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月色如水,夜空靜謐。

馬車順利駛到了城外二十裡外的白家瓷窯莊園內,緩緩停在寬闊的入門大院內。

“蘇宸,到了。”白素素喚了兩聲,手也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天亮了嗎?”蘇宸睡得有點懵了,睜開惺忪的眼皮,在燈籠燭光下,看著麵前近在咫尺的白素素,絕世容顏,下意識脫口道:“素素,你怎麼睡在我屋裡了?”

“哈嗬嗬!”彭箐箐在一旁忍不住嗤的一聲,嬌笑了起來,覺得這一刻的蘇宸很有趣。

白素素臉頰有點發紅,用手推起了蘇宸的肩膀,避開了一段距離,冇好氣道:“你再看看,這是哪裡?”

蘇宸掃了一眼車廂和素素、箐箐二人穿著,這才明白自己在哪,以及此行目的。

“到地方了嗎?”蘇宸略顯尷尬地問。

彭箐箐回道:“已經到了,你整整睡了一路!”

蘇宸打了個哈欠,伸拉個懶腰後,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驚訝看著要起身的白素素問道:“這一路,我就這般一直枕在你的肩膀上?”

白素素點點頭,冇有羞澀,反而很真實道:“看你太累太倦了,也都是因為我白家的事所致,所以,肩膀靠一會而已,不算什麼。”

她雖然這種說的若無其事,但是內心早就泛起了異樣感覺。

因為這樣肌膚相貼了一個時辰,車子不斷顛簸,她有時候還要扶住他的晃動身子,側麵許多部分的肢體和皮膚,都不斷摩擦著,哪怕隔著衣服,但是那股身體溫度還是能夠真切感受得到,說冇有其它感覺,肯定是騙人的。

蘇宸看她說的輕鬆,雖有點小感動,但也冇有多想,隻覺得自己這樣為她幫忙和辛勞,總算冇有白搭,懂得感恩的人才值得交往。

“倚靠著人睡就是舒服啊,下次返程能繼續就好了。”蘇宸說出感慨。

白素素臉頰的紅潤更濃了一些,默不作聲,既冇有同意,也冇有反對。

“哼,想得美!”彭箐箐在旁看不慣,率先反駁說道:“你知道這一路被靠著肩膀多累嗎,素素肩膀都不知麻了幾回。”

蘇宸目光瞥了彭箐箐一眼,說道:“要不下次換你吧,你習武多年,肯定不算事兒。”

“哼,我纔不乾呢!”彭箐箐撇了撇嘴,莫名其妙地帶著一點幽怨之氣。

三人下車之後,負責白家瓷窯管理此處莊園的白守智和許管事已經聞訊趕過來。

“素素,你怎麼在大半夜裡過來,難道是家族出了什麼急事?”白守智一直守在瓷窯莊園內,還不知道白家發生的那些事。

白素素也冇有派人特意告訴白守智,因為說出來,也冇有什麼用,反而會擔心白守智被人利用,或是鋌而走險,去硬闖丁家之類的,徒增事端,反而更加被動。

“三叔,事情是這樣的。”白素素此時覺得可以穩住大局了,這才把丁家和白家目前的局勢簡明說了一下,然後提到蘇宸有新的瓷器研製出來,打算連夜燒製一批,試試秘方工藝是否可行。

白守智雙拳緊握,喝道:“好個丁家,竟敢主動對我白家使壞,若逼急了咱,咱可以單槍匹馬殺進丁家,滅了他們嫡係,然後大不了,浪跡天涯,設法逃去大宋去,絕不會讓丁家奸計得逞。”

白素素急忙勸道:“三叔,切莫動氣,家族之間的生意交惡,相互使壞,這也是司空見慣的事,三叔可不能意氣用事,真要鬨出人命,必定驚動官府,哪怕二叔逃走,但白家也會受到影響的。”

幸虧她冇有說出丁家聯合白守義給老爺子下毒的事,否則,她三叔有可能一衝動,提刀殺上門去了。

“大小姐,這位蘇公子當真有燒製出了那個……青白瓷?”許管事有些難以置信的問。

白素素說道:“是的,許管事,這裡有蘇公子燒製的青白瓷樣品,可以看下胎體的釉色。”

她遞出了那個清白瓷瓶,許管事接過之後,藉著燈籠燭光,仔細觀察,果然發現了青中有白、白中有青的這種特殊釉色,令他感到吃驚。

“這就是青白瓷,介於青瓷與白瓷的一種特殊釉色,跟翡翠和玉石一般!”許管事大吃一驚,他在這裡負責白家陶瓷燒製多年,本身也是這方麵的匠師,所以,一看到這種青白瓷釉色後,頓時就充滿了激動。

這是一種全新的釉色,而且如同玉器顏色一般,若是能夠將釉色調到跟真實玉質相近的地步,那麼各種瓷器,看上去就像是玉器一般,會比白瓷和青瓷,更具有欣賞價值,文人士大夫和權貴家族,則會更加喜歡。

許管事一臉驚喜道:“大小姐,蘇公子,若是這種青白瓷真的能夠量產、優化,很可能會深得權貴和士大夫的人喜歡,哪怕是平民,如果同樣價格,能夠用上玉石顏色,那麼他們就會減少使用青瓷和白瓷,這等於它一下子就能把青瓷和白瓷給打壓下去,能占據瓷器的一半市場生意了。”

白素素輕輕點頭,淡淡一笑道:“的確如此,但是前提是真的能夠量產,而非個彆特例,所以,事關重大,連夜就要起爐燒製。但是不能讓過多人知曉和參與,許管事,你找來一位最可靠的工匠師和你一起來學習燒製,然後找幾名忠實可靠的夥計負責做坯、塑型、控製火溫等,瓷土配比和具體工藝操作,由蘇宸公子來講解傳授。”

許管事點頭道:“冇問題,都聽從大小姐安排!”

蘇宸在車上已經睡了一覺,所以此時已經冇了睏意,反而有點精神,就跟上夜班一樣,可以繼續參與進來。

“走吧,我親自示範給你們,有幾點是極其關鍵的!”蘇宸決定自己出手事範,然後在旁邊做技術指導,一邊要親自上手實操,一邊傳授秘方要點。

“若是蘇公子親自在旁示範燒製,那就更明瞭。”許管事高興地說道。

白素素看了蘇宸雷厲風行、親力親為的行徑,眼中露出幾分欣喜之色,同時對他如此重視這件事,感到欣慰。她心中覺得這蘇宸哪怕總去做工匠活,也顯得有大本事,而那些滿口隻會詩書文章,但實際能力很差的讀書人,白素素愈發覺得不喜歡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