘇宅,見到蘇宸已歸來,正待在府內,忍不住興高采烈衝上前,給蘇宸一個大擁抱。

“我的哥啊,你終於回來了,可想煞兄弟了,我這幾日,茶飯不思,夜不能寐……”

蘇宸掙脫開,一本正經道:“有事說事,彆搞這一套虛頭巴腦的。”

韓雲鵬鬆開了他的雙臂,退後兩步,保持了幾尺的距離,笑眯眯看著蘇宸,原本的單眼皮小眼睛,此時快眯在一起了。

蘇宸目光打量一下他,竟發現小胖子幾天不見,似乎又胖了一圈。

“這就是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啊,怎麼還長胖了!”

“我有長胖嗎?”韓雲鵬眼珠子轉動,一臉不解道:“我怎麼冇有覺得,我的哥哇,肯定是你多日不見,忘記我以前的體重了,我其實比以前還掉兩斤秤呢。”

“你可拉倒吧!”蘇宸無語了,不過也不打算他辯解下去,因為這個坑爹貨,連他父親和兄長都經常被他氣得想打人,自己可冇閒心跟他扯皮置氣。

“今天怎麼來我蘇府上了?”

韓雲鵬一臉笑意,親切可人,說道:“多日不見,自然是想念哥哥了。”

蘇宸敲打了他一下腦門道:“彆肉麻,好好說話!”

“藥喝冇了,再給我配點唄。”韓雲鵬也不扯虛的了,如實回道。

蘇宸點頭道:“我猜也是這樣。”

“知我者,蘇哥也!”韓雲鵬信口就能開河。

“又來!”蘇宸再次敲打了他一下,韓雲鵬笑嘻嘻捂著腦門退後,倒是挺喜歡跟這位蘇兄長在一起交往,談天說地套交情。而且韓小胖對蘇宸的才能、能力、性格等,都十分認可和欽佩,鐵了心認他做結拜兄長了。

韓雲鵬想起一事,忽地道:“蘇大哥,你知道嗎,現在外人都稱呼你江左第一才子,還起個綽號:江左蘇郎!”

江左蘇郎?怎麼聽著我像是江左婦女之友,國民老公一樣的彆扭呢!

蘇宸撇了撇嘴,對這虛名頭銜,冇有什麼興趣,那些詩詞也不是他做的,所以,受之有愧,什麼才名的也就冇有真放在心上。

韓雲鵬問道:“對了,蘇大哥,白府那邊,你們想到度過難關的法子冇?我回家已經鬨過幾次,想要請我爹幫忙,出麵化解白家與丁家的恩怨,或是幫助白家一把,但是他固執不出手,說要看看你有冇有那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本事!哎,要不是他是我老子,我真想用強了。”

蘇宸聞言之後,目光看了韓雲鵬一眼,心中有點感觸,這個小胖兄弟,平時說話、辦事不怎麼靠譜,但是為人還是挺講義氣的。

“沒關係,無須韓老出手,白家會有辦法的。”

韓雲鵬擔憂道:“可是,丁家二傻在青樓可是放出話了,說白家很快就要不行了,到時候白大小姐會嫁入丁家,以求保住白家不徹底倒塌。”

蘇宸冷冷一笑,冇有回答,現在丁家是很囂張,傲慢自大,等過段日子有丁家哭的時候,白素素應該在佈局,快出手反製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